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39章 容公子你脾气不太好啊你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2018六开开奖记录2018年香港东方经心马报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云楚忙过去,搂着李玉儿的背,耐着性子的哄她:“乖了乖了,不哭了,不哭了,我们去逛街买帽子,给玉儿姐买好多好多顶帽子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不乐意,眼睛还是盯着容棱手里的帽子,但李玉儿又怕容棱,最后无可奈何下,她只能闷闷的把脸埋进云楚的脖子里,跟她撒娇。

    云楚忙拍着她的头,把她往后院带,直到两人走远,云觅才松了口气,过来跟容大哥说:“玉儿姐现在是越来越古怪了,以前也没见她喜欢帽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眼自己手里的帽子,是乌纱帽,宋县令是穿着官服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把那帽子递给云觅,云觅接着,顺手扔给宋县令。

    宋县令忙接住,把帽子戴好后,正了正方向,才上前对容棱微微颔首,算是道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平民百姓面前,宋县令还是会保持官威的。

    可惜容棱不是平民百姓,他也没有回礼,转身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云觅像条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后面,见两人快消失了,宋县令又忙追上去,问道:“公子可是小灵童的父亲?”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,云觅迷之得意的替他回答了:“对,容大哥就是我小黎弟弟的父亲,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说完一遍,云觅又顿住,容大哥,小黎弟弟,这辈分,好像有点奇怪?

    不过不管了,能套近乎就行!

    宋县令脸上扬起一丝惊喜,随即他快步上前,对待容棱的姿态变得小心起来:“若是小灵童的父亲,那便是柳姑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相公。”这回容棱自己回答了。

    宋县令脸上顿时笑出了花:“不知公子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容棱眉目严峻的瞧着他,淡淡的回:“容棱。”“原来是容公子啊!”宋县令周身都舒展开了,整个人突然变得游刃有余起来:“容公子想必也知晓,柳姑娘日前为我西进县衙门立了一项大功,今个儿呢,本官便是来嘉奖她的,只是柳姑娘不在,那这嘉奖

    小礼,本官想来,交给容公子,应当也是可以的?”

    容棱隐约听柳蔚提过,西进县的宋县令是个抠门的父母官,铁公鸡,嗜钱如命,见钱眼开,这样的人,还能送礼给别人?

    容棱不动声色,淡淡的“恩”了声。

    宋县令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,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,郑重的递给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随手拿过来,解开一看,面无表情的问:“嘉奖信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宋县令一脸正气的道:“本官亲自写的!下面还有京城巡按府检察吏庄常,庄大人的亲笔落款!柳姑娘立的功劳,庄大人也是看在眼里啊!”

    容棱将那嘉奖信卷起来,背在身后:“好,我会交给她。”说完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宋县令又忙给他拦住:“稍等片刻,稍等片刻,本官还有些话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容棱又停下来,看着他。宋县令咳了一声,幽幽的道:“是这样的,柳姑娘日前为我们西进县立的汗马功劳,我们整个衙门都是铭记于心的,碎尸案、分尸案、抛尸案,如此残忍的手法,如此灭绝人性的屠害,是柳姑娘带领我们找

    到真相,是柳姑娘带领我们抓捕真凶的!柳姑娘是那些枉死的冤魂的恩人,她是伟大的,是不朽的,是值得我们敬畏以及钦佩的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打断他:“这些嘉奖信里都写了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摆摆手:“还有还有,听本官说完。”

    容棱耐着性子继续听。

    宋县令终于说到正题了:“但是,用心险恶的嫌犯是不会跟我们讲人情的,柳姑娘为我们西进县衙门做了很多,奸诈的嫌犯们也看在眼里的,现在,她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容棱挑了挑眉:“哦?如何危险?”宋县令叹了口气:“想必你们也收到消息了,亭江州前任府尹万立,已被带往西进县受审,他人现在就在我们县衙门里,而他也不是一个人来的,巡按府的庄大人与本官都相信,万立此番是有备而来,他想做什么,我们暂时不知,但必然不是好事,而一旦他成功,当初参与抓捕他们父女的一干人等,都不会有好下场,其中,作为抓捕万氏主力的柳姑娘,更性命堪忧,岌岌可危。容公子,本官想,你也不希

    望你的娘子,你的儿子以身涉险,身陷囹吾吧?”不得不说,宋县令散布恐怖信息,制造恐怖气氛的能力是一等一的,他知道自己这套说辞骗不了柳蔚,因为柳蔚比他精明太多了,所以在知道柳姑娘的相公就在他面前时,他整个人都振奋了,他觉得他可

    以骗柳姑娘的相公,只要现在就把事情说定,就算事后柳姑娘找他们要钱,他也可以抵死不认,毕竟,当初你相公可没说什么钱的事。

    宋县令想得很好,他很有商业头脑,算计钱的方面,没人能比他厉害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很有信心!

    但是,他错估了对手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忘了句老话,那句话叫做——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    于是,容棱就道了:“两千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脸上的笑容直接凝固,他失神的看着容棱,愣了好一会儿,才后知后觉的问:“什,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眉目清冷,语气凉薄:“两千两白银,要她帮忙的话,至少这个价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抿了抿嘴,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然后他笑了,笑的有些尴尬,最后,他摆摆手,强作镇定道:“容公子你可能没听明白,本官的意思是,柳姑娘和小灵童可能会有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危险。”容棱一脸淡定:“有我在,没人伤得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摇头:“容公子,你听本官说,万立吧,就是万茹雪的爹,他是亭江州府尹,他身份很高,朝中又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容,容公子,你不能这样,你好好想想,那个万立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千两,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我们慢慢说,你不要激动,容公子你脾气不太好啊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容,容……呵呵呵呵,容公子,容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万两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尘埃落定。轰隆一声,宋县令仿佛他听到了自己原地爆炸的声音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