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12章 那你还能干什么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香港特马资料大全2018香港开奖历史记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到最后,还是钟自羽又进了一回药材铺。

    进去了一刻钟左右才出来,出来时脸色很不好,但走到柳蔚跟前,他还是点头道:“前面。”

    每个地方都有黑医,这种赤脚大夫也分两种,一种是纯粹的啥也不懂,一种是有点本事,但本事还不足够给人医病看诊的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哪种,干黑医这行当的,多少都有些三教九流的朋友。

    药铺里的掌柜不愿得罪人,尤其是一个县里的,怕说多了被报复。但钟自羽用了点手段,威逼利诱还是问到了,对方说了一个人,马大夫,是东武三巷那边的,这人早年是个乡下大夫,在乡里就给人看过诊,跌打损伤都能看,后来进了县城,混着混着,就混起了见不得

    光的买卖。

    马大夫没有医馆,没有挂牌的大夫若想行医,顶多就是在家里开辟个诊房。有没有病人来看诊,只看人家信不信你。

    柳蔚和钟自羽去的时候,是马大夫的徒弟迎接的,听说是来买药的,小徒弟没有做主,只说师父正在给人看诊,请两位稍等,还上了茶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诊房里出来两个女子,一个面戴薄纱,遮掩了容貌,一个伴随在旁,全程伺候。

    应该是哪家的小丫鬟,陪着自家主子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出来的时候看到堂屋有人,便下意识的低了低头,手牵了牵脸上的薄纱,显然是不想被认出来。

    而柳蔚也注意到,那女子的发髻是妇人的发髻,并非少女的,也就是说,这是个已经嫁了人的少妇。

    前一个客人走了后,小徒弟进诊房通报一声,没一会儿,就出来对两位新客道:“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柳蔚和钟自羽一前一后进去,进去后,两人都有点愣住,因为这位马大夫,竟然是位女大夫。

    瞧着大略四十岁的年纪,梳的是最简单的散髻,看到客人进来,她头也没抬,一边包着手里的药,一边比了下桌前的椅子:“坐。”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那马大夫这才抬起头:“听说二位公子想买药?不知要买什么药?”

    柳蔚眼睛环视了诊房一圈儿,最后稍微压低了点声音,含蓄道:“一些,不好说出口的药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点头,懂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身前的抽屉,拿出一个药包:“伏龙散,三碗水煎成一碗,保准公子精力充沛,虎虎生威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,摇头:“不是这种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顿了下,然后她又懂了:“化春散,就这么一小包,放进酒里一兑就化,药效发挥时,再烈的贞女,也能软成一汪春水。”

    柳蔚还是摇头:“也不是这种。”

    这马大夫就不明白了:“还请公子明示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睑动了动,音色透着随意:“也没什么,家里老鼠为患,为杜绝鼠患,我想买些老鼠药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笑了笑:“老鼠药到处都有卖的,公子没必要到我这儿来,您要的分量,不少吧?”

    柳蔚比划:“这些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,而后,她低下头,继续包着手里的药,声音冷了下去:“对不住了,我这铺子小,没那么多存货。”

    柳蔚身子往前倾了倾,盯着马大夫的眼睛,轻声道:“少夫人让我来买的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包药的动作一顿,抬起头,打量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也很上道,拿出一支发簪,正是从万氏那里拿来,今早还骗过蒋氏的那支。

    柳蔚其实没什么把握,整个西进县的黑医绝对不止这一个,但这里离东武街最近,所以她赌了一把。

    马大夫看着那支发簪,定睛一会儿,又低下头:“对不住,我不懂公子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回的语气,却比之前软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柳蔚明白了,她将刚刚从魏俦那儿抢来的银袋子拿出来,豪气的拍在桌上,低低的道:“今晚之前要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脸上终于再度露出笑容,她伸手将银袋子包住,掂了掂分量,满意的放进抽屉里,还热情的问:“少夫人这回,可有合适人选?”

    柳蔚立马听出这话里的内容,她眼珠一转,叹息一声:“少夫人吩咐我去找,可这西进县我也不熟,不知,马大夫可有相熟的?放心,人若是好用,介绍费,也是少不了您的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后了,她道:“我这里倒是还有几个人选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翻开一个册子,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不清那册子里写的什么,而在马大夫翻找的时候,她也随口提醒:“像张麻子那种就很好,方便,直接,没有后患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点点头,册子停在其中一页,她道:“洪三。”说着,她把册子那页撕下来,直接递给了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页纸,纸上写了洪三的名字,还有他家人口,他的住址等等。

    将纸折叠起来,放进口袋,柳蔚站起身来:“那我就先走了,今晚之前,老鼠药。”

    马大夫也站起来送她:“放心,一定。”

    出了马大夫的小院儿后,钟自羽不禁好奇起来:“那包银子,你还真给她了?”

    柳蔚心里也隐隐作疼:“权当放在她那儿的,里头是六百三十二两五钱九文,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问:“不抓她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,一边往前走,一边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抓回去也定不了万氏的罪,还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鼠药?”

    “今晚你来拿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脸色沉了沉,不太高兴的样子:“你不要总让我跑腿。”

    柳蔚嗤了声,扭头看着他的脸,反问:“那你还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钟自羽噎了,卡了一下壳,才问:“现在去哪儿?”

    柳蔚懒洋洋的模样:“文喜街三号巷。”

    文喜街三号巷,以前也叫苏家巷,只因这条巷,在十多年前,是属于苏地主家的。

    随着苏地主被抄家入狱,这条街被衙门收回,之后辗转,又卖给了一个京城商人,再然后,这里就成了文喜街,成了一条暗藏春色,销金腐骨的……那种街。

    柳蔚鼓励的拍拍钟自羽的肩:“一会儿就到你发挥了,不要给我丢脸。”并不知道文喜街是什么意思的钟自羽:“??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