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79章 容棱,炫妻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130期新跑狗图浙江体彩6十l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李府起火的事,闹到天亮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容棱如期去到李府,刚进府门,就看到院外大批侍卫,有的匆匆忙忙,有的交头接耳,看起来个个都很忙碌。

    进入主院后,这种情况越发明显,而千孟尧所在的正厅外,平日总会站着的两三个侍卫首领,现在也见不到人影了。

    容棱知道昨晚的计划应该是成功了,他面色平静的进去,看到了厅内正在用早饭的千孟尧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心情好,千孟尧吃了很多,看容棱来,还招呼他一起吃。

    容棱说在家吃过了,又不着痕迹的炫耀一句:“柳蔚说这两日天凉,给我熬了参肉粥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本来还吃得挺香,闻言就把碗筷放下了,偏头盯着容棱看:“容兄一日不提嫂夫人,是不是会死?”

    容棱眼皮都没抬,一点反应没有,就坐到旁边的圈椅上。

    千孟尧吃完,那边岳单笙也过来了,三人看着厅外忙忙碌碌的一片,岳单笙问:“今夜前,消息能来?”

    千孟尧估算道:“应当吧,总要让我息怒。”

    所居之处闹了大火,火势庞大,险些要人性命,汝降王大发雷霆,命侍卫连夜调查,可一夜过去,却什么东西都没查到。

    内心焦躁的同时,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侍卫们,已管不了火到底是谁放的了,他们只知道,汝降王这次是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这明明只是一个意外,但他就是要小事化大,这不是他没事找事,却是他故意为之,特地给京里面那三位爷找晦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这三股势力若不想与汝降王撕破脸,便必须做点什么,来挽回关系。

    千孟尧昨夜特意提到了一国之君,显然是在挑选中,把这个屎盆子扣在了皇上那股势力的脑袋上,因此如今,三股势力虽然都焦急,但其中最急的,还是皇上那一片儿。千孟尧做了这么多,原因有三,一,让皇上顾忌他的关系,放弃插手万立案件,二,给皇上一个下马威,告诉他,自己没那么好欺负,三,做给另外两股势力的人看,告诉其他人,他千孟尧,也不是颗小

    白菜。

    一举三得,若是成功了,也算为他之后回京,奠定了一些有利基础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有没有成功,消息今夜之前,应当就能收到。

    苏家抄家之事,乃千孟尧所为,事后他买下了苏家老宅,却在之后转卖他人时,被万立谴派的秦远川购得。

    秦远川是为万立跑腿的小卒子,但万立这只嗅到了气味的狗,却是在为皇上办事。

    千孟尧几乎可以猜到,苏家之事,前前后后,或许在多年前,皇上已调查得比他这个当事人还清楚了。

    其实,说穿了,苏家这事是个小事,过去这么多年,也没起什么波澜,对千孟尧来说,根本无关痛痒,对皇上来说,也只是查了那么一回,随即发现没什么价值,便抛出脑后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就这么一件小事,让千孟尧知道了,皇上在多年前调查过自己,而他知道皇上调查过他这个讯息,在之前,也多次隐晦的在侍卫们面前表达过。

    这就是被人监视的方便之处,他想表达什么,只要不经意的透露一点,该知道的人,自然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前面之事,只是一个引子,真正应该爆发的时机,是这次的大火。千孟尧知道了皇上不信任自己,多年前便调查自己,他不高兴,这段时间说话一直尖酸刻薄,侍卫们为此噤若寒蝉,而这个时候,府里着火了,偏偏谁都没受伤,只有千孟尧受伤了,生死面前,平日还算

    彬彬有礼的王爷,变得狂躁起来,发了火,打了人,打算撕破脸皮,不死不休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,皇上也好,另外两股势力也好,他们都是无辜的,他们真的没人想要烧死千孟尧。

    但千孟尧不信啊,就赖上他们了,尤其是皇上,他就咬死了,非说是皇上干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如果皇上不想现在就撕破脸,他就必须妥协,哄着千孟尧这个“受害者”,哪怕自己不是“施害者”,他也得温言细语的,好声好气的跟千孟尧讲道理。

    那千孟尧听他说吗?

    不,他不听。

    那不听怎么办?只能用行动表示。当晚,如千孟尧预期一般,昨晚被他打得脸现在还是肿的侍卫首领过来了,连磕了十个响头,口称昨晚的火,当真是一场意外,但守职侍卫未能及时救出王爷,也属失职之过,因此他提出,所有当值人员

    ,一律杖责三十,而他自己也是昨夜的当值之人,他又是头头,他自愿受罚双倍,并罚俸半年。

    其实千孟尧就烧了个胳膊肘,出了点血,昨晚让岳单笙包扎后,今天就好了大半,半点毛病没有。

    但他不想善了,所以侍卫首领提出责罚后,他不止同意了,还得寸进尺的道:“罚俸就算了,杖责后,带着你的人,滚吧。”

    侍卫首领又一次重重磕头,但没说什么。其实,大家都是明白人,侍卫首领也知道,之所以出这件事,就是汝降王不想他们跟了,以前还算和气的一个人,因为知道皇上调查过他,就不干了,闹脾气了,没事找事了,而现在,他们的确呆不住了

    ,好在,今日白天他们也收到了消息,若汝降王赶他们,他们无需挣扎,该走就走。

    如此,侍卫首领没有再求饶,规规矩矩的领了罚,老老实实的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府里还是以前的样子,但千孟尧身边,却清净了不少。

    原本的三股势力,被赶走了一股,另外两股,因为这次汝降王的“反抗”之举,也不敢太嚣张,变得隐晦而低调起来。

    千孟尧舒服了的同时,京里又传出了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是内宫传出来的,说,有人看到皇上身边的大太监王公公,在每晚圣驾翻牌的名单中,把一位叫做“宝美人”的后妃名字删掉了,有知情人称,那位宝美人,便是亭江州去年送进宫的小主。

    这则消息,到底是谁传出来的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一个后妃不被临幸,怎会沸沸扬扬的宣扬到千里之外的西进县去,也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总之,在听到这个小道消息后,统管万立贪污包庇、结党营私案的巡按府官员,庄常,宣布三日后,于西进县县衙,正式开堂审理万立。同日,还将并审万立之女万茹雪,残害百姓,买凶杀人等罪名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