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66章 娘亲你找什么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4333con香港马会跑狗图每期起自动更新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66章 娘亲你找什么?

    张麻子,东武街有名的窝里横,为人窝囊好赌、还贪杯好色,是个十足的渣滓混混。

    但张麻子哪怕再是庸碌无为,她娘在世时,还是用攒了一辈子的棺材本,给他买了个媳妇儿。

    前头刚娶了媳妇儿,后头张老娘就重病不治,身亡了,从此以后,这个张麻子就放飞自我,狐朋狗友结识了一堆,还老把一些不认识的人往家里领。

    有人说,这张麻子是欠了赌债几十两,还不上,逼良为娼,用家当窑子,逼他媳妇儿给他还债呢。

    甭管传的这些闲话是不是真的,张麻子媳妇儿的名声,是彻底没有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流言蜚语,张麻子媳妇儿出个门都是缩头缩脑的,平时在家就呜咽咽的哭。

    可张麻子横啊,他媳妇儿一哭他就打,揍得街坊四邻都能听见还不算完,晚上继续把不认识的人往家里领。

    大伙儿都说这张麻子媳妇儿可怜,可那能怎么办呢?媳妇儿是买的,有卖身契的,就是跑了都能报官抓回来,根本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于是,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过了两年,今个儿,张麻子媳妇儿爆发了。

    大概也是存了同归于尽的想法,张麻子媳妇儿穿的周身红艳艳的,把自己浑身浇满了油,提着油桶,举着火把,从家里一直追着张麻子到大街。

    街上瞧见的人,容易躲,可街窄马车宽,马车就不容易躲了!马儿受了惊,当街就尥了蹶子,马车里的人受了震荡,四仰八叉,被颠簸得黄疸水都快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边上的行人也着急,马儿失控,这高大马车里的人要是被甩出车,不死也得摔残啊。

    大伙儿都想法子怎么让马先平静,可马让火把吓着了,不止不平静,还挣扎得越来越凶。

    就在这人仰马翻之时,张麻子媳妇儿吓得把火把和油桶都脱手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火把点燃了车侧的布帆,油撒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狂躁的马儿,燃烧的马车,车厢里有妇人的求救声,有小孩的嚎哭声,可已经没人再敢靠近了。

    救火,必须赶紧救火!

    但这里临街,没有水井,甚至找个大点的盆都费劲!马车周围都是油和火,一沾即燃,谁敢靠近?!

    等到终于有人端着水过来泼火时,厚重的火光里,已经没有声响了。

    当火势终于落灭,大家七手八脚的过去,看到的,就是两具黑漆漆的尸体,一大一小,正是孙府的奶娘与小孙少爷孙君。

    此事,不过一会儿就传遍了西进县。

    柳蔚这边,自然也收到了消息,听后就呆愣着,滞住了。

    很难形容这是一种什么心情,明明上一刻还见到的人,以后,却再也见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小黎也惊讶极了,但他想到的却是另一方面:“孙箭、孙桐就算了,到底是遭人谋害的,可孙君又没惹着谁,怎么好好出个门就遇到这样的祸事?这孙家也太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缓了缓,沉吟一下,对儿子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小黎傻傻的跟在娘亲后面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东武街。”

    柳蔚赶到的时候,东武街已经被衙门接手了,案发地点周围聚满了人群,大家指指点点,隐约能听到衙役的吆喝声:“让开点,让开点!不准再靠近,死人没什么好看的,都走开都走开!”

    小黎人矮又灵活,脱开娘亲的手就钻进了最里面,柳蔚也进去,刚靠近就嗅到一股焦味。

    现场可以说非常惨,尽管隔着不少人,也能看到那已经被火烧得落了架的马车下,有两具人体。

    周边呜咽的哭泣声传来,转头一看,是几个孙家婢女打扮的小姑娘正在跟衙役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拍了拍小黎的脑袋,示意一下。

    小黎懂了,蹬蹬蹬跑到正在问话的衙役身边去。

    那衙役是认识小黎的,见状问他怎么跑这儿来了?小黎说自己路过,让他继续问。

    根据孙家丫鬟的口述,孙君今个儿出门,是奶娘要带他去南街那儿的天福香馆上香。

    近期孙家出了太多事,孙夫人担心有什么晦气染到小孙儿身上,遂选了今日让奶娘带着孙君去一趟香馆,原是早就要去的,但因柳蔚和小黎的突然造访,给耽误了,便只好等他们走了再去,可谁能想到,就这么不走运,在去的路上就丧了命。

    孙府的丫鬟边说边哭,最后已经泣不成声,她们都是从孙君出生开始就照顾的,且不说有多少感情,单说主子丧了命,下人还活着,这在孙府已经是天大的罪过了。

    可这能怪谁?

    孙家虽说是当地富户,但说到底也就是个县城员外郎,家里总共就养了一辆豪华大马车,造得跟个小房子似的,孙君身边虽跟着一溜烟婢女,但随他一起坐马车的,却只有奶娘和车夫,其他人则都是走路。

    之前发生火难时,孙家的婢女就小跑着跟上来了,可她们哪敢生生的往火里冲?不要命了啊!

    而孙家婢女幸免于难的同时,车夫也捡回了一条命,因为马儿尥蹶子,车夫早被掀下了车,在地上摔了好几圈,手臂都断了,这才没有被火势波及到。

    马车窗子图案繁密,是钻不出人的,天凉马车也装饰得更加厚重,而且前门是一对儿门组成,但被车夫的宽长座椅卡锁着,从里面自然也推不开,外头的人更没勇气冲进火里给打开。

    小黎把该打听的都打听了,回来就跟娘亲转述。

    柳蔚听了,朝着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有衙役要拦,小黎忙站出来:“我们就看看。”

    衙役们是认识小黎的,闻言便让开了,只是好奇的在柳蔚身上打量了几圈。

    两具尸体还没有被移出来,柳蔚走过去。

    有衙役忍不住道:“你是谁,别乱碰!”

    柳蔚头都没抬,道:“我是谁?问你们县太爷去!”

    衙役当即被唬住了,以为是什么关系户,顿时不敢再吆喝。

    柳蔚小心的把孙君的尸体抱出来,放在地上仔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小黎也在边上跟着看,看了一会儿,小声对娘亲道:“死因没可疑,的确是烧死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继续翻看。

    小黎不解:“娘亲你找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正要说,却猛地在孙君颈部摸到一片东西,细细一捻,正是衣服与皮肤油脂融燃后,形成的黏焦物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