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380章 三日后,堂审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搅珠开奖日期表香港大围名城邮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三日后的西进县县衙,可谓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晌午时分,柳蔚已经在衙门等候,她作为本案唯一的仵作,开堂之后,她会与原告蒋氏一同上堂,为孙君、张麻子夫妇的死作证。

    现在还未开堂,柳蔚还很悠闲,坐在书房里翻阅着文书。

    万重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柳蔚已经摞好好几份文案,正在整理。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几步,走到书案前。

    柳蔚冷不丁的抬头,就看到了他,不禁问:“这几日没见着你,上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万重绷着脸一言不发,就这么安静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不明所以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万重又垂下视线,盯着她手里的文案,从他的角度,隐约能看到上面有几个眼熟的名字,他哑着声音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迟疑一下,还是将文书翻开,往前推了推,推到他面前:“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万重手有些抖,指尖都是麻的,犹豫了很久,他才拿起,白着脸一行一行的看。

    刚看了半页,他就看不下去了,闭着眼,把文书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柳蔚往后靠了靠,看着他的目光有些无奈:“事已至此,你还坚持什么?”

    万重脸色更白了,他咽了咽唾沫,样子非常憔悴:“这里面肯定有误会,姐姐……姐姐是荒唐了些,但她不会杀人,她一个女子,连杀鸡都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杀鸡是因为不会下厨,跟会不会杀人没关系。”柳蔚冷声打断万重的自欺欺人,随即又叹了口气:“别找借口了,她自己都承认了,总归,是非曲直,堂上自有公辩,一会儿自己上堂看去。”

    万重还是不敢相信,他有些崩溃,猛地一下蹲在地上,缩卷成可怜兮兮的一团。

    柳蔚又心软了,她绕过书案,走到万重跟前,拍拍他的肩,道:“本来我是不想走这些后门的,但看你也不容易,这样,我给你占个位置,靠前的,一会儿你全场旁听。”

    万重仰头看着她,眼睛是红的。

    柳蔚又补充一句:“原州府的成大人找了我两天,要我给他安排个前排握手位,我一直没答应,现在一分钱不收给你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万重话都说不出,他觉得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他都快家破人亡了,跟坐什么位置有啥关系啊!

    但柳蔚还觉得自己挺仗义的,要知道旁听席第一排位置,宋县令那边是卖五十两一座,还供不应求,她现在免费给万重安排一个,摆明便宜这小子。

    万重最后还是走了,不是去大堂占座,是去大牢那边,他想在开堂之前,再见见万茹雪,他要好好问问姐姐,为何要认罪,为何要说那些胡言乱语的话,为何要把自己害到现在这个死路一条的地步?

    开审的时间定在未时一刻,开审前,大堂已经热闹起来,宋县令一劲儿在那儿炒气氛,搞得不明所以的围观百姓,还以为这里在举办什么聚会。

    未时一刻一到,主审官上堂,予首位席上一座,“啪”的一声,惊堂木响。

    巨大的动静,引得堂下窃窃私语、寒暄招呼的声音都静了下来,所有人默契的不再喧嚣,静等着接踵而来的重头戏开场。

    “带嫌犯,孙门万氏、原告,孙门蒋氏。”

    庄常一声令下,立刻便有衙役领命前往。

    万茹雪早已被带到候审厅,这边衙役传话刚过去,就有人带着她出来。

    但蒋氏那边,则是由柳蔚亲自押着。

    柳蔚带着蒋氏上堂时,就看到下方一排排席位上都坐着了人,容棱坐在第一排,他身边的位置是空的,那应该是汝降王的位置,但汝降王还未来。

    “犯妇万氏,还不速速跪下!”

    蒋氏已经老老实实的跪好了,但万氏却立在堂上不肯下跪。

    庄常一声呵斥,万氏有些不甘,尤其是她看到跪在她身旁的蒋氏,她更是整张脸说不出的厌恶:“该认的罪,我已都认了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,要我跪你?呵,省了吧。”

    静谧的堂下,因为她这番话,又是一阵悉悉索索。

    庄常再次一拍惊堂木:“万氏屡教不改、冥顽不灵,更于堂前藐视本官,现杖责三十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筹子一落地,两个衙役就扛着衙棍上前。

    万氏被吓住了,白着脸道:“我都认罪了,你凭什么还罚我!你,你公报私仇!”

    庄常懒得与她废话,直接示意衙役:“行刑!”

    两个衙役还真上去了,一左一右扣着万氏的肩膀,把她往地上按,万氏又是委屈又是生气,但惟怕受皮肉之苦,她还是识趣的大喊:“我跪,我跪,别打我,别打我!”

    说着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庄常依旧道:“行刑!”

    “我,我已经跪了,你凭什么……啊……”话未说完,一棍子已经拍在她屁股上。

    万氏叫的撕心裂肺,似乎还未反应过来,自己为何真的会挨打,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挨打……

    明明,明明秦远川跟她说,所谓的上庭伏诛就是走个过场,她虽会被判刑,但也仅仅是判刑,只待父亲被释放,她便能出狱,什么罪责不罪责的,都是明面上的东西,私下她自会安然无恙

    可现在,现在这是怎么回事?庄常这个下马威,几棍子下去,是真把万氏打懵了,但以一个女子来说,三十棍的确是重了,因此看着万氏趴在地上痛哭流涕、皮开肉绽,庄常还是叫了停手,然后看也不看万氏,偏头去问蒋氏:“蒋氏你身为死囚,按理,你的控诉,本官不应理会,但因你控告之人身份特殊,又与一州黎民百姓生计安康有关,本官不得不听你一言,眼下,你且实话实说,本官问你,你要告之人是谁?缘何告她?她又涉了

    何等事案,要你不惜冒死,向本官直谏?”  蒋氏就比万氏聪明多了,她闻言哐当一声,直接磕头,对着庄常声泪俱下的把自己的儿子、姐姐的惨况一一道出,说到动情处,她还狂流眼泪,哭声震天地,把围观群众听得一愣一愣的,遇到两个心肠比较软的,比如成齐那种,都开始抽帕子按眼睑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