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424章 柳蔚眼眸一眯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996年78期的开奖结果香港马会2017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清风镇离明月镇的确不远,坐马车半个多时辰便到了。

    上午的小镇热闹非凡,纪南峥走在前面,容棱与柳蔚走在中间,后面则跟着魏俦、李玉儿和小黎。

    魏俦左手拿着糖葫芦,右手握着酥油饼,这两样东西都是李玉儿的,但那臭丫头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,看到新鲜东西就把旧东西丢掉,魏俦没办法,只能替她拿着。

    小黎最乖,老老实实的牵着李玉儿,在李玉儿跑远时,会负责把乱跑乱跳的她给带回来。

    纪南峥一开始还没说什么,耐心十足的遵循记忆,把一大帮子人往刘镇长家门口带。

    可走了一会儿,听着后面嘻嘻哈哈的笑闹声,他实在忍不住了,回头板着脸问他外孙女婿:“你跟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正在与柳蔚商量中午吃什么,闻言愣了一下,理所应当的道:“出门在外,晚辈自该随侧照料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,他又指着后面两个孩子:“那他们呢?”

    小黎小脸皱巴巴的,可怜兮兮的问:“太爷爷不喜欢小黎吗?”

    纪南峥忙舒缓了脸色,轻声细语:“不是不是,太爷爷当然最喜欢小黎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高兴的跑过来,一脑袋扎进太爷爷怀里,李玉儿有样学样,也笑哈哈的跑过去,抱住老人家的胳膊。

    纪南峥没办法,两个娃儿是说不得的,他唯有把视线转向场中唯一一个看起来好欺负的:“他又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魏俦冷不丁被点名,心里比纪南峥还火大,他不爽的重哼一声,指着柳蔚:“你问她!”

    柳蔚面带微笑的道:“云想让我帮她看看清风镇有没有什么好吃好玩的特产,带点回去,我想若是买得多,到时候不好拿,便多叫一个人来。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就是苦力。

    纪南峥听着都烦死了:“到底是来查案?还是来郊游?”

    柳蔚过去安抚的拍拍老人家的背,道:“查案查案,自然是查案,刘镇长家到了吗?就是前面是不是?我去问问。”说着,就逃也似的去了最近的水果摊问路。

    纪南峥看后面那一串小辈,一看一个碍眼,正准备对容棱又发作一次,就听柳蔚喊:“到了,就是巷子里那家。”刘镇长已经不是镇长了,据水果摊的摊主说,他们清风镇的镇长不是世袭制,是每隔十五年,由镇民全民统选而出,去年,就是上任镇长刘广到任的日子,后镇民重新标选后,新任镇长姓张,是镇上有名

    的大户人家,而刘镇长在不当镇长后,今年年前又逢儿子重病,为了给儿子治病,只好卖掉祖宅,全家搬到了这深巷的小屋居住。

    纪南峥一行人走进小巷时,发现巷子里一共有三户人家,其中最里面的那户大门是敞开的,里面隐隐约约还传出女子的叫骂声。

    仔细一听,能听出是女子在辱骂自己的相公没出息,赚不到钱。

    纪南峥犹豫着,不知现在应不应当去敲门。

    恰时左边的门户突然开了,一位妇人拿着菜篓子出来,看到巷子口站了这么多人,她楞一下,问:“你们找谁?”

    柳蔚回答:“刘广。”

    妇人顺手一指:“那家就是,不过他媳妇现在正在撒泼,劝你们若没有天大的事,最好别去触霉头,那凶婆娘可不管你是谁,骂疯了头,见人就咬,跟狗似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趁势问:“大姐与刘家可相熟?”

    妇人哼了一声:“刘广是我弟弟。”说着又盯着三人:“你们是外地来的?找他有事?”

    柳蔚从袖中掏出一锭碎银子,塞到那妇人手中:“是有事要找他,不过他现在既然在忙,不知大姐可有时间,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妇人掂量了一下银子分量,有些意外:“刘广还有这么阔气的朋友,进屋来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跟进屋子,先寒暄几句,后柳蔚寻到插入点,把话题转到了五年前刘喜娘的事上。刘大姐是个爽朗性子,大概因为刘家的丑事早就街知巷闻,她也不避讳,直接就道:“刘广这个人啊,一生就是让他现在这个婆娘给毁了,我们刘家一共姐弟五人,小时候闹灾荒,死了三个,现在就剩下我跟他,早年我成亲的时候,他还没当镇长,却也掏心掏肺的为我备了三十两白银的嫁妆,我记得他这份情,所以他现在弄成这样,我也愿意把我家的院子腾出来,给他们一家住,可我认他这个弟弟,不代表认那个毒妇做弟妹,喜娘多乖一个姑娘啊,虽说是个女娃,但从小就孝顺,对她早死的娘也好,没良心的爹也好,都是巴心巴肝,连对我这个姑妈都好,可就因为那毒妇的一句话啊,这么大好的闺女,

