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22章 当官为民,不能只是说说而已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买马最近开奖结果最准特马网站免费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庄检察吏,全名庄常,在巡按府各类油盐不进、明镜高悬的牛鬼蛇神中,庄常是最和蔼的,他喜欢笑,对很多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为人和睦,也容易说话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监察,各州府的府尹最愿意接待的就是庄常。

    可大概是他近几年真的太温和了,致使许多人忘记了,年轻时候的他,也是个让各地贪官们不寒而栗的煞星。

    庄常以前不是巡按府的,刚科举出来那年,他被下派到乐州岚泉县,任县令一职,乐州在天阳江的左岸,与白山洲遥江对立,二者刚好横跨整个天阳江。

    而就因为乐州离京城远到天边,这边就藏了许多狰狞的污垢。

    庄常任职的第一年,他在没有通报,不向上反映的情况下,把乐州府台的亲娘舅腰斩了。

    在县衙斩的,他亲自操的刀,血溅三尺。事情的起因,是因为他查到,那位府台大人的亲娘舅,利用职权,与县内数家医馆勾结,他们在当地井水中投毒,致使百姓病痛连绵,最后在去求医的过程中,他们对馆内女病患或是身段好的男病患,甚

    至孩童进行迷晕等各种钳制,而在病人丧失意识后,将他们带到馆后的附院,那里有早就交了钱的嫖客,他们挑选性的对屋内那些赤身光裸,不谙世事的身体进行凌辱。

    而让人惊讶的是,在庄常进入岚泉县前,这种情况,这种将百姓当做玩物践踏的情况,已经长达三年之久。

    期间不知有多少人遇害,也不知有多少受害者自杀。

    而同时,乐州府尹,与岚泉县原县令也在那三年中敛财无数。

    岚泉县原县令之前就是被其中一位遭到奸污的女病患家人杀害的,而因为他的死亡,才迎来了庄常的任职。

    庄常当初正值年少,在愤怒与冲击的双重刺激下,他近乎丧失理智,于是,他夺了衙役的刀,横腰斩杀,直接把那位府尹娘舅给结果了。

    然后,是以此类推的几位医馆主事。

    那天的朝堂,静若寒蝉,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而庄常,一战成名,在他被怒不可遏的乐州府尹下判斩首前,京城巡按府的人,闻讯赶来,他们救下了庄常,彻查了岚泉县,而那之后,庄常进入了巡按府,一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万重从不敢小看这位巡按府的老油条,比起当初的初出茅庐,现在的庄检察吏,已是只人见人笑的老狐狸了,他更懂得为人处世了,更懂得迂回战斗了,当然,他也更难缠了。

    或许很多人觉得他不难缠,那是因为你没犯在他手上,一旦犯了,他不止要让你死,他要让你全家都死,更甚的,他一来劲,还连你祖坟都会挖。

    万重收起了浑身煞气,他谨慎的朝庄常行了礼,心里却已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姐姐的失踪,检察吏的到来,这个西进县发生了什么?与他们万家,又有没有关系?

    “万督令?”庄常唤回了失神的万重。

    万重立马看向他,硬挤出一丝笑:“不知会在此处遇见大人,下官还当,大人已从白山洲离去。”孙家很早以前就传信到了亭江州,万家早就知道万茹雪失踪,可他们没有轻举妄动的过来,正是因为,他们收到消息,白山洲不日会迎来检察吏督监,日程大概会在五天左右,万重是算好了时间过来的,

    但没想到,还是碰上了。

    “顺路过来看看,这西进县倒是人杰地灵。”庄常笑着说,眼睛还往宋县令身上瞥了一下,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宋县令吓得后背都湿了,却只能讨好的干笑着。

    因为庄常绊住了万重,他甚至提出时辰还早,要与万重喝一杯,两人离开后,宋县令不敢再耽误,立刻马不停蹄的带人去往码头。

    其实到现在宋县令都是慌的,万重的到来是他没想到的,如果万重在,那明日的开审,还会顺利吗?

    但想到庄检察吏最后的那个眼神,那个,像是洞悉一切的眼神,他又无端的涨了些信心?

    算了,反正天塌下来有庄检察吏和柳姑娘顶着,他什么都不管了。

    秉持着不管不顾,就一颗傻大胆的心,宋县令带走了万氏。

    彼时的万氏刚被钟自羽喂了药,确保她在被运输的过程中不会醒来,宋县令带走得很顺畅,他把万氏安置在了提前就备好的安全房里。

    这夜庄常与万重到底发生了什么,宋县令不知道了,但第二日一早,他亲自跑到了客栈,去找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昨晚睡得美滋滋的,今个儿起来还精神饱满,看到宋县令竟带着人在楼下等她,她愣了下,下去就问:“出事了?”

    这话可谓是一矢中的,宋县令急忙把昨夜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了一会儿,简单梳洗完,连招呼也没打,便与宋县令离开了。

    去衙门的路上,宋县令一直在说,柳蔚一直在听。

    关于万重的传闻,关于他在亭江州的身份,还有关于他同万府尹的关系。

    宋县令越说越害怕,最后是柳蔚安抚住他,反问道:“那庄检察吏呢?”

    宋县令一顿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巡按府只出清官,这庄检察吏也是个清廉的好官,但从他能准确无误的出现,带走万重这点,就足以说明,他不止我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,他的传闻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宋县令想了想,对于当初的腰斩事件也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等他说完,柳蔚的脸上已露出了笑,她点头,自信的道:“那就无须担心了,今日该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还是害怕:“但是万重……”“宋县令。”柳蔚打断他,郑重的对他道:“这个世界的黑暗面,我见到过很多,我不希望有哪怕一个坏人,是被包庇,被隐藏,被保护的。你或许会说,岚泉县长达三年的遭遇只是个小概率事件,这个世界远没有那么恐怖,但我告诉你,有的地方就是这么恐怖,就是发生了这种事,这是你看到的知道的,那些你没看到的你不知道的呢?善良限制了你的想象力,但人间的恶魔,就是绵延不绝,律法的意义,是维护正义,而大多数官员缺乏的,就是整治罪恶的勇气,就是惩奸除恶的动力。那位庄检察吏,当年做到了,我相信他现在也会做到第二次,这是他的本性,好人对罪恶的不容忍,是过多少年都不会变

    的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直直的看着她,柳蔚的话说的很快,很愤怒,当她把一整段话说完后,他突然就有种醍醐灌顶的热血正义感。好像“当官为民”这四个字,真的不能只是说说而已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