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22章 小黎弟弟,你跟我们去见容公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精准六肖免费资料马经玄机图第94期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22章 小黎弟弟,你跟我们去见容公子

    无论高槐的尸体,是否让人又回忆起那个十年前的旧人。

    出了命案,总是要先报官的。

    报官人定的是四季村的村民,毕竟死者是四季村的户籍,由他们去报案,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是小黎,加上小黎的身份比较镇得住场面,所以经过商量,大家决定把尸体暂时安放在黑水村祠堂。

    等到人群都散了后,小黎也没在祠堂多呆,与村长告别后,带着云家姐弟回了李家小院儿。

    李玉儿此刻正好在屋里,但不止她一个,大虎也在。

    看到小黎回来,大虎黑乎乎的小脸上浮出几片红晕,然后立刻操起桌上什么东西,藏在背后,怯怯的喊了声: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看着他愣了愣,又看向边上正在啃包子的李玉儿,明白了:“你来给我姐送吃的?”

    大虎立马摇头,结结巴巴的辩驳:“我,我才没有……这傻子,谁理她啊……”说完又意识到他大哥是叫这傻子“姐”的,果然抬头一瞧,大哥的脸都黑了,他又忙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反,反正,我走了!”说着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等他跑远了,小黎才看到大虎刚才藏背后的是个盘子,应该就是拿来装包子的。

    小黎又笑了起来,快走两步,走到李玉儿身边,摸摸她的头说:“玉儿姐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咬着包子吃得满嘴油,还把包子递上来,让小黎也吃。

    小黎摇头:“我不饿,你吃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就乖乖的埋头吃。

    和姐姐说了话,小黎又仰头,看了看房梁上的珍珠。

    或许是落水后有点什么后遗症,珍珠平日都在窝里趴着,没事不会出去乱跑,跟以往走哪儿都跟着的样子大相迳庭。

    一开始小黎还挺不习惯的,但又想到落水时,珍珠明明死在了他怀里的,虽然不知是不是自己记错了,但这件事在小家伙心里还是个疙瘩,他怕珍珠劳累了,真落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它有个好消息要告诉珍珠。

    小男孩笑嘻嘻的对着房梁上的黑鸟嚷嚷:“珍珠,我见着小夜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正睡得七荤八素,还流口水的乌星鸟猛地一震,黑豆似的小眼睛顿时亮出精光,趴在窝沿上,就冲着下面看。

    小黎指指外面的大山:“就是那座山,她跟一只母豹子一起,喝豹子奶,我在豹子窝附近做了记号,就是以前我们去乱葬岗找坟时那种记号,你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上头的黑鸟,扑着翅膀就飞下来,落在小男孩肩膀上,仰着头叫:“桀桀桀!”

    小黎撸撸它的脑门:“那你去找小夜,村里发生了命案,我得留在这儿不能走,你去陪着小夜,帮我盯着她,如果有事就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小黑鸟马上答应:“桀桀桀!”叫着往外飞。

    小黎又喊它:“你把小花也带上,我忙起来没空管它的!”

    可话还没说完,小黑鸟已经从院子口出去了,一眨眼的功夫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珍珠!”小黎又跑到门口喊,可哪里还能看到黑鸟的踪迹。

    没办法,自己的蜘蛛还是得自己管。

    小黎无奈的走回堂屋,路过一脸呆滞的云家姐弟,身形一窜,窜上了房梁,然后在还带着黑鸟体温的窝里,掏出一只睡得迷迷糊糊,有小孩半个巴掌大的毛蜘蛛,把它带下来。

    小花只会睡觉,仿佛一年四季都是冬眠期,小黎看它这会儿连眼睛都不睁,有点恨铁不成钢,索性也不管了,把它直接兜头顶上。

    那边云楚顿时躲到云觅背后,尖叫着指着小黎的头顶:“蜘蜘蜘蜘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,也觉得这样可能不雅观,就把自己头发刨出一个坑,把珍珠藏进去,又用头发盖上,这样就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他一脸满意的又去看云家姐弟,却看到云楚脸白得跟鬼似的,而云觅也捂着嘴。

    小黎歪歪头,又不解的看向李玉儿,李玉儿一直在吃包子,注意力也都在包子上,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云楚姐姐,云觅哥哥,你们怎么了?”小家伙往前走了一步,刚走一小步,对面的云家姐弟就往后退了三四步。

    “小黎弟弟,你……你……”云觅“你”了半天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就看着小黎的头顶,觉得自己头上都开始发麻了。

    小黎还是不明白,眨眨眼,然后想起来什么似的说:“你们要在黑水村暂住几日吗?那就住我们家吧,我分两床被子给你们。”他说着,指指地上的被子堆。

    因为小黎洗过,也晒过,这些被子堆现在看起来不脏了,至少睡觉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云家姐弟很无语,连个床都没有,就只有被子?

    小黎也很不好意思,觉得留人过夜,这个条件是有点怠慢,就红着脸解释:“另外两间屋是漏的,只有堂屋能睡人,但堂屋没有床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两姐弟连忙摆手,示意没问题没问题,被子就被子吧。

    不过过了片刻,云楚还是委婉的提到:“要不,我们去县城吧,那个山上的尸体……反正也要报官,也要去县城,要不咱们现在就进城吧,小黎弟弟,你跟我们一起,食宿我们包了!”

    小黎摇头,走到李玉儿旁边,看李玉儿吃完了,就用帕子给她擦嘴:“我昨晚没回来,我姐可能都没吃饭,我不好走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把她也带上!”云觅张口就提。

    其实早上在祠堂被看守时,云觅就听到村民提过,说小黎弟弟是十几日前偶然来到黑水村的,当时救他的人,就是村里出了名的傻子李玉儿,而小黎弟弟醒了后,就认了这个傻子当姐姐,吃饭睡觉都带着她,还给她买药治病,说能治好这傻病。

    可都傻子好几年了,哪里说能治就能治的?况且毕竟是个小孩,哪来那么多钱买药?

    云觅想到在路上他们给小黎弟弟的五十两,估计当时小弟弟那么兴奋的想要这笔钱,就是为了给这个傻姐姐治病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云觅心里就特感动,然后就开始许诺:“县城里,我三哥与四姐也在,小黎弟弟你虽然很厉害,但毕竟术有专攻,我三哥四姐都是杏林妙手,早几年就出铺行医了,都是我爹亲口夸过的,把你姐姐带上,说不定他们能治好她呢!”

    云楚一听也连忙点头,跟着附和:“还有容公子,我们这次来黑水村,其实就因为容公子,容公子以为那位传言中的柳小哥,是他的夫人,如今知晓不是了,但容公子怕是不信,小黎弟弟你跟我们走一趟,去见见容公子,也好跟他说清楚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