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78章 这两个人,怎么可能会有联系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爱资料4946cc至尊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肖i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78章 这两个人,怎么可能会有联系?

    最后,柳蔚还是暂时将魏俦哄住了,她带三个小孩下楼吃饭,楼下,云想已为大家布好碗筷,催促着。

    李玉儿一看到吃的就乐,笑嘻嘻的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比起傻姑娘的没心没肺,云觅和小黎就拘束得多。

    云觅其实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在他看来,那个中年男子就是坏人,打了又怎么了?和那中年男子一起的书生青年这是没在,在他一样打!

    小黎倒是知道自己错了,他就是故意的,白天看到钟自羽他就动手了,晚上看到魏俦他手一痒,又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明目张胆的打人,从娘亲白天替钟自羽说话他就看出来了,娘亲和这俩人关系好像好了不少,他要是大庭广众打人,不是给娘亲抓小辫子吗?所以他把魏俦带到了巷子最里面,还把玉儿姐撵走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玉儿姐后头又回来了,事情绝对不会有这么复杂,至少他们不会耽搁这么久,久到娘亲出来找人了,然后给了魏俦告状的机会。

    小黎心里嘀咕着,面上却表现得很虚心,尤其是在好几次娘亲看过来时,他都老实的缩着脖子咬筷子,表现出一种“知错悔改”的态度。

    果然,在用过晚饭后,娘亲的气仿佛消了不少。

    小黎就一蹭一蹭的到娘亲身边,揪揪娘亲的衣袖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拍着他的头说:“就算你不喜欢他们,也不能说打就打,他们没钱的。”

    小黎很委屈,扁着嘴低下脑袋。

    柳蔚还在嘀咕:“他们没钱就要找我要钱,金疮药挺贵的,你要是打出内伤,别的药更贵,我们已经这么穷了,你就不能为家里节省点开销?”

    小黎只能轻声细语的认错:“我以后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心疼儿子:“也不是说就不打了,他们以前做的那些事,打打还委屈上了?可打也要注意方式方法,首先力道要有数,不能瞎打,你打那种看不出来,光疼不费药的地方就行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小黎马上点头:“我知道了,娘,我会再研究研究。”

    柳蔚很欣慰:“那好,你去厨房说一声,刚才剩的饭菜先别喂狗,你送一碗上去给魏俦吃。”

    小黎答应了,蹦蹦跳跳的跑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客栈后院养了一些家禽,平日店里剩的厨余,能用的,洒扫婆姨就会捡了喂猫喂狗喂鸡喂鸭,小黎从大黄狗嘴里抢回了一碗鸡腿饭,开开心心的给魏俦送上去了。

    魏俦本身也饿了,看是小黎送上来的,他又拧着脸不愿意吃。

    小黎也不劝他,爱吃不吃,丢下碗筷就走了。

    魏俦最后还是把饭菜吃干净了,吃完打了个饱嗝,觉得身上的伤也没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柳蔚上来叫他,说带他去见钟自羽。

    魏俦还挺纳闷的,钟自羽不是白天就回客栈了吗?

    柳蔚也没细说,带着人就往码头方向走。

    租好了仓库,把万氏捆好扔里面后,钟自羽差人给柳蔚送了信,把地址报了。

    柳蔚本来是想过两日去看一次,但这不是遇到魏俦了,就顺便带魏俦去认认门吗?

    光留魏俦一个人住客栈多不划算,不如让他俩并着万氏都在仓库里睡,买三个木板床,三张褥子,顶多花四十文钱,比住一天客栈还便宜。

    柳蔚这段时间非常会过日子,简直是把一文钱掰成十瓣儿花,就连带魏俦去码头,她也只愿意走路去,明明这段路程坐个驴车牛车都行,顶多花两三文钱,可她还是舍不得,非要自己走。

    她自己当然没事,白白胖胖的,精力充沛,可魏俦不行,刚受了伤,正是难受的时候,一连半个时辰的走,走到最后,他都眼冒金星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一到仓库,魏俦什么也顾不上,哎哎哟哟的坐在仓库的破地上,怎么叫都不肯起来。

    钟自羽跟柳蔚说了点正事,柳蔚随口答应着,眼睛突然看向门口,唤了一声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愣了下,魏俦也扭过头,齐齐看向大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只见仓门外,一个满脸傻气的大姑娘探出个脑袋,然后整个人蹦出来,手舞足蹈的跑到柳蔚身边,围着柳蔚喊:“姐姐,姐姐……嘻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摸摸李玉儿的头,问:“什么时候跟过来的?跟小黎说了没有,看不见你,他又该到处找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没听懂柳蔚的话,就围着柳蔚转,还拿眼睛去瞅地上的魏俦,还对魏俦笑眯眯,似乎已经忘了就两个时辰前,她还差点给人家手上咬掉一块肉。

    魏俦也没想到这个傻姑娘会跟在他们后面,他之前可没发现,这会儿见了人,他可生气了,哼着鼻子就站起来追着李玉儿打。

    李玉儿还以为他是陪自己玩,在空旷的仓库里“哈哈哈”的笑,还到处跑。

    魏俦追的气喘吁吁的,可算揪住了李玉儿的后领,把她提溜过来问:“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!你别以为你是傻子我就不打你!你看我打不打你!”

    他说着扬起手就要下一巴掌,可巴掌还没落下来,前一瞬还哈哈大笑的李玉儿,突然瞥了一眼墙角后,“哇”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真哭,眼泪冒得可凶了。

    魏俦愣了一下,也有点慌,哆嗦着把手放了,咽着唾沫说:“你别给我来这套,你哭什么!我又没真打!你给我闭嘴!不准叫唤!”

    李玉儿不听他的,被松开后,她直接跑到柳蔚身边,躲在柳蔚背后,使劲使劲的哭。

    柳蔚也发现不对,半搂着李玉儿问:“怎么了?他真打着你了?”

    魏俦冤枉得不得了:“我没打!我没有!”

    倒是钟自羽发觉了什么,眼睛顺到了仓库墙角,那里,正躺着还未苏醒的万氏。

    他示意柳蔚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反应过来,便蹙着眉,观察李玉儿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,她发现李玉儿是望着万氏那边哭的,哭得很害怕,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万氏……李玉儿……

    这两个人,怎么可能会有联系?

    柳蔚一时陷入了迷惑,而李玉儿越哭越厉害,最后她哭得满脸通红,眼神涣散,身子还开始发烫。

    柳蔚见势不好,只能在她后脖子上劈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一瞬,李玉儿便身子一软,虚虚的晕在了柳蔚怀里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