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42章 庸医容棱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全年天机诗贴吧天下惠泽群社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容大夫,就是这边。”李由一边在前头带路,一边拿小眼神悄悄瞄那个长得异常好看,一瞧就很有气质的大夫。

    又走了两步,他还是忍不住问了:“以前在回春堂,没见过容大夫,王老大夫,是您的老师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朋友。”容大夫清清冷冷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大夫是回春堂的掌柜,李由听说两人是朋友,就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同辈相称,这容大夫看起来年轻,医术应该不差。

    想到那血人方才奄奄一息的模样,李由觉得,若没点手艺,恐怕不是谁都能救活的。

    “就在前面。”李由说了一句,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李由是不知道那血人被带到哪儿的,进门前是管家知会他的,他也是这会儿才知道,原来那个出现在他身后,抱着血人离开的冷面男子是住在以前李宽那间院子。

    整个李宅若细分下来,最好的自然是李大官人夫妇的院子,其次便是李宽的院子,最后才是李由的院子。

    能住李宽的院子,那人的身份应当也不低吧。

    心里胡思乱想着,没多久便到了地方,守门的侍卫似乎知道他们的来意,没有阻拦,轻易放行。

    李宽的院子很大,李由四下看了看,看到西侧的小院里似乎有很多人,他便走了过去,探头一看,发现院子里堵满了带刀侍卫,他一下就慌了。

    李由不敢进去了,回头哆哆嗦嗦的想提点那容大夫一声,却见那容大夫面色清冷,提着医箱,便从他身边径直略过。

    “容大夫,你,你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李由喊了一声,突兀的声响,惊动了院子里的人,所有侍卫齐齐回头,其中打头的三个首领侍卫,直接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李由吓得扑通一声跪下,张嘴就喊:“小民李由,见过诸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首领侍卫认了一会儿,认出了李由,又问:“你来这儿做什么?这人又是谁?”

    李由忙禀:“这是回春堂的容大夫,是大人差小民去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什么大夫。”其中一个首领侍卫不悦的嗤了声,直接下令:“回去吧,这儿没人让你医治。”

    李由愣了下,正想再说点什么,那容大夫已凉凉的道了句:“我闻到了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下令的首领侍卫不耐烦了:“让你走就走,少在这儿罗里吧嗦的。”

    李由拉了拉容大夫的袖子,想说好汉不吃眼前亏,赶紧走吧。

    可那容大夫只是挥开他,迈着步,直接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首领侍卫齐齐将他拦住,而他们一动,整个院子内的侍卫全都动了,拔刀出鞘,哗啦一声,银光闪闪。

    李由吓得腿都软了,瘫在地上,动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却见这时,人群里头突然冒出个白发白眉的老头,那老头怀里还抱着个大茶罐子,三分意外,七分愕然的站在那里,整个人上上下下都透着严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容棱最终还是被带进了房间,也见到了那个血人。

    而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,房中另一个人,猛地起身,僵楞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夫?”一脸和煦的汝降王问道。

    容棱先是看着岳单笙,闻言便转首,看向旁边立着的那个清隽男子。

    容棱应了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看看吧,瞧瞧还能否救活。”

    容棱敛着眉上前数步,走到床榻时,与站在床榻边的岳单笙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岳单笙这会儿已经回神了,深吸口气,直接就往外面吼:“再去请个大夫来!”

    容棱蹙了蹙眉,白发老头也不高兴了:“你什么意思?这小子跟他媳妇好上后,就苦习医道,你别小看他,他还给我拔过火罐呢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脸都青了:“现在是性命攸关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虽然久别重逢很高兴,你们师徒重聚也很高兴,但还有个人半死不活躺床上,所以,麻烦给他个真大夫!能救命的那种真大夫!

    容棱没有理会岳单笙,直接就去看床上人的伤势。

    这一看,才发现这人是钟自羽,容棱愣了一下,是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救。

    岳单笙在旁边急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容棱瞥了他一眼:“我以为你巴不得他死。”

    老人在边上偷偷笑: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有些暴躁的加大音量:“我问你能不能救他?”

    容棱的医术是真的菜,懂点皮毛,因为当时习医是为了给柳蔚安胎,所以看的书多半也是妇幼系列,可是要救人,还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,他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今天之前他就在想办法进入李宅,恰好李宅请大夫,他就冒名顶替了,他以为就是治治感冒咳嗽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“能吧。”他自己也拿不准,含糊的应道。

    岳单笙似突然想到什么,问:“你在这儿,那柳蔚也在?我去找她?”

    “她不在。”容棱立刻说,然后想了想,从怀里掏出个瓶子,递给他:“先喂两粒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半信半疑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救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还是不太放心,但也不能让钟自羽就这么干躺着,于是顾念着容棱好歹也属于名医家属的身份,便抖出两粒,喂给了钟自羽。

    喂了之后,半点反应没有。

    容棱想了想,打开医箱,翻了一会儿,又翻出一个瓶子,打开塞子嗅了嗅,味道很香,就又递给岳单笙:“喝半瓶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?”岳单笙问。

    容棱还是那句:“救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一咬牙,又给钟自羽喂了,期间钟自羽咽不下去,他还得仰着头他的头,帮他顺脖子。

    喝完还是半点反应没有。

    所谓知徒莫若师,老人这会儿稍微凑了过去,悄悄问他大徒弟:“这药箱不是你的吧,你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吗?”

    容棱也小声的回:“是参凝浆,我前阵子日日吃,是固本培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人愣了下:“你为何日日吃?”

    容棱脸色难看的道:“海难受伤。”老人脸色变了变,忙抓着徒弟的手探脉,确定没什么大碍后,才松了口气:“看来柳蔚的确与你一起,我看你这脉搏,不止没有半点病后虚弱的颓气,反倒虎猛生劲、生机勃勃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