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60章 “小大人”说的没错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买马网站白小姐管家婆一分时时彩开奖记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60章 “小大人”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破案讲究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,柳蔚针对抛尸方法以及过程的假设,在她这里完全成立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求证阶段。

    而这个阶段,她打算放手交给小黎去办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偷懒,而是小黎在西进县呆了整一个月,四起案子,他都从头跟到尾,现在让他继续,无疑是对他最好的锻炼,当然,她也会把关,不会让孩子错得太离谱,毕竟这孩子是她生的,有多笨她心里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风风火火的跑去要染布坊的员工档案,柳蔚又走回后院的井边,遥遥的往里头张望。

    黑洞洞的井底,因为水量的减少,而越发漆暗,柳蔚看了好久,直到小黎捧着一叠厚厚的书册过来,才再次打断她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娘,这上面写的,除了孙员外、孙夫人、孙二少,就只有布场主事老金头有钥匙。”

    柳蔚把视线从水井移开,问:“那老金头呢?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老金头是孙家的家生奴,平日都是住在孙家。”

    柳蔚“嗯”了声,又看了眼水井,转头往前庭方向走:“那便去孙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黎屁颠屁颠的跟在娘亲后头,还一边看名册,一边跟娘亲叨叨:“正好也问问孙家几位主子,这上头写的,以前孙大少也有布坊钥匙,只是搬走后便将钥匙放在了库房,那库房,可是许多人都能接触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母子俩离开染布坊,便一路去了孙家大宅。

    西进县毕竟只是个小县城,哪怕当地首富,住的宅子也只是大一些,豪华程度,是比不上江南、京城等富庶之地的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从前门走到中院,还是要走片刻。

    孙家开门的是门房长工,通报之后,将他们领进去的也是这人。

    孙员外、孙夫人听完通报后,已经在大堂等着了。

    小黎是来过孙家很多次的,同时也与孙员外、孙夫人有多次接触,但这次与前几次不同,这次他能明显看出孙家的颓状,尤其是孙夫人,哪怕之前孙箭的死对她造成了极大的打击,她的穿戴衣着一度又素又浅,却也不到现在这种地步,现在的她,满目苍凉,憔悴不堪,像是一夜间又老了几十岁似的。

    还有孙员外,两三日的功夫,鬓角两边都花白了。

    小黎沉默了一下,还是说了句:“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孙员外还好,孙夫人当即便捂着帕子哭了起来,哭得断断续续,声音也是哑的。

    孙员外也满脸黯然,虚弱的问小黎:“你今日来又是要做什么?尸体……我儿的尸体……不是都给你们了吗?”

    小黎看了娘亲一眼,在娘亲鼓励的目光下,把手里的名册往前递了递,道:“我们怀疑杀害令郎孙桐的凶手,并非一人,他有同伙,且那同伙,极有可能就是你们孙家府里的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之后又简短的将对凶手的猜测说了一遍,小黎刚说完,那边孙员外与孙夫人已经颤抖着,嘶喊着命人去叫老金头!

    老金头因为布坊停工,这阵子一直呆在府里,被主人气急败坏的喊过来时,老金头先是懵的,后来还没搞清楚状况,就见他家女主人竟然不顾男女授受不亲,一个猛子冲下来,尖利的手指甲,直接就往他脸上招呼!

    老金头猝不及防,被孙夫人在脸上刮了好几道血痕,连忙跪下,磕着头问:“奴才有罪,奴才有罪!可,可奴才做错了什么,还请夫人明示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夫人厉着声音把怀疑他是凶手的话说了,老金头登时喊冤!

    “什么布坊钥匙,什么杀人帮凶,奴才从布坊封锁后,便再没去过一次,再说……再说大少爷去世那晚,奴才和孙管家一起吃酒,不信,不信主子可以问孙管家,当时在孙管家屋里的还有孙管家的儿子、儿媳!”

    孙夫人听着,倒是冷静了下来,回头看向孙员外。

    孙员外便派人去叫孙管家。

    孙管家来了便如实禀报,话和老金头的能对上,那日下工早,两人因为常年有交情,平日都会喝酒吃肉,那晚也只是普通的一晚小聚,很多人都能作证。

    孙夫人立马又捂着帕子哭,一边哭一边问小黎:“那你说,到底谁是杀我儿的凶手,到底是谁?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小黎耐着性子道:“我现在需要知道布坊的钥匙,到底还有多少人能接触到,并且孙桐出事当晚,有多少人没有不在场证明。”

    孙员外颓然的叹着气,对孙管家吩咐:“去将府里所有人都叫来,我就不信,一个一个查,还查不出来!”

    孙管家连忙去了,不一会儿还真将府里所有下人都叫来了,同时几个主子也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蒋氏是带着女儿出来的,而他的儿子则是被奶娘抱出来的,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后,小黎扫了一眼,看向孙员外,问:“听闻孙大少此番回县,是带了亲眷的,请问大少夫人可在?”

    孙员外一愣,有些为难的看向自家夫人。

    孙夫人用帕子擦擦眼泪,道:“大儿媳不在,她伤心难受,这两日都没出来,别去打扰她了,难不成她还能杀了自个儿相公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孙大少的布坊钥匙是放在库房的,作为女主人,大少夫人是完全有可能接触钥匙的,哪怕她不是凶手,有没有可能,她看到过别人碰过钥匙?”小黎实事求是的道。

    孙夫人却不耐烦了,直接说:“不可能是她,她要是看到什么还能不说?那可是她相公,总之人都在这儿了,随便你问,我大儿媳,你们甭去扰她清净!”

    “但……”小黎还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二少夫人蒋氏此时走到孙夫人身边,柔声道:“母亲,小大人说的没错,不若也让大嫂出来说说,不管怎么说,也是为了给大伯申冤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蒋氏话还未说完,孙夫人已绷着脸,起身一个巴掌扇过去,当即就在蒋氏脸上扇出一个红手印!

    “我做事还要你教?说了不准打扰她就不准打扰她,你再去惹她,信不信她叫她那当府尹的爹将你全家充军流放!你个扫把星不要命,老娘还要命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