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08章 不是说,你对容棱芳心暗许吗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牛魔王管家婆图最新传密天牛图库红五3d图库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308章 不是说,你对容棱芳心暗许吗?

    现在不打折也不行了,已经被赖上了,根本没有转寰的余地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不痛快,加上熬了一夜,回到客栈时,她脸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云想正好带着李玉儿在一楼靠窗的雅座吃东西,李玉儿吃的是土豆泥,吃得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看到柳蔚和小黎从客栈窗户外走过,李玉儿当即兴奋了,把土豆泥的碗一搁,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因此,柳蔚一进门,便迎面撞到一个穿粉色衣裳的大姑娘。

    “玉儿姐。”小黎叫了一声李玉儿,然后发现她脸上好脏,就从怀里掏出帕子,让李玉儿低下头来,给她擦脸。

    李玉儿乖乖的任他擦,高兴的喊:“黎,黎,黎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无奈的道:“是我,是我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又不喊了,抓着小黎的手,拉着他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小黎对娘亲道:“娘,我带玉儿姐去玩会儿,她一天一夜没见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拍拍他的头,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等小黎把李玉儿带出去后,云想才走过来,她有事跟柳蔚说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看左右,客栈大堂人来人往,不是说话的地方,她与云想一起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进的是云想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进去,云想先说的就是李玉儿的事:“她之前哭得那么难受,但一觉睡醒,却像什么都不记得似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有这种可能,如果万氏真是她的刺激源,那再次接触刺激源,对她来说太突然了,大脑会下意识的排斥,短暂性失忆是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云想很发愁: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到底该怎么治?”

    柳蔚想了想,将昨晚到今晨的缉凶行动,以及后面的堂审都说了。

    云想一听造成巨大影响的四起凶杀案抓到凶手了,先是惊喜,但之后随着柳蔚越说越多,她又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个农户就是李姑娘的爹?所以,李姑娘很可能是见到了她爹的被害过程,才成了现在这样?”云想蹙眉,“如果是这样,那那个万氏,就是杀李姑娘爹的凶手?”

    “这方面我会继续查,蒋氏的事是一方面,万氏的事是另一方面,无论是十年前的红粉,还是十年后的孙君,再或者李姑娘的爹,这些人命,都需要凶手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云想重重的点头,“一定要让凶手一命抵一命!”

    她说的音太重了,语气也有些激烈,柳蔚不禁看向她。

    云想脸便红了,有些涩然的道:“我就是个小大夫,没你们那么有本事,就只会说说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但很有是非观,这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云想脸更红了,不太好意思的低头看自己的鞋尖,手还搅了搅衣裙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她又抬起头,盯着柳蔚那俊逸翩翩的脸庞看了看,问:“柳姑娘一直着男装行走,那往日,可有姑娘家朝你暗许芳心?”

    柳蔚滞了一下,脑中想到李茵的脸,支吾了起来:“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云想瞧着柳蔚的脸说:“若我不知你是女儿家,怕,怕是也要对你心动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有些尴尬,想起什么似的问:“令兄不是说,你对容棱芳心暗许吗?”

    云想脸上的笑刹时一顿,接着她疯了似的急忙解释:“我,我,我没有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我怎会对容公子……我,我没什么别的心思,真的,你相信我,柳姑娘,容大嫂,你要相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看她急坏了,忙伸手按住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你别着急,我没误会你们。”

    云想揪着柳蔚的衣服带子,仰着头,可怜兮兮的:“就是,就是那天,第一次看到容公子的时候,不是觉得他长得俊吗,就只有那么一回,真的就一回,他说他有娘子的,我就什么心思都没有了,真的,我一开始不知道他有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拍着她的背安抚:“我知道了,你别着急,我不是质问你,只是突然想到而已。”

    云想眼眶都是红的:“我真的没有对容公子有丁点越矩的心思,真的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。

    云想觉得柳蔚在敷衍自己,急的上火了:“我,我就是觉得他长得俊,我也觉得你长得俊,我觉得很多人都长得俊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云想大概真委屈了,眼泪珠子开始往下落,一颗一颗的往柳蔚衣服上滴。

    柳蔚真的非常不擅长哄人,她失笑的托起云想的脸,用袖子给她擦眼泪,轻缓的道:“我明白,真的明白,别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云想难受得不行,脑袋一埋,埋进柳蔚的怀里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尴尬的只有把她搂着,一下一下拍她后背。

    等云想哭够了,红着鼻子,红着眼睛抬起头时,就看到柳蔚胸前一大片都湿了。

    柳蔚也看了看自己胸前,只道:“不哭了就是没事了,不能再哭了。”

    云想轻轻点头,眼睛就盯着脚下,都不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等到柳蔚从云想房间出来时,快过去半个时辰了,她看了看自己胸前,叹了口气,回到房间换衣服。

    云想正一个人呆在屋里惆怅,云席上门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云席,云想立马冲过去:“你为什么要跟柳姑娘胡言乱语,什么芳心暗许?我有吗?”

    云席是来找她说事的:“你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云想质问:“你怎么能胡说?我还要不要做人了!”

    云席哼道:“哪里胡说了,你不是明确表示过对容公子的喜爱?”

    云想否认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云席啧了一声:“你敢说一开始你没对他暗许芳心?”

    云想还是说:“当然没有!”

    云席无语:“没有吗?”

    云想摇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云席含糊一声:“看起来很像……”

    云想郑重的警告道:“不要再在柳姑娘面前胡说八道了,她要是真误会我,我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云席:“柳姑娘医术高超,我向她取经,自是需敬她重她,你与她并无关系,也并无向她求教医法,哪怕误会了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云想嘀咕:“就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云席不解:“为什么?”又问:“你往日性子沉稳,哪怕与他人有些争论,也不会这般激动,今日这是怎么了?如此反常……”

    云想不能说因为那个人是柳姑娘,因为她觉得柳姑娘穿男装的样子好俊好俊,比容公子还俊,所以她下意识的不想柳姑娘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她只道:“反正你不要再乱传些小消息污蔑我了,你记住!”

    云席也不知听进去没有,只含糊的“嗯”了声,又说起正经事:“我让你添的康宁散你买了吗?柳姑娘说这是手术会用到的药材,需提前备置。”

    云想眼珠往旁边撇了撇,道:“买了,回头我给柳姑娘送去。”

    云席伸手:“给我就是,一会儿我拿过去。”

    云想:“我说我送过去,你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云席不解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想不管哥哥,推着哥哥就把人往外屋外赶。

    云席被撵出去后,房门“啪”的一声在他眼前阖上,然后他就听到屋里响起云想的哼歌声,哼的不知什么曲子。

    好好的妹妹,怎么突然就疯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