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76章 你说的坏人是谁?只有一个吗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天特马的资料2017跑狗图玄机图25气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76章 你说的坏人是谁?只有一个吗?

    旧时的水井通常挖的会比较粗糙,没有章法,只图顺道,日子长了,井底河道会被灌入许多泥沙,泥沙一多,造成水流堵塞的同时,也会使得饮用水质量浑浊。

    但是,又不是干旱年间,谁愿意喝泥水?

    所以在一些上百年的老井底下,逢几十年,就会有专门的泥瓦匠下井人工凿节库。

    这是维护老井惯用的土法子。

    孙家染布坊开设了好几口新井,赵五院子的老井用得非常少,或许真的已经多年没有维护过了。

    可井是一口一口的,水却是一条道引进来的。

    赵五院子的井堵塞了,连通的别的井应该也会堵塞,而若是别的也堵塞了,就算赵五这边不出钱维护井道,别家也不维护吗?但凡别家维护了,这一整条水道的水,都不应该堵。

    孙家是西进县首富,染布坊又是用水量大的行当,孙家有钱凿新井,开辟了新的井道,别人家就也有这个钱吗?总不会家家户户都是新井,只有赵五的院子还用着老井。

    话是绕来绕去,但是道理却很明显,如果单单就是赵五院子的水井堵了,别人家却没有干扰,那最大的可能,就是井道是通的,但水井上面被什么塞住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柳蔚便思索起来,她决定明日一早再去孙家染布坊看一看,当然,前提是孙家人不拦着她,毕竟在万氏平安归来之前,孙家应该把她列为拒绝往来户了。

    不过那也没事,她还可以偷偷进去。

    公事说完,又说起了私事。

    柳蔚说起了门口的云楚和云觅。

    容棱闻言,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柳蔚却笑了起来,把玩着他的指尖,道:“回头我去看看,若云公子那刀尺寸合适,再置备些别的工具,找齐药材,我便尽早给你动手术,到时候云公子若想参观也可以,他熟知药理,替我打个下手也行。”

    容棱现在整日央在床上,不止他自己不好过,柳蔚也心疼,但手术前期要准备的东西太多,实在心急不得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云想亲自上来送的饭,看着容棱开始动筷了,她才叫柳蔚下楼一起吃。

    容棱是情况特殊才在房间吃,其他人还是都在一楼一起吃的。

    刚出房门,云想立马同柳蔚道歉,说的还是云席想拿容棱练手的事,幸亏这次反应快,把人给拦住了,要不真让她三哥这么胡搞乱来,只怕现在已经出了人命。

    柳蔚摆手说没事,但是下来一楼后,还是和云席好好的谈了话。

    等到菜都上齐,云席下午才打好的一套刀,已经被柳蔚拿走了。

    云席也不心疼,还喜气洋洋的问:“那你打算何时替他开胸?”

    柳蔚掰着手指跟他算:“一些仪器要现制,前期的麻醉药,后期的止疼药,都要特配,你们这边的药材与我们老家那边似乎不一样,不光品状不同,名称也不同,我还得多研究研究,等设备仪器药物都安排好了,手术随时都能开始。”

    云席琢磨了一下,道:“药方面倒是好说,你缺什么,尽管同我讲,若是这里没有,我差人回京给你带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脸上露出笑容:“如此,便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药能用好的,就一定要用最好的,古代手术限制本来就多,术后伤口多多少少会产生一些感染,这时候消炎药和止痛药,就等同是救命良药。

    商量了好大一通后,百分之七八十的手术需求物都让云席给承包了。

    柳蔚对他真诚的表示了感谢,并且再三承诺,手术时云席不止可以全程观看,有什么问题,记下来,事后她也会一一为他解释。

    其实到了这里,不光云席、柳蔚,连云想都察觉到了,自家三哥这是拜了一个先生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,虽说云家乃是医药世家,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目中无人,自以为是的怪物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云家家训正是“学无止境”这四个字,任何行当,都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    云席跟柳蔚越来越投缘,云想就在他们旁边,围着他们转,云楚和云觅听不太懂他们的话题,就看着门口,等着人到齐了可以用饭。

    可是等来等去,餐桌上还是差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小黎弟弟和李姑娘到底去哪儿了?”云楚跟弟弟小声嘟哝。

    云觅也不知道,只能说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离席跑出去找人。

    正逢这会儿街上人流多,他探头探脑的看了半天,才被他在人群中看到了抱着个布娃娃,一动不动的李玉儿。

    他忙过去拍李玉儿的肩,问:“你在这儿啊,小黎弟弟呢?”

    李玉儿木木的回头看他一眼,然后小嘴一撇,“哇”的一声大哭出来。

    李玉儿是个傻姑娘,她一哭,就真的是不顾场合。

    一时间,周遭所有人都看向云觅。

    云觅自己也慌了,手忙脚乱的一边给她擦泪,一边说:“你,你怎么了,你别哭啊,小黎弟弟呢?”

    李玉儿哭得一嗝一嗝的,抽噎着伸手往前面指,说:“坏,坏人打,打,打他……”

    云觅眼睛一瞪,忙随着李玉儿的指向,往人群中看,可看来看去,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说清楚,有人打小黎弟弟?谁打他?为什么打他?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李玉儿回答不了太有逻辑性的问题,只哭得非常难受,手还一直往一个方向点。

    云觅索性也不问了,气得一跺脚,匆匆就往那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李玉儿在又哭了一阵后,后知后觉的跟上,但和东张西望的云觅不同,她知道地方,所以是笔直的朝着那个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前后脚的停在一个小巷子前。

    到了这儿,云觅就听到巷子深处传来“砰砰砰”和“唔唔唔”的奇怪声音……

    他问李玉儿:“在这儿?”

    李玉儿急急点头。

    云觅稳重的安排:“我去瞧瞧,你就在这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可话音未落,李玉儿已抱着布娃娃,冷不丁的冲到最前面,还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云觅只能跟上,一边追一边喊:“你慢点,你说的坏人是谁?只有一个吗?还是好几个?长什么样子?我们可就两个人,没带帮手啊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