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53章 我们勤劳能干的小黎呀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无错杀一肖公式彩票中十万交多少税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柳蔚回答不上来,她不是仙燕国人,她对这里的传统,这里的人际,这里的皇帝,都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她想象不到一个皇帝会和他的大臣一起敛财,既然都是皇帝了,那钱对他来说,还有意义?可他的确这么做了,他任命府尹一职,全权把控整个国家每州每县的财政状况,他给予了府尹许多职权,让他们安安心心的为他所用,同时还设立巡按府,让巡按府监督各州府尹是否有阳奉阴违、弄虚作

    假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就像在玩一个游戏,将整个国家玩弄在鼓掌之中。

    青云国那个狗皇帝,都没这么过分过。

    那么再试想一下,如果纪淳冬真的和万立属于合作关系,他们都是为皇帝效力,他们共同制造了一个官银失窃的假象,那么纪淳冬就不可能为了给倪南天出头,去找万氏。

    那么促发万茹雪突然对李老爹下手的原因,就不是纪淳冬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她被绕得有些晕了,原以为出现的线索链,原来与案件并没有关系,却与另一桩高官造假案有关。柳蔚不意外庄常会跟她说这些,因为庄常现在就在调查万立,如果证实万立真的私吞了三百万两,那不管这三百万是否已经到了纪淳冬手上,只要是在万立手上消失的,那这个罪万立就吃定了,是不是黑

    锅,他都要背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万立的案,柳蔚不关心万立如何,她的任务是万茹雪。

    所以绕来绕去,这些事哪怕的确是一件事,也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万茹雪的案子,依旧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“不过。”就在这时,就在柳蔚以为今天一天,一半时间都白忙了时,庄常又说话了:“这些都是传言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向他。

    庄常笑眯眯的:“纪淳冬其人,我两年前在原州见过,他是个很奇怪的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奇怪?”

    “很有义气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义气?也算奇怪?”庄常想到了当年看到的那个画面,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笑:“他养了一匹狼,那狼叫小胖,有一次,那狼上山误中了山贼的捕兽夹,被发现时,军医说除非前腿截断,否则就活不了,纪淳冬他……唔……哭

    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庄常噗嗤一声笑出声来,胖胖的脸蛋,肉一颠一颠的抖:“他哭了,哈哈哈哈,狼都没哭,他哭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庄常笑的停不下来,大概这真的是他的笑点吧,哪怕常人理解不了,但他就是觉得很有趣,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柳蔚不好意思打断他,只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笑完,然后问:“这就是,义气?”

    庄常嘴都没合上,手去擦眼角的笑泪,喘着气说:“还不够义气?都哭了,嘴里还念叨,小胖,是爹爹对不起你,哈哈哈哈,他以为那是他儿子呢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看不下去了,她没办法接受这个样子的庄检查吏,忍不住泼他凉水:“你有没有想过,他那句小胖不是叫狼,是在叫你,他在讽刺你胖,还占你便宜,自称是你爹。”

    庄常:“………”柳蔚高兴了,嘴角翘得高高的:“那庄大人,在你看来,纪淳冬和倪南天的关系究竟好不好?你说他讲义气,万重也说,那两年纪淳冬和倪南天关系非常好,称兄道弟的地步,那如果他真那么有义气,那三

    百万两又的确与他无关,他会不会为了倪南天的死,与万家对上呢?”

    庄常没回答,他觉得柳蔚刚才骂了他一顿,但他不知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柳蔚就很有耐心的看着他,样子从头到尾都非常纯真。

    庄常拧着眉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没拿出柳蔚真的骂了他的石锤,他只能闷声闷气的道:“你若是真对他好奇,大可亲自问问他,据我所知,他稍后会来西进县。”

    柳蔚抬眉:“来西进县?”

    庄常“嗯”了声:“他应该同原州府尹一道来,万立这个乐子……许多人都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乐子?柳蔚有点无语,他们仙燕国的同僚情都这么塑料的吗?

    又和庄常聊了一会儿,大概因为彼此说了很多八卦,关系深了,阶级观念慢慢就消弭了,临走前,庄常甚至提出要跟柳蔚去喝两杯。

    柳蔚想到自己是个有家室的女人,拒绝了,从县衙出来后,转头就回了家。

    到家后,她才发现容棱没在。

    据有关目击者爆料,今日早晨,她前脚一走,容棱后脚也出门了,期间没回过家一趟,女儿都丢给儿子带了。

    带了一天妹妹的小黎抱着妹妹站在大厅里跟娘亲说话,说两句,还会被妹妹的小手拍两下脸,拍着拍着,他的右边脸颊就红了。

    柳蔚有点看不下去,伸手把丑丑接过来,搂在怀里,顺手又擦了擦儿子脸上的红印。

    那印子是被打红的,擦不掉,还越擦越红。

    柳蔚收回手,扭头教训女儿:“怎么能打哥哥呢?跟哥哥说对不起,快。”

    丑丑没牙的小嘴豁开一条缝,木怔怔的看着娘亲,然后咧着嘴扑过去,张口就去亲娘亲的脸。

    柳蔚被亲得没脾气,也忘记了给儿子出头,捏捏女儿软软的鼻尖,轻声细语:“下次不可以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丑丑不知道她说点什么,凑过去又亲一口,亲了柳蔚一脸口水。

    柳蔚被她亲得笑,小黎在旁边勤勤恳恳的摆碗筷,一边摆一边说:“容叔叔昨天说,今天要出门,也不知道是去哪儿,也没说回不回来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道:“没说不回来,应该是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小黎就多摆了一双碗筷,把桌椅都顺好位置了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一眼,八副碗筷,八张凳子,她不解:“岳单笙和师父呢?”

    小黎撅嘴,闷闷不乐的道:“把那个谁送来就走了,也不知岳叔叔和师祖爷爷为何要走,我留他们住下来他们也不肯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倒是没想到岳单笙和师父会走,她以为大家团聚后,自然会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心里正想着,瞧见云席与云想结伴出来,后头还跟着郁郁寡欢的云楚,和满脸不耐烦的云觅。小黎悄悄的跟娘亲说:“那个谁啊,辜负过云楚姐姐,云觅哥哥说,他是个始乱终弃,见利忘义大坏蛋,还说云楚姐姐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