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81章 你瞧见娘亲了?怎么会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l7年全年开奖记录准特准特马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81章 你瞧见娘亲了?怎么会?

    找到了原因,柳蔚就往前看。

    这地下河是从右往左流向的,柳蔚踩着石头,凭空点了几步,就窜到了边上的青石岸上。

    青石岸应该是刚引来地下河后聘工人建造的,青石台面比泥石成本高,但效果也显而易见,防水,坚固,数百年不腐,更早期的时候,青石砖都被用作修城墙,比普通石砖和泥砖耐用百倍。

    而这地下河的青石岸,大略是想省些成本,建造得非常窄,小孩走上去没问题,但成年人走,就有些勉强,稍有不慎,还会掉进河里。

    沿着青石岸,柳蔚慢慢探索。

    又走了约一百来米,柳蔚看到了另一个井口,那应当是邻居,邻居的井口下头没有大石头,水桶若扔下来,直接就能打满一桶水。

    经过了七八户人家后,再回头看,柳蔚发现,自己瞧不见刚才的下井处了,这段地下河的长度,比原先所想的,要长得多。

    听那位老人说,这条地下河接的是水库,而水库接的是半山腰,所以要真这么一路前行,等到出口,她怕是已经上山了。

    看着青石岸,柳蔚设想了一下,如果是她要从这里过整条河,还带着一具尸体,其中艰辛会有多少?

    思考后,她站住了脚步,眼睛开始往水里看。

    青石岸不宜行走,那凶手最省时省力的方式,就是坐船,划船从山道口进入,再一路前行到赵五院子井底,最后想办法爬上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事情就变得微妙了。

    流动的水,是个很神奇的东西,它能湮灭带走一切痕迹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前行,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等她摸黑停下来时,河水上方已见不到井口,也就是说,这段已经没有民居,没有人凿井打水了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走,就这样,在走了快一个时辰时,她看到前方有光亮了。

    那是个出口。

    而出口位置的水流速度,比之前的快太多。

    想从这儿出去,浑身湿透是必然了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柳蔚没有选择,现在要她原路返回,显然是不可能的,青石岸对成年人而言真的太难走了,走一趟已经快废了,再走一趟,她半条命都得丢在里头。

    鼓着口劲儿冲出接洽口,等柳蔚回过神来时,她已经出了地底,飘在水中,看到了外头的景貌。

    前方是个很大,水流速度很快的缓水架,再前面是汹涌澎湃的水,更远的地方,她能听到瀑布坠落的声音。

    慢慢的逆水游到较远的岸边,上了岸后,柳蔚已经湿透了,她拧了拧自己的头发,拧出一大把水。

    秋季正凉,一阵山风吹来,她鼻子微痒,喷嚏打了三个。

    迈着步子,柳蔚继续往前走,没走多久,她就看到了一艘小木舟。

    走到木舟边,柳蔚发现这小舟身上打了好几个补丁,船桨都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木舟被放置在岸边的石头堆旁,缰绳也只是随便在那儿一绑,柳蔚沉默了一会儿,再次往前走。

    如她猜想,再往前走,就是一座小房子。

    木房的结构,看起来像是山上猎户搭建的临时休酣房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从窗户朝里看。

    屋里只有一张桌子,两条长凳,还有,一个灶台。

    而那灶台上,嵌着一口大铁锅。

    铁锅里有些黏黏糊糊的东西,应当是用过锅后没有清洗,锅里还隐隐散发出臭味。

    迎着熏臭气,柳蔚捻了点锅里的黏腻物,嗅了嗅,然后,她眼睛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黏腻物,是人肉和油,腐烂后的混合物,这里,就是孙桐尸体被油炸的地方。

    再看旁边案板上带血的砍刀,柳蔚再次确定,上面的肉末是人肉,血迹是人血。

    看来,这就是凶手的分尸现场。

    柳蔚出了屋子,有些急促的继续朝四下看。

    是这里了,就是这里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要确定这山里的山道到底有多少出口,凶手上山下山的途径是哪里,这个案子,就算破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山路难走,柳蔚索性运用内力,浮空而起。

