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55章 腰包鼓鼓的柳蔚,神清气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wap2007cpcom彩票挂牌彩票销售系统要多少钱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神奇的获得了一大笔财产,柳蔚顿时顾不得再质问容棱,她捏着那叠银票,像捂心肝宝贝一样捂在心口,满脸都是笑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么多钱,西进县有这么大的大户让你偷吗?没被人看见吧?说好了,不管是谁的,我不会还的,你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容棱淡淡的看着她,坐回桌前,继续拿起筷子吃饭。

    柳蔚忙腾手去给他夹菜,靠的很近,又很殷勤。

    容棱到吃完也没再说银票的事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问,等洗漱好上了床,容棱才开口:“要还缺,同我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睡在床内侧,把女儿塞到床榻最里面,才看向他:“钱到底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容棱没吭声,理了理被子,躺好了。

    柳蔚凑过去,趴在他胸口,眯着眼看他。

    容棱闭上眼睛,装睡,柳蔚“啧”了声,伸手去戳他的下巴,又捏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容棱被闹个没完,没办法,叹了口气,睁眼时就握住了柳蔚捣乱的手指,捏在掌心。

    柳蔚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,等着他解惑。

    容棱稍微坐起来一点,后背靠在床头的软垫上,道:“别人给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谁给的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道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柳蔚还真猜了:“汝将王?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从他身上起来,坐在被子里,理所当然的道:“整个西进县,能随手拿出数十万两银票的冤大头,我怎么看都只有那小王爷一个,说吧,你为什么去找他?”

    容棱一开始也没想瞒柳蔚,只是觉得说不说都无所谓,可现在柳蔚追问起来,他就说了:“他的处境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他什么处境?”

    “异姓王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容棱整个前二十多年,都活在猜忌与利用中,他明白一个王爷在皇帝眼中的价值,哪怕是亲父子间,都存在着对抗与争斗……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,这话不是开玩笑的,异姓王,说好听点叫小王爷,说难听的点,叫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说不定什么时候,导线就被引燃了,崩的一声,所有人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容棱在找千孟尧前,查过很多资料,从仙燕国的皇帝,到京城的势力分布,然后他发现,汝将王不是个定时炸弹,他是个原子弹。原子弹这个词,容棱是听柳蔚说的,那一瞬间,他就觉得找到了最贴切的形容词,而后,他接触了千孟尧,一炷香的谈话时间,已经够他近距离了解这个人,和他设想的相同,这人就是个原子弹,有趣的

    是,对方自己也发现了这点,所以他慌不择路的在路上,找了岳单笙与师父。

    容棱的主动提议,千孟尧第一反应是怀疑,但一个下午的接触后,怀疑烟消云散,他们之间形成了合作。

    不存在雇佣,就是合作。

    三十万两银票,是结交朋友的诚意费,汝将王表现出他的诚意,容棱收下了这份诚意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容棱说得轻描淡写,但柳蔚听完,却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伸手过去,揽住他的脖子,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。

    容棱垂眸看她,将她搂得紧了些,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柳蔚又抬起头,看看他的眼睛,半晌,摇摇头,笑道:“只是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容棱问:“没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把脸贴着他的胸口:“没想到,你也会出去赚钱。”

    容棱温热的大掌覆盖在柳蔚的头顶,顺着她的发丝慢慢抚摸:“我不赚,如何养你?”

    是啊,来到这个异国他乡的新环境,不放下王爷的尊严,不放下镇格门都尉的光环,他要怎么让他的发妻继续无忧无虑、逍遥自在?还记得当初在富平县重遇柳蔚时,柳蔚就很贪钱,因为没有多余的钱,所以在乎手上的每一文,而后来,容棱将整个王府的银子都交给了她,柳蔚不缺钱了,然后,她活得更自在了,破案,查案,验尸,

    她更多的是在乎侦破案件的过程,而非把那个过程,核算成金钱,去计较那份死人的得失。

    容棱一步一步将柳蔚惯成后来的无法无天,不管她与谁作对,与谁争执,他始终能在背后支持她,给她撑腰。

    现在到了这个新环境,柳蔚再度变得小心翼翼起来,因为在这里,他们都是一张白纸,没有任何依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容棱要做的,就是重新成为柳蔚的依靠,重新让她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容棱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大事,也不清楚柳蔚现在的心情,他只知道,这才是个开始,将来他做的事会更多,他会告诉柳蔚,哪怕在这个全然陌生的异乡,他也可以为她撑起一片碧海蓝天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两人都睡得很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,腰包鼓鼓的柳蔚去县衙时,嘴边一直挂着笑。

    宋县令不知道她遇到什么好事了,乐呵呵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柳蔚直接甩了他一张三千两的银票,说:“我住的那宅子,买了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拿下脸上的银票,看了又看,确定不是假钱,不可思议的问:“你发财了?”

    柳蔚财大气粗,美滋滋的仰着下巴,得意的说:“哎,一点小钱,不要这么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惊呆了,觉得这人是不是吃错药了?

    反正突然成了大款的柳蔚,一整天都神清气爽的,就连看到万重,也没那么讨厌了。

    万重的状态却不好,昨日受了一系列刺激,晚上回驿馆后,万重就失眠了,把身边的几个亲近侍卫来来回回问了一圈儿,问完更睡不着了,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的。

    今日一早,他草草洗漱完,呆不住了,立刻跑来堵柳蔚,见着柳蔚就说:“我书了封信给纪大哥,你替我看看这么写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那信也是万重熬夜写出来的,删减过很多回,还打了草稿,天蒙蒙亮才写完。

    柳蔚看都没看那信,一摇一摇的坐在县衙后厅的红木圈椅上,拿起桌边的甜果,啃着说:“别急,过几日你纪大哥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万重不信:“纪大哥要来这儿?”柳蔚咂嘴,舔舔嘴边的果泥,咕哝道:“是啊,他们说你义父人缘不好,一听说他栽了,周边很多府镇的官员,都绕道过来看他笑话呢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