    没了,死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倾身问:“据说是为了祭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祭什么天,这天子脚下,那毒妇给她十个胆子,也不敢拿活人为祭,我那弟弟也是,他就是再糊涂,也不可能同意把自己闺女拿去淹死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外祖父一眼。

    纪南峥立刻问:“但是当年不是人人都说……”“谣言就是这么传出来的!你说一,传到最后一个人身上,就成一万了!你找谁说理去?”刘大姐大手一挥,给自己灌了一大杯水,才接着道:“那时候被选为宫里的舞娘,喜娘高兴得是不得了,那毒妇以前就不喜欢喜娘,可那次你们知道吗,她竟然把她远方表妹叫来,问喜娘能不能把舞娘的名额让给她表妹,我的个乖乖,她怎么不让皇上把皇位拿给她坐坐?可真是什么话都敢开口啊,偏巧我那蠢弟弟也是个傻的,不知被那毒妇灌了什么迷汤,竟也跑来说服喜娘,把喜娘气得当天晚上就同他们大吵一架,后来她跑出家门,也不知去了哪儿,等让人发现时,已经掉进了荷塘,死在了水里,你们说这是不是造

    孽?”

    实在没想到真相是这样,这么说来,刘喜娘不是被人害死的,而是自己不小心失足落进荷塘淹死的?

    柳蔚又问刘大姐:“可坊间怎会又说喜娘是被她亲爹活祭而死的呢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那事的前几天镇上因为旱灾,闹了次祈福,因为祈福道场是刘广督办的,也不知怎么,就有人把这两件连在一起,也是胡言乱语,子虚乌有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不依不饶:“那后来那些姑娘家死后,双腿都出现不同的创伤,这又是为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屋中几人都愣住,刘大姐忙往门外走,一边走,一边骂骂咧咧:“那毒妇又把什么砸了?真是个败家扫把星!”

    可走到门外,却发现传出声音的不是刘广他们家,而在巷子外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柳蔚等人也好奇的跟出去看,却看到大街正中央,李玉儿正一脸无辜的站在原地,惶恐的左顾右盼,小脸皱成一团,随时都要哭似的。

    “玉儿姐。”小黎连忙跑出去。

    李玉儿看到小黎,忙朝小黎跑去,害怕的躲到小黎背后。

    街上有人开口道:“刚才这个姑娘不知为什么,好端端的跑去推前面那个穿碎花衣裳的姑娘,把人家推到石阶上,头都摔破了,现在还在流血。”

    柳蔚等人这才看到,人群围绕的另一边,有一个身形纤细的女子,正坐在石阶上,拿手帕捂着自己的额头,手帕上全是血迹。

    小黎牵着李玉儿的手,偏头问她:“玉儿姐,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?你又推人家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玉儿眼眶红红的,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,她害怕极了,现在小黎又说她,她不知该怎么解释,只能指着天上,又指着石阶上那姑娘,说:“石头……扔石头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走出去,拉住李玉儿的手,李玉儿掉着眼泪,躲到柳蔚身后,拉着她的衣角继续指着天上:“石头……石头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你看到有人扔石头下来砸那个姑娘,所以推开她,是吗?”

    李玉儿忙使劲点头,焦急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柳蔚拍拍她的手,拉着她道:“可能是楼上有小孩顽皮,但你也推得太使劲了,你害人家摔伤了,应该去道歉,我们过去道歉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玉儿低垂着脑袋,沮丧又可怜的点点头。柳蔚牵着她过去,人群自觉让开一条道,柳蔚弯下腰,对那额头还血流不止的女子道:“这位姑娘,实在抱歉,我家妹妹不是故意的,你这伤口还在流血,不若先去医馆包扎,医药费多少,都由我们负责。”

    那还捂着额头的女子,低垂着眉眼,不在意的摆摆手,声音细细的道:“令妹也不是故意的,我这点小伤,不碍事。”说着,她抬起了头,露出一张娟秀姣好的容颜。

    这张脸,怎么形容呢,不算太美,但轻柔娟好,乍一看,便给人一种亲近温柔,容易接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她这张脸,身形渐渐的站直了些,脸上的歉意转而消失,变为了严肃。

    那女子也看到了她,却神色自然,表情和善,她站起身来,对柳蔚微微颔首,捂着额头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眼眸一眯,立即拉住她胳膊!

    那女子一愣,不解的回头看着柳蔚,问:“公子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柳蔚抿紧了唇,回头看向容棱。容棱也正在往这边看,他慢慢走过来,走到柳蔚身边,以同样的目光,看着那名女子,他比柳蔚先开口,他问:“柳玥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