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58章 柳蔚和小黎的十一,胃口好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购买双色球彩票网站自做one笔记跑狗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58章 柳蔚和小黎的十一,胃口好。

    不过再一想,六岁的小孩童都能验尸破案,这公子虽然看着像个绣花枕头,但毕竟是成年人,没准儿人家真有本事。

    可手短脚短的小男孩却不接受这个说法,他蹦的老高的强调:“不是帮手,是主侦,主侦!”

    主侦是什么东西,宋县令连个概念都没有,因此,很是茫然的瞅他。

    柳蔚却不计较这些称呼,只道:“先看看尸体吧。”

    小黎以为按照现在他们家这种经济环境,娘亲应该先谈工资,没想到却提到了尸体。

    他这便拽着娘亲的衣角,把娘亲往衙门后头的天井拉。

    边拉他还边邀功似的说:“我让宋县令开辟了一间柴房,暂时充当停尸间,就在前面,就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后期开辟的停尸间,环境自然就不用指望了,木质的房屋前后都不通风,只有两扇并排的窗户勉强能打开换点气。

    柳蔚一进去就觉得闷,四具不完整的尸体混合在一起的味道,实在不好描述。

    稍微蹙了蹙眉,柳蔚还是走了过去,只是吩咐儿子去将窗户打开。

    初秋的天气其实并不难捱,可因为秋雨绵绵,外头一下雨,这木头做的房子便容易返味,因此不光尸臭味,屋里还有一股子不容忽视的霉味。

    小黎去把窗户打开,正好看到宋县令也跟到了门外,就邀他进来一起看,算是尊重人家是父母官。

    宋县令拿帕子捂着鼻子进来,就停在门口边。

    四具尸体,从左至右,黄二宝,孙箭,高槐,孙桐。

    黄二宝的尸体是早大半个月前便送来衙门的,在常温气候里摆放,现在基本已经腐烂过半了。

    孙箭的尸体倒是后头被孙家人要了回去,打了冰棺,停灵了许久,这回若不是孙桐又出了事,孙家人是肯定不会放手交给县衙门的。

    不过孙箭的尸体看不看也就那么回事,几团肉泥,是用三个大盆装的。

    其次是高槐的尸体与孙桐的尸体。

    高槐那具和黄二宝差不多,烂了一半了,孙桐这个倒是新鲜的,还炸过,没腐不说,闻着还有点烤烂肉的味道。

    闻着闻着柳蔚就有点饿了,转头跟小黎说:“去买点吃的。”他们是没用早饭就出来的。

    小黎倒是熟门熟路,立刻道:“衙门后厨每天早晨都做饭,我去拿!”说着,就一溜烟跑走了。

    宋县令在门口自己捉摸,心想食物与尸体有什么关系?什么食物还对验尸有帮助?

    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,可因为同这位年轻公子不熟,他又不好瞎问打扰人家验尸,便打算等着小灵童回来,问小灵童,熟人之间好说话,小灵童也不会笑他见识浅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小黎回来了,拿了两个包子,两碗清粥。

    宋县令的视线就定点在那两样吃食上,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看到拨弄了两下孙桐尸块的年轻公子,从怀里拿出一条手绢,擦擦手,然后接过粥碗,仰头喝了一口,再用筷子夹起包子,咬了一个缺儿。

    宋县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看小灵童,看年轻公子吃了,他也乐滋滋的张口吃,边吃还边走到放置孙桐尸体的木床前,指着其中一块大腿块说:“这块炸得比其他的焦,看得出来是先下锅的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一个没忍住,捂着嘴,窜出去就扶着墙根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小黎听到动静,端着碗出去看了一眼,看完后满脸嫌弃:“好脏啊,我不想吃了。”说着就把包子和粥碗都放到了门口,一脸不高兴的又进屋。

    宋县令到最后也不敢再进去了,他就呆在院子外,满脸苍白,唇部无色,还一直揉自己的眉穴,口里哼哼唧唧的,一副难受得不得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那两个煞星出来了,一大一小,出来后还贴心的把柴房门给阖上了。

    “宋县令,我们要去染布坊,你去吗?”小黎脆生生的问。

    宋县令一脸虚弱,气息断续的摆手:“我不想动,反胃,难受,还胸闷。”

    小黎就过去捏着他的手腕探了探,然后说:“没啥大碍,熬点清凉茶喝两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白着脸点头,抬眼又着重看了看那位年轻公子,最后问小黎:“你们看出了什么?孙大少的案子,有方向了吗?”

    小黎一下就笑了:“有了,有了,我娘亲看了一眼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宋县令愣了一下,确定自己没听岔,猛地跳了起来,指着那白衣公子目瞪口呆的道:“你娘?”

    小黎可劲儿点头:“嗯嗯,我娘!”

    柳蔚看他们还得说一会儿,就道:“你们聊,后厨怎么走?”一个包子一碗粥,是吃不饱的。

    小黎马上给娘亲指路,还想和娘亲一起去,可宋县令不让他走,拉着他叽叽喳喳的问问题,小黎只好让娘亲先去,自己留下来给宋县令解惑。

    等说的七七八八了,那边娘亲又过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柳蔚又拿了三个包子,用油纸包着,问儿子:“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小黎立马道:“可以了,可以了,布坊在西街!”

    眼看着一大一小相携离去,宋县令呆在原地,还回味着之前的冲击,半晌后,他抹了一把脸,摇摇晃晃的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柳蔚这边针对案件开始了一系列的侦查,另一边,在客栈等了一晚上,没见着柳蔚回来的钟自羽与魏俦,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好不容易摆脱那个母老虎,他们该赶紧逃命,分道扬镳才是。

    可显然二人都没有离开的打算。

    魏俦还想着昨日见到的那个撞了自己的小男孩,那个人,到底是不是柳小黎?

    钟自羽则一心记挂着柳蔚的计划,搜海什么的。

    两人最后一番讨论,决定再去一趟那位云姑娘落脚的客栈,可一到门口,魏俦没进去,却说:“你去问问,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不解:“为何?”

    魏俦道: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听客栈里,冷不丁冒出一道意气风发的女声:“山楂糖人!山楂糖人!山楂糖人!”

    魏俦的脸,霎时白了一大片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