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10章 柳蔚X钟自羽X魏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香港最快开开奖结果本期东方心径马报彩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云想有些失望:“那……那以后再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看她这样,又有些不忍,道:“还有时间,那你先去房间等我,我同容棱说一声,一会儿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想马上又笑起来,高兴的应了声,开开心心的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柳蔚回去就跟容棱说了,说她要去帮着云想看看。

    容棱先是答应了,后来想到什么,道:“她的针灸之术不好吗?我听云兄提过,似说云想姑娘于针术一门,素有天分,十四岁时以此行医,多年来救人无数。”

    柳蔚顿住,觉得云想没理由撒这种谎,便道:“或许是你听错了,云席公子好像有许多妹妹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再说什么,点头让柳蔚去。

    等到柳蔚到了云想那儿,云想便立刻问了许多针灸一术的忌讳和手法,柳蔚不厌其烦的跟她说了,最后还手把手,教她用什么力道扎最稳。

    云想全程都学得很认真,让柳蔚更觉得容棱肯定是听错了,云想姑娘与针术一门,根本一窍不通嘛。

    不过云想好像对穴位认识也不多,经常找着找着,就找偏了地方,每次都要她纠正。

    这对云楚来说或许是正常的,但云想到底是个挂牌行医的大夫了,穴位认识还这么浅薄,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后来,柳蔚就对她比较严厉了,云想又找错穴位的时候,柳蔚语气变重了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她明明是很严肃的凶云想,云想却不生气,反而脸颊越来越红,弄得柳蔚好几次都不好意思看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短暂的教学并没持续多久,半个时辰后,柳蔚估算好时辰,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这次出门她没带小黎,是自己去的,去的码头,找的是钟自羽和魏俦。

    可柳蔚到的时候,却只看到魏俦,没看到钟自羽。

    她问魏俦:“人呢?”

    魏俦正窝在仓库的一角吃面条,见柳蔚来,他就站起来,端着面条,一边走过来,一边说:“他有点事出去了,你怎么这会儿过来?”

    柳蔚漫不经心的:“我不能来?”说完补了一句:“这仓库的租金还是我给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对钱的问题非常敏感。

    魏俦没敢说,那钱也是你抢我们的,他咕哝着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被捆在另一边,还毫无意识的万氏,问:“她醒来过几次?”

    魏俦回忆了一下,道:“七八次吧,反正迷药多,醒了就弄晕,一直躺着。”

    柳蔚蹙眉:“没喂吃的?”

    魏俦道:“给过两个包子,喝过点水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又问:“菜包子还是肉包子?”

    魏俦愣了愣,才回:“肉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着脸道:“下回给菜包子,便宜一文。”

    魏俦被她噎了一下,缓过来劲儿才应道:“行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过来主要是找钟自羽的,在变态犯罪心理上,她相信钟自羽有很深的造诣。

    这会儿钟自羽不在,柳蔚也没什么想跟魏俦说的,就让他自己吃面条,她去旁边等着。

    魏俦继续蹲在那儿吃,吃了两口又觉得不对,他吃不下了,将碗一搁,道:“你能不能别看着我吃,你看着我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柳蔚盯着他手里的面碗,问:“碗哪来的?”

    魏俦皱着眉说:“店家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碗带这儿来,给押金了吗?”

    魏俦滞住了,半天才想明白,他哼声道:“放心,没用你的钱,我自己的!”

    柳蔚笑:“蒋氏那包银子?”

    魏俦立马把荷包捂住,警惕的说:“这回你不能再拿走了,这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柳蔚也不要,就闲适的往后靠了靠,然后继续盯着魏俦。

    魏俦索性不吃了,搁了碗,闭着眼睛窝着打盹儿。

    可他睡不着,因为有一双阴暗的眼睛一直盯着他,他做不到无知无觉。

    最后他烦了,睁开眼问:“你到底要干嘛!”

    柳蔚伸出手,也不说什么意思,就是伸出来。

    魏俦憋着气:“那你看吧,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之后他还真不在乎了,板着脸,背着柳蔚死闭眼睛装睡。

    过了将近小半个时辰,钟自羽回来了,回来时怀里抱着个包袱,看到柳蔚他也不惊讶,把包袱搁下,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会儿话,半晌就要结伴出去,走之前柳蔚又跟钟自羽提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钟自羽先是顿了顿,然后就走到魏俦面前,跟他伸手:“银子给我点。”

    魏俦警惕的瞪着眼:“你要银子干啥?”

    钟自羽把手往前伸:“给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魏俦悄咪咪的瞧了柳蔚一下,看她站的比较远,没注意他们这边,就小心翼翼的掏出银子,打算给钟自羽一点。

    结果钟自羽直接把整袋抢走了,魏俦还来不及抢回来,钟自羽就走到柳蔚面前,规规矩矩的把银子都上交了,还一脸严肃的道:“记住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柳蔚拿着钱袋子,点头:“放心,答应你了。”

    魏俦惊呆了,他冲过去就往钟自羽背上打:“你干什么?你疯了是不是?你怎么又把银子给她了!你是不是有毛病!”

    钟自羽也不回他,就盯着柳蔚,认真的问:“你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柳蔚但笑不语,她看了眼近乎崩溃的魏俦,拍拍钟自羽的肩膀,道:“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她出去后,仓库里,魏俦就抓着钟自羽的肩膀疯了似的质问:“到底为什么?你告诉我为什么?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!!!”

    钟自羽被他吵得有些烦,皱着眉道:“她有岳单笙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魏俦又他妈惊呆了!他一下一下的锤钟自羽的胸口,眼眶泛红:“你是不是傻?你是不是脑子坏了?岳单笙跟你什么关系,跟她什么关系,往好了说,人家算是远房表兄妹,有没有消息又怎样,少你这包银子她就不找人了?要

    你瞎操心,要你瞎花钱,我不管,你给我把银子要回来,要回来!”

    钟自羽不耐烦的推开他,又看了眼墙角的万氏,道:“我出去会儿,你盯着她,盯好了。”

    魏俦泣不成声,哽咽着:“不盯,除非你把银子还我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看了他一眼:“别幼稚了。”随即又补了句:“钱财,身外物。”魏俦“哇”的一下,哭出了声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