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19章 幸亏万氏让柳蔚藏了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平码固定的公式规律彩票官网下载手机版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腐臭的大牢里,宋县令便这么跪着,哆哆嗦嗦的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,他说的非常晦涩,提到一些疑点时,更是一语带过。

    可他身边有个“知晓真相”的柳仵作,因此他每每含糊其辞,柳蔚都能将他揭穿,到最后,他已经不用说了,全是柳蔚在说。

    宋县令很绝望,像条死鱼一样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柳蔚发现这位比宋县令官职更大的大人似乎是个清官,他意在调查事实,并不打算因为万氏的身份而包庇纵容。柳蔚说了很多,黑医贩子那里更是侃侃而谈,尤其是那黑医贩子不光卖毒药,还卖当地一些地痞流氓的联系方式,那些地痞流氓都是从根就坏透的人,平日做些下九流的事,只要给钱,就是杀人他们也干。

    柳蔚的信息很重要,而她越是表现得刚正不阿、大义凛然,就越是衬得宋县令的权欲熏心、唯利是图,到最后,庄检察吏已经不听宋县令的话了,他跟柳蔚私谈起来。

    蒋氏那边自然也去了,之前的几日,柳蔚日日来大牢,她从精神层面早已瓦解了蒋氏,暗不见天日的牢房,明明白白的死罪,还有一些苏家的旧事,这些都是击溃蒋氏的武器。现在的蒋氏,早已不是之前堂上的张牙舞爪,她变得低落、疯狂、绝望,这种绝望的蔓延,不受控制的激发了她的仇恨,不管以前的目的是什么,不管以前有多少城府心机,现在她明确的知道,她要死了

    ,而她的仇人,却还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,她本性就是个自私的人,她死也要拖上别人下水。

    她要让万氏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根本不需要柳蔚引导,现在的蒋氏处在崩溃边缘,庄检察吏问什么,她就说什么,句句泣血,一会儿说到红粉,一会儿说到孙君,说到孙君时她哭,说到红粉时她哭得更严重。

    庄检察吏有些惊讶,因为听起来,这只是对同父异母,还多年未见的姐妹,没想到感情居然这么深。

    柳蔚适时的为他解惑:“她不过是哭自己罢了,她认为,若是苏家没有遭难,她的人生,红粉姑娘的人生,都不会是悲剧。”提到了苏家,庄检察吏难免就要问一句:“这苏家当年,究竟出了何事?”毕竟,苏家的遇难,似乎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,苏家若是还在,苏怀欣不会落入青楼,蒋氏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子,就算苏家的事

    不是这次案件的主因,但细想起来,依旧令人唏嘘。

    庄检察吏真就是随口问了一句,他没想到,这会揭发另一桩大事,一件,比亭江州府尹包庇亲女、草菅人命、为祸百姓更严重的大事。

    苏家的事版本很多,柳蔚挑了一个最普通的说了,说完却笑了。

    庄检察吏狐疑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摇摇头,道:“小民只是觉得,不实的流言蜚语,有时候真的能杀人于无形。”

    庄检察吏皱眉:“不实?”

    柳蔚垂了垂首:“苏家的过去很复杂,大家都说苏地主当年是因为舍不得京郊外的那两块地,才惹怒京中奸商,被设计陷害,最后搭上性命,可小民特意去查过,京城里,没有哪家富商,是姓罗的。”

    罗是个大姓,至少在仙燕国,姓罗的人很多,可再多也只是平民,地位上升到一定程度的人里,罗姓却是没有。

    事实上,京里有头有脸的商贾就那么几家,而有权有势的豪贵也只有那么几家,这几家个个姓氏不同,背后代表的底蕴也不同。

    柳蔚查了查京中罗氏,目标很简单的锁定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他提起,久居京城的庄检察吏,脑中立刻就想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柳蔚看他两眼,最后摇头:“都是些往事,与此案也无关,说出来徒增大人烦恼,不提也罢。”

    庄检察吏皱眉:“本官让你说你就说,婆婆妈妈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有些犹豫,但顿了一下,还是道了:“小民手上有份宅谱……”

    用旁述的语气,简短的将苏家的旧事提了一遍,柳蔚说得并不细,只大概描述,同时将那罗姓人士着重提了。

    庄检察吏的表情越来越沉,到最后,他已抿着嘴,沉思起来,半晌他问:“你那宅谱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在家中,大人要看?”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等柳蔚将宅谱拿来时,已是半个时辰后,彼时,县衙的书房内,又是另一派情景。庄检察吏高居首位,宋县令与师爷,则小媳妇似的,规规矩矩的跪在堂下,他们小心翼翼,瑟瑟发抖,看堂上那位大人的目光,就像在看阎王爷,柳蔚觉得不管是不是做戏,这两位要哭不哭的表情,都做

    的太精极了,精准得她都忍不住想为他们手动点赞。

    庄检察吏的脸色很不好,大概是趁柳蔚不在的半个时辰又审问了一遭,而结果,当然是显而易见,现在看到柳蔚回来,他迫不及待伸出手。

    柳蔚恭敬的将宅谱送上,随着确实无误的在宅谱上看到罗氏的那三个名字,庄检察吏重喘一声,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会在偏远临江的一个小县城里,发现那位爷的行迹,更没想到,那位爷当年所做的一件事,会延续到今天,会在这十年内,造成前前后后十数条人命死亡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这罗宅当初,住的何人?”庄检察吏试探性的问了一句,这个柳仵作能将万氏勾结黑医、买凶杀人的线索都查到,难保她不会查到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柳蔚敛下眉宇:“据说,当初罗宅,根本没人住过。”

    庄检察吏眯了眯眼:“没人住过?这里不是写着,住了五年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应当只是登了记,人,却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庄检察吏停顿一下,似乎在揣测她说的话是否属实,半晌,他点头,将宅谱阖上,道:“这本宅谱,先放在本官这里,等万氏案情了结,本官自会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恭敬的应下,没有半点意见。

    这一日,基本上就是柳蔚、宋县令、师爷三人,以大相迳庭的方式,做着同一件事——告诉庄检察吏真相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前,庄检察吏也终于了解了“真相”,他没打算息事宁人,他定了,蒋氏的二审,在三日后,届时,他要见到万氏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的认定万氏的失踪,是宋县令为了包庇她而将她藏起来,他也不揭穿,就直点着宋县令,要他三日后必须把人带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幸亏万氏让柳蔚藏了,要她真跑了,跑回亭江州了,宋县令挖地三尺给他找人去?

    而这日的深夜,回到暂居的驿馆后,庄检察吏没有睡下,他书了两封信,连夜派人送往京城。

    一封,送往巡按府,汇报上头。另一封,则是送到了一个莫名的地址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