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465章 他上前一步,靠近柳蔚耳畔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黄大仙网站开奖结果四不像一肖中特小強板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连着两日,柳蔚都往皇宫跑,皇后的病症不好治,治疗工具都没备齐,但底子可以先调养着,这也是预防真到了大动静的时候,她体质受不住。

    秦氏与应氏一直陪着柳蔚,毕竟人生地不熟,她们也不好意思老让客人单独行动。

    又一次进宫时,皇后不似昨日精神,昨日有柳蔚的针灸与秦氏的汤药双管齐下,皇后倒是没做噩梦,但旧疾突发,后半夜几乎都在呕吐,待第二日时,人都下不得床。

    柳蔚给探了脉,没说什么,只拿出银针,挨着扎。

    五年的病痛折磨,皇后这身子早就空了,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能大病一场,说是旧疾复发,但柳蔚诊出,她有些微伤寒,应当是前半夜着了凉,后半夜体质反噬,才引发旧疾。

    温养之事提上日程,柳蔚一边扎针,一边与秦氏商讨药膳,皇后这身子虚乏得太狠,药得喝,药膳也少不了。

    下午之后,皇后稍微舒缓些,咳嗽着撑坐起来,说想吹吹风。

    带病的人受不得风,但没有风,屋内炎闷,空气闭塞,也是一种难受。

    柳蔚摸了皇后额头,见她没有发热,便斟酌的道:“开窗通风半个时辰吧。”

    相夫人云氏忙将窗户打开,没让风口正对床榻。

    皇后靠在那儿,唇瓣有些发白,喘息一口,又笑笑:“你们这是什么脸色,本宫没事。”

    昨天还精神饱满的人,今天就成了这样,起起伏伏,受尽折磨,不止一天两天,接连五年都是这么过来的,云氏看得眼圈都红了,咬着牙道:“娘娘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正是因为看多了皇后的惨状,云氏才会病急乱投医,从笃信医术,变为耽信神鬼,甚至四处寻找仙士道士,更于一年前安排珠书与柳玥前往清风镇探查刘喜娘一案。

    皇后却是比所有人都乐观:“养养便是,本宫怎会倒下,平白让那些背地里的小人得意?”

    云氏听得心酸,却也只能应着:“您说是就是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了一下,因为面颊苍白,所以笑着更显憔悴,她想说点什么,却听外殿突然传来太子来了。

    皇后愣了下,而后眼底露出柔意:“他不是去了井州赈灾,怎么提前回来了?”

    月前井州闹了山泥倾泻,受伤百姓多达上万,太子受了皇命,领着二皇子亲自前往抚恤民情。

    云氏笑起来:“许是惦念着您。”

    皇后嗔着:“都娶妻生子的人了,出趟远门,怎会惦念娘亲,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柳蔚在旁本来没做声,闻言却是提了一句:“娶妻生子也是您的骨肉。”

    皇后眼底的笑更深了,嘴里说不像话,心里却也信了儿子是惦念自己,高兴得病都好了大半。

    柳蔚猛地又补一句:“小黎若敢娶妻生子便不认我,我亲自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皇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边上的秦氏、应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宫女领着太子自外殿进来,这太子的容貌不似皇后温雅,也不似皇上威武,却结合了两者的优点,剑眉星目,相貌堂堂。

    瞧见皇后一脸病态,太子拧眉上前,先躬身请安。

    皇后早已迫不及待,连忙抬手:“快过来,让本宫瞧瞧。”

    太子上前,路过柳蔚时,打量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“瘦了。”皇后抚着太子的脸,心疼的道:“脸颊都凹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握住皇后的手,笑了一下:“山路奔波,有些清减,母后无需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你二弟呢?”皇后又问。

    太子沉了沉眸:“在父皇那儿,离宫一月,父亲忧其心散,拉去考校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不满:“那也才刚回来,风尘仆仆,都不让孩子歇歇。”

    太子没做声,又侧身,对云氏微微颔首,再正式的对秦氏应氏请安:“两位舅母。”

    秦氏应氏摆摆手,提出要去太医院拿些药材,让他们母子单独聊聊。

    秦氏应氏走,云氏也走,柳蔚一个外人更不可能留下。

    太医院离青凰殿有些远,索性四个女人走走停停,倒也不累,拿了药材回来,已经是半个时辰后,进殿后,发现太子还未走,柳蔚先走到窗前,将内殿的窗户阖上。

    太子来回打量她一番,倏地走过来:“柳大夫医术高超,本殿已听母后提及。”

    柳蔚对他颔颔首,算是行礼。

    却见太子上前一步,靠近她耳畔,压低声音道:“本殿敬阁下是云家的朋友,可需知祸从口出,母后的病源,还请阁下谨慎开口。”

    说是“请”,姿态却和威胁差不多,这番有礼又不失威严的敲打,带着扑面而来的王者之气,不愧是当太子的人,倒不草包,只是说话,不太客气。

    柳蔚盯着他,不想与其计较,道:“殿下放心。”

    太子却一把握住她的手臂,紧了紧指尖:“皇宫秘辛,触之即死,柳大夫终究只是云家的朋友,若让本殿知道,你泄露了什么,本殿断不会看云家的面子,对你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柳蔚有点不舒服了,拧着眉,挣了挣手。

    太子没放,捏的更紧了,以示警告。

    柳蔚感觉这人是用了真劲儿的,她的手臂应当青了,心中不悦,她反手一挥,将太子的钳制挥开,而后一脚踩在他脚背上。

    太子不妨她竟反击,怔忡之时,感觉脚下钻心之痛。

    柳蔚瞥他一眼,嗤道:“小屁孩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太子不可置信的望着她,面上风度险些维持不住。

    那边秦氏正好喊:“蔚儿,你来瞧瞧这个分量可对。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从太子身边走过,去秦氏那儿,帮着秦氏看药材分量。

    太子没有停留多久,在柳蔚这儿吃了憋后,大略心气不顺,与皇后说了点话,便走了,临走前,还特意多看了柳蔚一眼。

    柳蔚理都没理他,这太子年纪倒是不小,但做事风格偏幼稚,估计也是被身边的奴才捧惯了,加之又是皇上皇后的心头肉,被养得太飘了。

    太子走后,皇后与云氏在内殿闲聊,柳蔚过去,正好就听到皇后说:“太子道回程途中巧遇了汝降王。这千孟尧,之前不是说不回京吗?”

    千孟尧在西进县的所作所为,多得是人传到京里来,尤其是当时万立一案,那么多京中官员旁听,回京后,自然也会议论,毕竟千孟尧还作为人证,出席过公审。皇后没把这个当回事,皇上一直忌惮汝降王,她却是看着汝降王长大的,心里又觉得,皇上欺负一个娃儿是以大欺小,却又觉得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她与皇上有心结,这会儿让看着汝降王倒是顺眼得

    很。

    柳蔚听闻千孟尧竟回京了,有些诧然:“已经到京了吗?”

    皇后看向她,这才想起来,柳姑娘也是从西进县出来的,还参与过万立一案,便道:“说是进城了。”

    彼时的京城大门,比邻的两辆马车同时进城门过都检。岳单笙作为汝降王的侍卫长,亲自下马车与检查官差交涉,不妨视线一扫,却扫到隔壁那辆马车的帘子打开着,而车厢里,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,那人手捧一只黑不溜秋的耗子,正满目错愕的望着他。岳单笙紧了紧视线,再仔细一瞧,哦,那不是耗子,是只眼睛都没睁开的麻雀,不过看样子,好像已经死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