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36章 这是不正常的,就拿容棱来说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云顶yd22优德w88app登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既然决定了,那就事不宜迟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柳蔚就行动了,没跟李由说,也不打算惊动其他人,单靠她自己的本事,要进入这样的府宅,是轻而易举的。

    因为闹过刺客,李宅的防守比昨日更严格了,柳蔚从后院的外墙翻进去,就正好与一队巡逻卫兵相遇。

    她闪身躲进了附近的建筑阴影处,巡逻兵没发现她,从她身边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李宅并不大,但因为巡逻的人太多,柳蔚躲躲闪闪,耽误了不少时间,直到一刻钟后,她才抵达汝降王居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趴在房檐上,她静听下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屋里有人,还不止一个,他们在对话,但因为砖瓦累叠,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,只知道他们似乎在争执。

    柳蔚从房檐的前面蹭到后面,沿着墙体往下滑,借着一棵大树的遮掩,凑到了天窗边,从天窗往里面看。

    屋里有四个人,汝降王坐在内堂的圈椅上,低垂着头,正在摆弄着手里的宝石匕首。

    他的面前站了三个侍卫模样的男子,三人似乎在吵架,吵得青筋勃发,暴跳如雷。柳蔚听了一会儿,才听懂他们是在吵府邸防卫的事,三个首将,领着三队人马,其中一队跟着汝降王进驻李宅,另外两队人被安置在了别处,但现在,汝降王遇刺了,考虑到之后或许还有危险,或者之前

    逃逸的刺客会去而复返,另外两队的首将提出他们必须也进入李宅,随时保护王爷安全。

    但李宅就这么大,如果三队都要挤进来,那必然是不可能的,现在他们争闹的内容就是,看谁的队伍最后能留下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争论很没意思,汝降王才是主子,他一声令下,要哪队留下,哪队就留下不就得了,但那汝降王愣是一言不发的就坐在那儿,任由三个首领吵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柳蔚再去看那汝降王,就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,表情倦怠,眼神虚无,明显是一副早已不耐烦的模样,但他却什么都没说,硬撑着不耐,继续听三人无意义争执。

    这是不正常的,别人不知道,但就拿容棱来说,同样是王爷,以前容棱出个门,身边带的人可全都以他马首是瞻,有什么需要的,都是直接吩咐安排。

    从来没听说过,主子不发言,主子的人身安全,却要交给下属们自己商量的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自己想的对不对,但一个王爷,出个门儿,身边却带了三队面和心不合的侍卫,这本来就很古怪,她觉得,这汝降王更像是被软禁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带着三队人出行,而是有三个人,分别安排了三队人,在他身边把控他。

    看来很多事,果然不如她设想的那么顺利。

    柳蔚又看了一会儿,发现那三个首将说来说去都是些废话,就不听了,她从大树滑到地下,摸着路,在小院附近慢慢游走。

    钟自羽不在这儿,这是柳蔚观察了半天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钟自羽没回客栈,所以他一定还在李宅,他会在哪儿?僻静的地方?

    还是岳单笙所在的地方?

    应该是第二个,若李宅没有岳单笙,钟自羽不会继续留下,这说明岳单笙的确在这儿,她昨天没看错,但岳单笙是怎么跟汝降王混到一起的?

    李宅西侧的小院里,岳单笙没有睡,他站在长廊下,清浅的月光透过树影铺在地上,将石板地面映衬的支离破碎,他就看着那些破碎的光影,怔怔的发呆。

    老人半夜出来起夜,看到院子里站着个大活人,问:“不睡?”

    岳单笙没回话,只依着墙面,手上捏这个什么东西,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老人去了净房,再回来时,本想错开岳单笙直接回屋,但到门口时,他又停下了,到底还是转头,问岳单笙:“这世上,你最后悔的事,是什么?”

    岳单笙看着老人,对上的就是老人睿智的灰眸。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都能看透,什么都知道的糟老头。

    岳单笙自嘲似的笑笑,慢吞吞的回:“最后悔的,是当年没将我妹妹带走。”

    老人点点头,打了个哈欠:“那就去梦里见见她吧,看她有没有什么话,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皱了皱眉,知道这个所谓的“做梦”不是真的做梦。

    这时老人已经进屋了,关门前又补了一句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深吸口气,反身打开自己房间的房门,进去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柳蔚找到了钟自羽。

    在柴房。

    之所以发现,是因为门口站着四个守兵。

    远远的用暗器击晕了四人,柳蔚凑过去,打开窗户一看,真是钟自羽。

    她大手大脚的进去,惊醒了浅眠的男人。

    钟自羽先是很激动,看着窗口翻进来一个黑色的身影,他的嘴角翘起了笑,然后月光映照,他看到了那身影的主人……

    柳蔚确定了外面没人,便看着钟自羽道:“你怎么被抓起来了?哎,不管了,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脸上的喜色瞬间烟消云散,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柳蔚,默默的又躺回柴堆里,说:“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,走近了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钟自羽闭上眼睛,头也没抬:“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柳蔚气笑了,自己忙活了一晚上,难道是多管闲事?

    她正想说点什么,就看到钟自羽脸上挂了彩,嘴角和眼角都破了,她问:“你真不走?”

    钟自羽不回了,翻了个身,假装睡着了。

    柳蔚彻底火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伸手直接往人头发上一扯,钟自羽没防备,让柳蔚抓了个正着,然后柳蔚就揪着他头发,把他整个人提起来。

    钟自羽急忙推她的手:“你干什么?疼疼疼,我不走……妈的,疼疼疼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懒得管他同不同意,像拖死狗似的,拖着钟自羽头发就把他往大门外拉。

    钟自羽也来气了,竟然大吼起来:“有刺客,有刺客!”

    “靠!”柳蔚骂了句脏话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钟自羽趁她发愣,忙护住自己的头,往后退了几步,踉踉跄跄的坐在柴堆里,抱着脑袋控诉:“我不走,我不走,没人让你来找我,我不走!”

    远远的似乎有侍卫被惊动了,大批脚步声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柳蔚深吸口气,压着气问:“你见着岳单笙了?”

    钟自羽捏了捏手指,片刻道:“赶紧走吧,来了不少人。”柳蔚骂了句:“c!”骂完还是赶紧飞上了墙,踩着屋顶,蹭蹭蹭的往外逃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