    轻功是赶路法宝,但同时也格外耗费体力,尤其是山上树木就多,飞得太高看不清下面的路,飞得太矮又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就在她累的不得不停在一处树丫上休息时,不远处,传来一声鸟鸣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又一声鹰鸣。

    “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是一直带着咕咕的,但咕咕毕竟不是人。

    因此,从还没下船时,她就告诉咕咕,让它自己飞去县城周边的山里,它也真的越长越大了,那体格,搁哪儿都太扎眼了。

    柳蔚与容棱汇合后,还没见过珍珠。

    听小黎说,珍珠身体有些不好,之前受了伤,一直不爱动弹,精神不济,因此,在容棱、小黎、丑丑三人团聚后,珍珠就出走怀山,说是“要去接受天地灵气”。

    且不论这傻鸟是不是听说书听多了,脑子不好使了,总之就这么一去不复返,半个月了,连根毛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怀山太大,小黎也不知傻鸟跑哪儿去了,因此娘亲回来后,他也没办法通知珍珠。

    可现在,柳蔚一个控制不住,就扬声唤了起来:“珍珠!”

    两只正是冲她奔来的,听到呼唤声,更是可劲儿的往这边窜,没一会儿,柳蔚怀里就撞进来一只圆鼓鼓的黑鸟,珍珠在柳蔚身上打滚,黏糊着又叫又跳,要是有条尾巴,那尾巴怕是都甩出残影了。

    柳蔚也想它,捧着它一个劲儿的摸毛,咕咕就在旁边仰着脖子叫唤。

    有了两只的帮助,柳蔚后面都没走过路了,偷懒偷得跟个大爷似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黎在染布坊等了又等,等了又等,几次等得焦急,冲着井底呼唤娘亲的名字,可每次都得不到应答。

    他担心娘亲出事了,又觉得娘亲怎么可能出事?

    可是,眼瞅着夕阳西下,太阳都要落山了,娘亲还是没有丁点回应,他终究慌了,寻思着自己是否也要下去看看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黑色的乌星鸟从天空中盘旋飞下,准确无误的落在他的头顶,对着他张口就叫唤。

    小黎惊喜极了,托着黑鸟的小脚把它拿下来,道:“珍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我找了你两天了,你去哪儿了?对了,我告诉你,我找着娘亲了,你还没见着她吧?她下井去了,一会儿它上来你就能看见她!”

    珍珠听着小黎一惊一乍的话,极为看不上的哼唧一下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愣住:“你瞧见娘亲了?怎么会?她在井底,你在哪儿瞧见她的?”

    珍珠就跟他解释:“桀桀桀……桀……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珍珠说了好半天,小黎听完后呐呐的点头:“咕咕也在呢,好好好,娘亲让我去衙门是吧?我这就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是在正好晚饭时去的衙门。

    宋县令一看到她,就快哭了,拍着桌子逼问:“你把孙家大少夫人藏哪儿去了?你知不知道孙家人都快逼死我了?孙家人就堵在我宅子门口,冲我要人,冲我要人,冲我要人!你派小灵童跟我传话,说让我先顶着,我顶了,替你顶了一夜了,今天呢?人呢?你还躲我,你一整天去哪儿了?我派人去客栈,人家说你天还没亮就和小灵童出去了,你俩去哪儿了?大少夫人呢!”

    宋县令的样子实在是太崩溃了,柳蔚都有点同情他,但万氏她还不能还,可直说还有点伤人,她决定婉转一点,先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于是她问:“东民街三号路是谁的地盘?”

    宋县令不知她为啥问这么,捉摸一下,还是回了:“船商李大官人的,咋了?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那位李大官人家,财力如何?家里人丁几口。”

    一说财力,那就是宋县令老本行了:“和孙员外不相上下,两家干的行当不一样,但都挣钱,码头边九成的货船客船,都是人家李大官人的,富裕极了,不过人丁好像不太兴旺,之前就一个独子,三个闺女,听说年前找回个外室生的儿子,那孩子倒是挺争气的,李大官人把三成的货船都交给他打理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再问:“那原先的独子呢,他是个什么人?”

    宋县令哼了声:“还能什么人,和孙箭差不多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他又狐疑:“你到底问这些干嘛?”

    柳蔚摆摆手:“也没什么,就是找着凶手了,杀害孙箭孙桐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:“??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