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15章 花生都剥两篓子了,满脸嫌弃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另版凤凰马经黄大仙最准的六肖王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从华萃阁出来后,下一站,也就是最后一站,苏家祖宅。

    柳蔚此番出行的目的很明确——万氏。

    她需要知道万氏是通过什么方式,杀害的孙君,也需要知道万氏多年前,是否真的杀过红粉。

    红粉是孙桐和万氏所害,这个说辞是李宽说的,蒋氏没有否认,所以,蒋氏也是个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通过苏家,延伸到蒋氏、红粉、再到万氏,这是个过程,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苏家祖宅时隔多年,早已改朝换代,十年间,这里换过三个主人,柳蔚特地在衙门看过西进县地志册,她知道搬得最快的一家,甚至只住了三个月。

    有人说,苏家祖宅不吉利,里面死过人,所以整个宅子都鬼气森森,住进去的人,就算大好的身子,也要被磋磨萧瑟。

    这个所谓的死人,说的是苏夫人,在苏地主入牢几日丧命后,苏夫人便在府中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苏夫人是有病的,早年便身子孱弱,生了个女儿后,更是落下了病根,苏地主与夫人伉俪情深,听说两人是青梅竹马,关系说是夫妻,又远胜夫妻。

    若非为了后继香火,苏地主应当是不愿纳妾的,而苏夫人在苏家遇难后,病情加重,又得知相公在牢中身亡,她跟着走,实则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但就因为她是在祖宅里去的,所以瞎编乱造的流言,便将整个苏宅都污蔑了。

    苏宅是否有鬼不得而知,但人世间,哪里又是没死过人的?

    如今的苏家,是有人居住,这家人姓蓝,是个书香门第。

    去敲门的还是钟自羽,他文质彬彬,偏还用了张书生脸,来开门的小厮一看到他,便问道:“公子可是我家少爷书院的同窗?”

    钟自羽愣了一下,把先前的说辞咽回肚子,自然而然的道:“在下姓钟,正是来找蓝公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钟公子。”小厮礼貌的鞠了一躬,便毫无生疑的将他请进去。

    到了大堂稍等片刻,那小厮便去请了所谓的蓝公子出来。

    这蓝公子身形消瘦,面容普通,眉宇间还染着病态,看到堂上陌生的钟自羽,他先顿了顿,而后自嘲似的问:“这位公子可是老师今年收的门生?”

    钟自羽都不用想借口,理所应当的默认着。那蓝公子叹息一声:“那便劳烦公子回去同老师说一声,蓝某愧对老师,我这身子,今年的科举,必然是赶不及了,老师多年教导,学生却让他接连失望……实在……实在……咳咳……”说到这里,那蓝公子

    脸色涨红起来,猛烈咳嗽。旁边的小厮立刻给他顺气,同时抱歉的看着钟自羽,道:“这几日书院已有好几位公子来劝了,可我家少爷这身子,必然是受不住颠簸,要想入京赴考,周居劳顿,便是他受得住,老爷夫人也是不会允的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大概明白了点情况,他眉目转了一下,扶着蓝公子,让他坐下。

    蓝公子坐下后,喝了口茶,茶水刚入口,喉咙已涌出一阵腥甜,小厮慌乱不已,忙催促下人去请大夫,接下来便是一阵兵荒马乱。

    钟自羽扶着蓝公子的时候便给他探了个脉,钟自羽不习医,但习武之人,对脉搏生息总有了解,一个探脉,结果很快就有了。

    积劳成疾,肺气累郁。

    很小的肺病,不需要柳蔚,光是魏俦就能三两下给他治好,钟自羽不通医术,但他与魏俦多年交情,耳濡目染,对药材方面,总有涉猎。

    没多久大夫便来了,此时蓝老爷与蓝夫人也赶回来了,钟自羽这个外人被挤到了最后面,而来的大夫给蓝公子诊脉之后,叹息着道:“还是那么回事,我先开个方子,让蓝公子先服着。”

    那大夫写药方的时候,钟自羽走过去看了看,一看就笑了。

    不是暗暗地笑,是明摆着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个笑,终于让晚归的蓝家二老注意到府内还有个外人。

    小厮立刻介绍,说这位钟公子是少爷书院的同窗,来劝少爷进京赴考的。

    蓝老爷有些生气,板着脸道:“我儿不会往京,公子请吧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不急着走,反倒是抽过那大夫写的药方,点着上面的两味药道:“吕梗与大会子,这两位药,若在下记得不错,是互生相克,抵肺润肾的。”

    那大夫眼底闪过一丝慌乱,而后站起来道:“你,你说什么?”钟自羽嘲弄的看着他,勾着唇瓣:“这蓝家是给了你多少诊金,让你这么舍不得?挺小的毛病让你这庸医给一拖再拖,一延再延,还弄些相生相克的药来助长病气,你可知这样,久而久之,会将病人的命都

    磨掉?”

    蓝夫人率先反应过来,惊愕的问:“这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钟自羽看向她:“这药方有问题,这大夫也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而那大夫此刻已是满头大汗,面对钟自羽自信满满的拆穿,他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,只僵硬的颤栗着,如何也镇定不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,蓝老爷脸色大变,当即吩咐:“报官!”

    听了指令的家丁立刻三三两两的将那大夫抓起来,同时有人麻利的跑去报官。

    大堂内稍稍安静下来,蓝夫人已是泪流满脸的捧着蓝公子苍白昏迷的脸,蓝老爷倒是够沉稳,他看着钟自羽,朝他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钟自羽摇头,只说:“既是拖延科举的大病,自该多找些大夫诊诊,哪可一个大夫的话就信了。”

    蓝老爷脸上有些尴尬:“我们蓝家并非西进县人,是前年才搬迁而来,一开始听闻是蓝家求医,一些大夫,都闭门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钟自羽稍稍一想便明白了,苏家闹鬼的传闻,看来是真的深入人心了。

    因为揭穿了庸医骗钱,钟自羽被蓝家奉若上宾,等到他离开蓝家时,已经是两个时辰后了。

    而这回,他同样收获丰富。

    柳蔚在蓝宅对面的小茶楼听说书,听得花生都剥了两篓子了,才看到钟自羽出来。

    她脸色不好,觉得钟自羽效率太低了,满脸嫌弃,但很快,钟自羽就给了她一个大惊喜。

    “但凡有年岁的宅子,都有宅谱,苏家的老宅虽说更替多次,但宅谱却是留着,蓝家已将宅谱借与了我,同时蓝老爷答应,只要我愿意,随时可去蓝家做客,宅中大小院落,我也都可参观。”

    这回柳蔚是真的对钟自羽刮目相看了,她又开始掏袖袋,找花生糖。钟自羽却提前一步,板着脸拒绝:“不吃糖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