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91章 可把他厉害坏了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金多宝主论坛二四六香港正版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91章 可把他厉害坏了!

    “跟吗?”师爷这会儿也来了精神,跃跃欲试的盯着李宽的背影猛瞧。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她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李宽出来了,但蒋氏没出来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柳蔚认为蒋氏更重要。

    或许是之前的印象太深刻了,一个柔柔弱弱,受婆家欺凌的小女子,一敢私通大伯,二敢通奸外男,三敢私藏子女,蒋氏的外在形象与所作所为大相迳庭,实在让人不得不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小院没有后门,方才米妈妈逃出来,是从灶间侧边的狗洞出来的,但蒋氏不可能钻狗洞,因此,她若是出来,必定从正门出。

    可她会出来吗?

    李宽已经走远了,再不跟就来不及了,柳蔚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。

    宋县令与师爷都想追上去,但柳蔚不动,两人也不敢动,眼瞧着李宽过了转角,眨眼的功夫,连影子都没了,宋县令有些生气,憋着闷道:“等等等,等到了又不跟,那等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又是“哐当”一声,却比之前的声音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柳蔚立刻探头去看,果然看到,同一个小院门前,这回出现的是蒋氏。

    “跟她?”师爷问了一句,很是不解的样子:“蒋氏虽说德行有亏,但与案件应当无关,跟着她有何用?莫非她还会与李宽汇合?”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实际上,蒋氏离开,她也没跟。

    这可急坏了被拉壮丁的两人,宋县令都发脾气了:“俩都不跟,那咱们到底在这儿干嘛?真的就为了晒月亮吗?可我不爱晒月亮啊!”

    柳蔚没回他,虽然她没跟,但她已比了个手势,让珍珠跟着蒋氏去了。她之所以还在原地等,是因为仍旧心存猜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炷香功夫后,李宽回来了,从另一条巷子穿出来的,直接回了小院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刻钟,蒋氏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蒋氏是按原路返回的,走路的过程她很艰辛,几乎走几步就要停一下,她受了伤,站着尚且有些受不住,何况匆忙走路。

    当看到两人都回来后,宋县令更懵了,抓着头,傻傻的挠鬓角:“这就完事了?他俩干什么去了,怎么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干。”柳蔚嘴角勾起:“虽不知是李宽还是蒋氏的主意,但今夜发生了这么多事,这二人必不敢掉以轻心,现在的他们,就像惊弓之鸟,哪里也不会去,就算心里猫抓狗挠,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,也得忍着,不敢轻举妄动。可他们又实在着急,因此,一番权衡后,便打算先出门一次,诈一诈我们,试探周遭是否有人埋伏。”

    师爷呐呐的嘟哝:“这么有心机的吗?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看师爷一眼:“这二人是连环杀人的嫌犯,这种人,可以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谋略,不缺一颗残忍的心,对付这类人,你必须比他更谨慎,他想到一点,你就得想到十点,否则,你就落了下成,反而被他牵着鼻子走。”

    师爷没有做声,心里暗暗嘀咕着,却也觉得这话说得没毛病,只是或许西进县以前真的太平静了,这种命案是第一次发生,他们谁也没有经验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不知不觉,师爷挤开了宋县令,凑到了柳蔚身边,一脸虚心求教的表情。

    宋县令冷不防的被推了一下,还有点懵,正要斥责师爷没大没小,便听柳蔚道:“他们肯定会出门,尤其是李宽,他原本就定了下半夜要去看李由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要等到下半夜?”宋县令脸都青了。

    师爷反倒一改之前的懒散,激昂的道:“没关系,我们可以等!”

    柳蔚欣慰的拍师爷的肩膀,鼓励他:“跟恶势力作斗争,最需要的就是您这样有觉悟的人,记住,在比耐力的时候,谁先沉不住气,谁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觉悟的宋县令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总觉得这两人当着他的面在骂他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柳蔚的话是对的,先沉不住气的,是李宽。

    在重回小院后,又过了一个时辰,李宽再次出门了,大略是因为今夜发生了太多事,而李由那边又一点消息都没有,他心里不安,决定提前出门。

    他走的方向是柳蔚先前就打听好的。

    大汉囚禁李由的仓库,算是恰好,也在码头附近,跟钟自羽关万氏那个仓库只隔了两排。

    这回柳蔚终于亲自跟了上去,但她留下了珍珠,让珍珠盯着蒋氏。

    撇开宋县令与师爷看到柳蔚跟鸟说话时,脸上露出的不太有出息的表情外,今晚的一切,还算都在柳蔚的预料之内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柳蔚发现自己高估李宽了。

    李宽似乎并没有她想的那么聪明,因为出了门后,他竟然走到大街,雇了一辆夜车,让车夫送他去码头。

    县城是有夜车这个行当的,夜车多半在烟花柳巷外停泊,等着有大爷吃够了花酒要回去时,讨个生意,赚个车资,而这种车资,自然比白日的普通雇车,要贵价多了。

    李宽轻飘飘的上了马车,到了码头后,还给了车夫一大锭银子,让对方不用找。

    可把他厉害坏了,这土大款的做派,不光是车夫,连柳蔚都让他镇住了。

    柳蔚盯着李宽的背影,像在盯一个傻子,师爷不明所以,问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柳蔚简短的道:“如果李由真的死了,那个车夫就是证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师爷不懂:“那车夫也见过李由?”

    柳蔚跟他解释:“李家二少陈尸码头仓库,李家大少在案发时间恰巧到过码头,你说,单就这一条,够不够将李宽列入嫌疑名单?”

    师爷道:“这自然是够的,世上哪有那么凑巧的事,可黑灯瞎火,这车夫也不见得认得出那是李宽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:“给你近百倍车资的冤大头,你记不住他的脸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师爷一下想起来,刚才那车夫离开时,似乎笑着往回看了好几眼,那模样,就像是还等着要做回头生意似的。

    既然是回头生意,那肯定是记住了脸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琢磨,师爷也沉默了,他思索了一会儿,试探性的发出自己的总结:“我觉得,李宽可能不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就这个智商,感觉干不了连环杀人这种费脑子的事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