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35章 一家之主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www11109香港码会资料四不像神兽简介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这个人像个教书先生,胜过像个刺客。

    岳单笙扣着那人的肩,能感受到掌下的人肩骨很薄,人很瘦。

    他拉过那人的手臂探了探,半晌,拧眉回头:“内息平静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挑挑眉,倚在门旁,含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岳单笙解释:“没有武功的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愣了愣,往前走了两步,走到那刺客面前,将人上下打量一番,又抬手,捏着那人的下巴,左右看看。

    那刺客似有不悦,脸色深沉的挣开他的手,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千孟尧笑起来:“脾气还不小。”说着又看向岳单笙:“确定?”

    岳单笙一板一眼的:“不会看错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突然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,他握着那匕首,直接刺向刺客的小腹部位。

    刺客眼眉一闪,侧身去躲,同时控制不住的伸手,反手捏住了千孟尧的手腕。

    钟自羽以前是习武的,受了伤,生生破了丹田,无法再凝聚内力,但光论招式,他还是会的。

    三脚猫的功夫,使不出大劲儿,但对付眼前这个一丝武艺都没有,纯粹是个绣花枕头的娇王爷已经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钟自羽捏住千孟尧的脉门,瞳孔一缩,已经用力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千孟尧感受到他的杀气,想往后挣扎,同时看向岳单笙:“这叫没武功?”

    岳单笙轻而易举的钳住钟自羽的手腕,也不管人疼不疼,把那手腕往后一掰,差点给人掰断。

    钟自羽吃疼之下放了千孟尧,千孟尧赶紧躲到岳单笙背后,还把手伸出来,杵到岳单笙眼皮底下给他看:“红了!”

    岳单笙嫌碍眼,挡住自己视线了,抬手把他的手腕握住,在那脉门的地方揉了两下,蕴含了内力,力道很热,只两下,千孟尧已经没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他把手收回来,还有点稀奇,活动了一下手骨,发现真的好了,不觉又笑了:“有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钟自羽就这么看着两人你来我往,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岳单笙不认识他了,因为换了一张脸,重伤后身体消瘦,乍看起来完全像变了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但柳蔚能一看认出来,连柳蔚都认得出……

    钟自羽不知自己想怎么样,他是希望岳单笙认出来?还是认不出来?他很模糊,自己也没个定数,只是有些气恼的看着他,又有些暴戾的看着那个王爷。

    “花架子,伤不了你性命。”岳单笙平淡的道,说完,看到地上丢着一捆金线。

    钟自羽立马弯腰去捡,刚捡起来,就被岳单笙夺过来,盘在手指上绕了绕,眯着眼说:“这个倒是能伤人,往脖子上一绕,头能被割下来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把那金丝拿过来看,看了会儿,又笑着丢开:“铜的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拿在手里,这也算武器,他不可能交回凶手手里。

    这个刺客算是毫无收获,有点花架子拳脚功夫,但靠他一个人想夺堂堂汝降王的性命,根本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千孟尧乐了:“到底是谁弄这么个玩意儿对付我?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?”

    “玩意儿”这个词,侮辱意味太重。

    钟自羽已经皱起眉,若说假装行刺,不过是想以最方便的方式混进李宅,那现在眼前这个人,真的是让他非杀不可了。

    有机会,他一定会杀了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抓错人了。”片刻之后,还是钟自羽先说话,压着嗓子,是在解释:“我从府外路过,被你们的人抓住,污蔑我是刺客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嘴角含笑,眼底闪着厌恶和不屑,根本不听他的狡辩。

    钟自羽看他不信,就看向岳单笙,咽了咽唾沫,似乎有点紧张,这回他没有压嗓子,用完整的声音说:“我只是个待考秀才,并不认识你们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看着他,两人四目相对,钟自羽是期待着,岳单笙却只是表情平平,眉眼连触动一下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认出来,哪怕钟自羽用了他原本的声音。

    也是,两人自从岳重茗死后,就再没联系过,直到岳单笙杀钟自羽那回,当时他们也没说多少话,这么多年过去了,怎么可能还记得对方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然,钟自羽是记得的,岳单笙却显然一点印象没有。

    紧紧的握了握拳,钟自羽算是知道魏俦骂自己的话有多正确了,到现在,还记着这份兄弟情的,只有他一个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从宋县令那儿离开后,回了租赁的宅子。

    回去就把钟自羽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容棱表现的平静极了:“所以?”

    柳蔚知道他讨厌钟自羽,道:“我没想救他,不过我想知道,汝降王旁边那个,是不是岳单笙。”

    小黎在边上喂李玉儿吃饭,闻言直接道:“让珍珠去看看不就是了,珍珠呢?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珍珠和咕咕已经不是家养鸟了,十天半个月没见过它们一面了,它们已经是野鸟了,找都找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小黎犹豫的嘟哝:“那我去?我是小孩子,容易蒙混过关。”他还是很了解自己的优势的。

    李玉儿这时也不知他们在说什么,就瞎举手:“我我我,去去去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把她手按下来,又正了正她衣领上的小围兜,道:“吃饭的时候不要乱动,怎么比丑丑还漏嘴。”李玉儿以前是没饭吃,现在跟着小黎,已经天天吃饱穿暖了,吃好了就不会太珍惜粮食,也就暴露了傻子的特质,比如吃饭老漏嘴,人痴痴呆呆,有时候这一刻的事,下一刻就忘了,看起来浑浑噩噩,稀

    里糊涂。

    李玉儿挺喜欢自己的围兜兜的,高兴的把围兜揪了揪,又张嘴,吃下小黎喂过来的一勺米饭带肉片。

    柳蔚其实有办法混进李宅,但她特地跟容棱提了一下,还说不是为了钟自羽,就是想趁容棱反对前,先给自己找个借口。

    但容棱哪是那么好糊弄的,他眼皮抬了抬,就知道柳蔚打什么鬼主意,于是冷漠的说:“若是,迟早会见。不是,也无须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不赞同去李宅找岳单笙,至于钟自羽的事儿,更是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柳蔚有点不乐意,她的姿态已经这么低了,之前容棱身子不好,她是哄着宠着捧着疼着,现在人能吃能喝,能跑能跳了,就开始压制她了。

    软的不行就来硬的,柳蔚筷子一丢:“明日我就去,若是岳单笙,也好问问当时的情况,至于钟自羽,掺上那个不明不白的王爷也是个麻烦事,我把他带出来,有什么事私下说。”

    容棱蹙眉,眼底凛着寒光。

    柳蔚已经起身,道:“今晚我睡别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底的寒光刹那间烟消云散,他沉默下来,半晌才开口:“先用饭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坐下来,闷声捡起筷子,也不怎么吃。

    容棱就给她夹菜,但柳蔚不领情,夹就给扔出来,如此一来,容棱也不夹了,放下筷子,声音浅淡:“你拿捏好分寸。”

    这是松口了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不拧了,嘴角露出一丝笑,算是用事实证明了自己一家之主的具体地位。容棱看着她嚣张的笑,牙齿不露声色的磨了磨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