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68章 花式单打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看图解码一肖一特图片今晚四不像生肖121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再走近一点,纪淳冬便发现了柳蔚,同时也看到了她身边的万重。

    他眼帘垂了垂,目光微微泛冷。

    万重吓死了,立在原地站直,惶恐又无辜的模样。

    到底没有惊动那边的李玉儿和云楚,三人一起走到了就近的小亭子。

    万重很局促,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似的,一见纪淳冬盯着他,他就立马低头,往日对着别人时那副作威作福的样子,现在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最后是纪淳冬先开的口:“几时来的?”

    万重立马背脊挺直,规规矩矩的回:“有一阵了……”

    又含糊的道:“昨日没去接纪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纪淳冬冷笑一声,别开头去。

    万重可怜的望着柳蔚,心说这还怎么聊,他就说纪大哥不想理他,这么上赶着追到人家面前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没插什么嘴,她作为一个局外人,说什么都不适合,况且从昨日的交谈中能看出,纪淳冬不是个是非不分的人,他对万重冷淡,一定有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尴尬的气氛还在弥漫着,纪淳冬又看向柳蔚:“昨日你说,李姑娘的病能治,可是真的?治病的钱,我给。”

    这是想尽力做出弥补,只可惜柳蔚并不想答应。

    “纪大人的手还好吗?”柳蔚突然问一句。

    纪淳冬看着自己的手背,双手都绑着,是昨晚李玉儿咬的。

    他把手往后稍微收了收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哪怕不识得你的身份,却在看到你后,第一反应是攻击你,你认为,用你的钱治病,她会愿意吗?”

    纪淳冬脸色开始变白。柳蔚深吸口气:“西进县的宋县令是个很有趣的父母官,与在下也算有些交情,有一次,宋县令来府中找在下,当时我不在,玉儿见到了他,玉儿调皮,嘻嘻哈哈,可胆子也小,不认识的人靠近,她会有危

    机感,会躲在熟悉的人背后,但她那次明明是第一回见宋县令,却扑过去,抢了他的帽子,你可知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件事柳蔚当时也没在场,她是听容棱说的,其中原因,也是容棱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见纪淳冬没回答,柳蔚便道:“因为那日宋县令穿的是官服,头戴的是乌纱帽,玉儿记不得人,记不得事,却记得,她要报官,她要找县令。”

    纪淳冬脸色更白了,柳蔚的每句话,都像一根钢针,牢牢的扎在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三年前,他是真的冲动了,没有考虑后果,一心想为倪南天平反,却连累了一户无辜的百姓遭殃,李老爹横死,李玉儿疯癫,原本普普通通,平平静静的一个小家庭,因为他的出现而毁灭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他竟然过了三年,才知道这些……

    如此一想,他胸中戾气更甚,看万重的目光更加狂愤。

    万重不知道怎么火又烧到了自己头上,他吓得都想跑了,这到底怎么回事,李姑娘是谁?宋县令又怎么了?还有纪大人那眼神,到底是不是要揍我?

    万重心神不宁,纪淳冬也因为被柳蔚的话刺激狠了,整个人透出颓然的丧气。纪淳冬是个铁骨铮铮的大男人,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文人的婆婆妈妈和娘们唧唧,可现在的他反而就像个娘们似的,他想为李玉儿做点什么,又知道做什么都弥补不了对方的丧父之痛,还有倪南天,枉死的

    倪南天,他昔日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“万督令,现在是该这么叫了吧?”纪淳冬突然出声,矛头直指万重。

    万重苦着脸道:“纪大哥,你别,别这么叫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升正督令了吧?”纪淳冬继续问。

    万重闷着脑袋,轻轻的点头: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纪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问你感觉如何!”话音刚落,纪淳冬突然一拍石桌,只听“哐当”一声,亭中的这张桌子,一下裂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万重看的眼睛都直了,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柳蔚也愣了一下,然后稍稍往后退了点,以免一会儿打起来,血溅到她身上。没了桌子隔挡,纪淳冬也不收脾气了,霍然起身,伸手揪住了万重的衣领,在万重还没反应过来时,单手把人提到亭柱子上,悬空的抵着,咬牙切齿的骂:“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坐这个位置?你师父是怎么对

    你的,你又是怎么对他的?你知不知道,所有的事,都是因你而起!”

    万重哪里知道,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连现在自己该怎么办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纪淳冬本就手劲大,万重就在他手上,这么顺便的距离,他骂完就直接一拳砸过去,砸了万重的肚子,把人揍得腰都直不起来,还哼都很不敢哼一下。

    打完了肚子又打脸,打了脸又打背,反正花式单打,打了一圈儿下来,万重也想还手,他抬哪只手,纪淳冬就揪着那只手,直接往外一拧。

    柳蔚自觉自己对万重已经够不客气了,后来是知道这傻子被万家人利用得太惨,才和颜悦色起来。

    可纪淳冬显然没这么仁慈,他现在就是在发泄,发泄连累李家人的愧疚,发泄无法为倪南天平反的怨气,这些气一股脑都撒在万重身上,直接就把万重差点打废了。

    一场酣畅淋漓的火热运动后,万重嘴角已经在冒血沫了,纪淳冬也终于放开了他,把他像破布娃娃似的仍在地上,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柳蔚看这是要散场了,才从旁边走过来,低头问万重:“可还好?”

    万重哭了,脸上又是青,又是紫,又是红,眼泪再与这些颜色混淆在一起,简直精彩非凡。

    柳蔚的目的达到了,通过万重与纪淳冬的“交流”,她这回是真的彻底把三年前的事情始末都联系起来了,她自己欣慰了一下,然后又对万重伸出手。

    万重拉着她的手,委屈的站起来,在她背后。

    挺大一个男子汉,却像个小媳妇似的缩在柳蔚背后,头都不敢冒,还隐隐抽泣。

    偏他一哭纪淳冬就发火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哭一下试试!”

    万重又不敢抽泣了,捂着嘴,流着眼泪气都不敢大喘。

    柳蔚挺看不下去的,帮万重说话:“说到底,也都怪他。”

    纪淳冬瞥了她一眼,声如洪钟的道:“要都怪他,老子就不打这么轻了!”

    轻,轻吗?柳蔚回头看了万重一眼,万重已经绝望了,猫着头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