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77章 十分护犊子的蔚哥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马会开奖记录44799开奖直播香港马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77章 十分护犊子的蔚哥……

    喊到最后,没有喊停李玉儿,云觅已经看到了那个所谓的坏人。

    是个非常眼熟的中年男子,那中年男子穿了一件颜色较深的黛青长袍,站在巷子最深处,那里杂物很多,他的面前,则是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男孩,小男孩仰着头在跟他说话,两人似乎争执着什么,但最后说不拢,直接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黎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云觅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,揪住那中年男子的衣领,照着对方的脸就是一拳:“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云觅本身是没啥武功的,可对方似乎武艺不俗,云觅这一拳还没挨着对方一根毛,对方已条件反射的把他整个人提起来,然后往旁边一甩……

    只感觉后背被砸到了石墙上,待再回神,云觅整个人都木了,他疼得捂住胸口,一边咳一边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,啊啊啊,啊啊啊啊……”傻姑娘吓得尖叫起来,丢开布娃娃,冲上去,对着那中年男子就是一顿挠。

    对方在求饶:“哎哟,哎哟,别抓了,别抓了,我不是故意的,谁让他突然偷袭我来着!快放手,你这个疯女人,给我放手!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站在他对面的小男孩突然弹跳起来,一个拳头打中中年男子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疯女人?谁准你骂她的?你凭什么骂她!”

    小男孩说着,直接隔开李玉儿和中年男子,把人一拳一拳的按在地上揍!

    李玉儿哭得抽抽噎噎,一边挠指甲,一边还像受了天大委屈似的,断断续续的嘟哝:“打,打人……坏……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小男孩也是火气上涌,还跟着附和:“对,他是坏人,打他,打死他,他还打云觅哥哥!”

    李玉儿受了刺激,也跟着骂:“打死!打死他!打他!”

    云觅缩卷在地上,勉强分辨着眼下情况。

    他听李玉儿说,有坏人在打小黎弟弟,他心里慌极了,本身没什么本事,他还是跑进来救人,可他太笨了,手脚也不灵活,刚和坏人照面,就被坏人抓起来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小黎弟弟却非常厉害,他的脸是干干净净的,衣服也没破损,怎么看都不像是和人打架还打输的那个。

    反而是那个坏人,那个中年男子,他脸上是破的,眼角全是淤青,嘴角还有血,他叫的非常凄厉:“我到底惹你们什么了?别打了!你这死孩子!你娘都没这么打过我!x!”

    云觅扶着墙从地上站起来,不明所以的问:“到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正好这时,小男孩又一个拳头,把中年男子打得直接站不住,跪地不起了,他才回头跟云觅解释:“一点私人恩怨,云觅哥哥你先带玉儿姐走,我刚才让她走,她怎么又跑回来了?”

    云觅勉强寻找着逻辑和他对话:“我在街上看到玉儿姐,她说你被坏人打了,我们就跑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一边揍人,一边不忘解释:“我没有被打,我看到坏人了,他刚才拉玉儿姐手,还色眯眯的把玉儿姐往巷子里带!”

    云觅一听,震惊似的抬眼去看李玉儿,然后也不顾自己浑身伤疼,昂首挺胸的过去,一脚往已经被小黎弟弟揍成猪头的中年男子身上踹去。

    李玉儿一看大家都打得起劲,她也起劲,抓着坏人的胳膊就是一口,差点把对方的肉给咬下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绝望的被撕扯着,围殴着,痛苦的大叫: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伤痕累累的“坏人”被特地出来找儿子的柳蔚带回了客栈。

    柳蔚领着对方上了二楼,一边给对方擦药,一边回头看着站在屋中央,那三个从高到矮,缄默不语,低着头认错的小孩。

    魏俦哭的哽咽,手臂还湿哒哒在流血,他那个委屈:“那是个傻子,那是个傻子啊!她傻,其他人也傻吗?什么叫色眯眯的拉她手?我是拉了,不是这傻子乱跑,不一会儿就不见人了吗?我这是怕她丢了才拉她,你们知道这傻子干了什么吗?她抢东西!她抢人家街上小孩的布娃娃,抢了就不撒手,人家管我要钱,我有钱吗?我让她把布娃娃还给人家,她就跑,就不乐意,我只能追,追进了巷子是我愿意的吗?我没钱啊,真的没有啊!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,看魏俦实在可怜,安慰:“你先别急,不哭了,我给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魏俦不肯上药,使性子:“我真的没钱啊!这傻子老缠着我,我烦死她了,可她就赖着我,还有这两个,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,你也知道你儿子,下手没个轻重的,这不是欺负人吗?我的药都不在,都被你拿走了,我一瓶药没留,我打不过他啊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瞪儿子:“你看你!”

    小黎还梗着脖子,很有理由的狡辩:“我就是看他欺负玉儿姐了,不信玉儿姐说,是不是!”

    李玉儿听到小弟弟叫自己名字,也不知道对方说的什么,反正小弟弟说什么那就是什么,于是她就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魏俦都要气疯了:“你再点头,你再点,你有本事摸着良心点头,你到底怎么祸害我的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你有种看着我的眼睛再点一次头!”

    李玉儿还真看着他的眼睛,傻乎乎的一直点头,一直点头。

    魏俦那个痛!

    柳蔚只能安抚他:“说了让你别急,这不是在了解问题,解决问题吗?你看你一动又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魏俦重新坐好了,又开始吸鼻子。

    柳蔚瞧这样问下去也不是办法,李玉儿没有逻辑,自己儿子一直看钟自羽、魏俦这些人不顺眼,肯定不会说实话,唯一知道真相的,就是云觅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云觅当然知道,他立刻说:“我去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在巷子里,然后我想救小黎弟弟,但坏人打我,可疼了,然后小黎弟弟也打他了,玉儿姐也打了他,反正……这个人是坏人,他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魏俦浑身发抖,挣扎着就要上前理论:“我怎么不是好人?我招你惹你了,是不是你自己冲上来突然对我动手?你们怎么就揪着这一点不放?你没来前,这小孩怎么打我的你看到了吗?他话都不说,就打我,脸上身上这些还能看到,我感觉我都有内伤了,我现在心口疼得不行,八成肝都让他打歪了!”

    云觅倔强:“我没看到别的,反正你打我了。”

    魏俦又是一通哭,边哭边说:“我是来找你的,你不回去,我们没银子给房钱,掌柜的都要把我们撵出去了,我们没地方住了,谁知道后来就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安慰他说:“我看这次就是误会,情况我了解了,这样吧,先下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魏俦不肯,犟着嘴说:“不跟我道歉我不吃饭!他们凭什么打我?连傻子都欺负我,这就算了?”

    柳蔚叹气:“你也要从自身寻找问题,这种情况,人家怎么就非要打你?是不是你做了什么,让人家产生误会?”

    魏俦不敢置信:“怪我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不是怪你,但你长得就不像好人,尖嘴猴腮、贼眉鼠眼的,要不这样,你先在房里自我检讨一下,我一会儿给你送点饭上来?至于这几个孩子,我会教育的,一定让他们了解到自己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魏俦肝肺都疼起来了,认识到了什么叫三观不正的护犊子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