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57章 容三王爷的十一伙食,是醋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65彩票可靠吗?福中福心水论坛准吗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57章 容三王爷的十一伙食,是醋。

    晚上用饭时,云楚云觅很紧张,俩小孩都不知道该怎么同小黎弟弟的娘亲接触,再说之前还有些误会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云觅涨红着脸,端着酒杯,非要敬人家一杯。

    柳蔚应下。

    云觅立马仰头把整杯酒都喝了,然后耳根烫烫的坐下。

    有了弟弟打头阵,云楚也站起来,学着弟弟的说辞,害羞的敬了一杯,柳蔚同样也应下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敬完酒还很不好意思,坐下后脸上一直都是热的。

    云席已知道了先前是他们弄错了,免不了有些不自在,前头两个弟妹都表现得很好,他捉摸着,自己是不是也该敬一杯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就端着酒壶开始倒酒,倒完正待说话,对面的女子突然站起来,反而对他道:“先前不知其情,险些误伤公子,还望公子见谅,我先干为敬。”说完,一口将酒杯喝空了。

    云席愣了一下,端着酒杯道:“云某也知姑娘先前手下留情,是在下谢过姑娘才是。”说完,也将酒水饮尽。

    柳蔚:“家夫逢诸位相救,大恩大德,我一家四口,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云想忙摆手,想着都是女子,虽对方现在还是男装,但也不拘这些,便拉着柳蔚的手道:“容嫂嫂莫要再客气了,以前的事都不说了,往后小妹还有好多问题想要求问嫂嫂,之前可就听小黎提过,嫂嫂医术了得,不止精通炼丹之法、针灸之法,还通一门唤为‘外术’的独门功夫,能替人生接断腿。那已经掉下来的腿,怎么还能接回去呢?嫂嫂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,云席也竖起了耳朵,悄悄将身子前倾了些。

    柳蔚见大家似乎都想听,便不嫌闷的把一些外科手术的概念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都是习医的,云席、云想第一反应并非是质疑,而是结合自己本门所学,换位思考,看能否将那些稀奇古怪的法子,融合进他们原本的医学系统里。

    这顿晚饭,一吃就吃了一个多时辰,到最后,菜还剩大半桌子,餐桌上的所有人,却都露出餍足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云席、云想对柳蔚口中所言的“手术”非常感兴趣,再结合自己曾经的病人,他们侃侃而谈的说了好多以前被证实为无法医治的病症,他们发现,如果能熟练的运用“手术”的方法,是否那些人都是可以被治愈的?

    他们就像海绵一样,不断的吸收从柳蔚身上获得的所有知识。

    等到晚饭终于结束后,云席还不顾忌男女有别的一个劲儿的把柳蔚往他房间里拉,非要秉烛夜谈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云想找回理智,揪着三哥的手,提醒他:“容公子一个时辰前就唤小二来问了,问咱们到底要吃多久,人家想娘子了,你怎么这么不识趣?”

    云席面露失望,目光含蓄又渴望的看着对面的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干笑,咳了一声道:“来日方长,明日咱们再说也可!”

    云席面无表情的道:“小黎说明日要同你去衙门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明日你有空吗?你没空了。

    柳蔚脸上的笑一下子凝固了,登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云想拧了自己三哥胳膊一下,小声骂道:“你有完没完,人家是有家室的,你一个大男人,老缠着人家女子,你要不要脸!”

    虽然她说的很小声,但柳蔚还是听到了,柳蔚摆摆手,尴尬的道:“无碍,无碍……”

    云想对柳蔚赔笑着:“容嫂嫂您别管他,他就是个木头,我们先回房了,不打扰您了。”说完,死拉硬拽的把沉溺在知识海洋里的三哥揪回屋里锁好。

    就像云觅佩服武林高手一样。

    云觅对小黎的崇拜,从小黎一块石头将大树劈断后,他就进入了一种不可收拾的狂热阶段。

    现在同样的情况,在云席与柳蔚之间复制了。

    差别只在于,云席可比云觅执着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第二日清晨,柳蔚洗漱完毕,坐在容棱的房间,跟容棱说话,等着儿子穿戴好就一起出门时,云席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接着,等小黎的功夫,容棱就用他那双锐利得仿佛剑刃一般的冷漠视线,面无表情的一直盯着强行插在他和柳蔚中间的云席。

    非常想以怨报德、恩将仇报,把他的救命恩人从二楼扔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小黎终于过来了,同娘亲结伴离开了,云席还回味着柳蔚之前说的话,怔忪的坐在凳子上独自思考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容棱,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他,冷冷的问道:“你还不走?”

    云席思绪被打断,回头看着病人问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眯起眸子,薄唇抿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云席却看了他一会儿,突然走过来,将他上下打量一番,道:“若不然,我替你开刀?我已懂了其中原理,将胸腔破开,为里头的脏器缝合,听起来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席跃跃欲试,对那所谓的手术痴迷不已:“我这就去铁匠铺打刀,柳姑娘说过尺寸,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容夫人。”容棱沉着脸色强调,让外人注意称呼。

    云席不在意:“柳姑娘唤着较为顺耳,我先去打刀,有事你叫云想。”

    云席说着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云想熬了早上的药送进来,容棱喝完药后,严肃的对她道:“劳烦走后,将房门锁死。”

    云想一脸茫然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令兄去了打铁铺。”

    云想先还不知道这有什么关联,但脑子一转,突然想通了,然后一脸郑重的道:“他要给你开刀?呵呵,我去找掌柜要两把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伴随着孙桐的遇害,宋县令这几日头发是一把一把的掉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日了,一点破案方向都没有,宋县令躲避孙员外与孙夫人的同时,也不得不将全部希望寄托到只有六岁的小灵童身上。

    可今日,小灵童带了一个人来,白衣翩翩,是个公子,长得眉清目秀,五官清雅俊逸,是那种在西进县这种小县城里不易出现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你的帮手?”宋县令半信半疑的盯着那白衣公子打转儿,实在没法想象,这样出尘潇洒的人物,竟然也是个仵作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