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473章 莫不是忘了?柳蔚主职仵作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宝网3d走势图带查看3b今晚开奖号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青云国历史悠久,位居魔鬼海之外,青云国皇家有一个不外传的秘密,一个关于海外宝藏的秘密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秘密,皇家历经几代,遣兵出海,时过百年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虽说遍寻不到,但他们始终确定,大海之外,尚有世界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就是仙燕国,或者并联仙燕国的附近小国。

    但有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青云知仙燕存在,仙燕却并不知青云存在。

    仙燕国国君并非明君,若有朝一日,他知晓了大海之外还有一国,国名青云,他虽一时半刻无法抵达青云,但身边却有着几个送上门的青云贵胄。

    那他会怎么做?

    柳蔚甚至可以预料到接踵而来的囚牢链锁与暗无天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想走,随时可以走,可他们走了,与他们有所牵连的人又会如何?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,便是底蕴百年的京城云家。

    柳蔚夫妇的把柄是他们的身份,不能言说的异国人身份。

    千孟尧的把柄,则是他的乐州私兵,一个有着造反欲望的异姓王爷。

    而这些,都是他们自己的事,自己的秘密。可当这些不再是秘密,有人在背后,推波助澜,情况又会如何?

    柳蔚现在很烦躁,烦于自己的大意失策,烦于敌暗我明的客观现状,更烦于,她甚至无法确定,这个敌,是不是真的敌。

    安静下来,书房里四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容棱最先定下思量,对千孟尧道:“借你亲信数十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立刻点头,拔下腰间令牌:“尽管取用。”

    容棱拿了他的腰牌,转身离开房间,柳蔚知道他这是去安排了,要知道六王爷是不是他们的敌人,他们是不是进了六王爷的圈套,首先必得求证,求证柳蔚的猜测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容棱离开后,柳蔚看向面露沉色的千孟尧,与始终沉默的岳单笙,她问岳单笙: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每个人的意见都很重要,何况他们早已是一条船上的人,荣辱与共。

    岳单笙瞧她一眼,眉头紧蹙:“若是一切皆计,计中之人,便不止你我。”

    柳蔚经他一提醒,心中一咯噔:“你担心万立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万立于西进县被定案,纠束上京,负责羁押他的一是巡按府监检察吏庄常,二是原州武将纪淳冬,容棱的师父祝老也搭了官家的顺风车。

    可若京中真有计谋等着他们,那万立那边,庄常与纪淳冬在路上,会不会也遇到麻烦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容棱再回来时已近晚上,回来时风尘仆仆,面色不佳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表情就猜到了一二,心里打突:“真是?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:“京城府尹,曾为六王门生。”

    各州府尹都归皇帝亲管,但位任府尹之前,这些官员依旧有各自的出身,各自的师门,而京城府尹,在大比金榜前,曾为六王府幕僚,只是时过境迁,那已是旧事了。

    可真要探查,依旧能查出。

    千孟尧对朝中权贵的背景所知甚详,但府尹简在帝心一说,向来是毫无争议,各州府尹就是皇帝的部足,只效忠圣上,因此千孟尧也未想过,京城府尹竟与六王爷,曾经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证实了京城衙门与六王府的关联,又探查了近半月六王府前后进出的门庭客人,甚至后门来往,容棱心中已经八成认定,柳蔚所想,应是不假。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,容棱所做的也极为有限,光是潜入六王府偷盗门客名册,已花费了近两个时辰,毕竟是贵王府邸,守卫森严,加之他们又不熟悉地形,很是周折了一番。

    汝降王数十亲信,被容棱安插各处,除了六王府的消息他亲自去探听,其他的皆没回应,最快应也要明日才有结果。

    在书房商谈到深夜,柳蔚眼圈发黑,神色疲倦。

    容棱心疼她费心费脑,拉过她的手,替她按压手上穴位。柳蔚缓了一会儿,拿起朱笔,又在纸上笔画:“既知兵临城下,自该筹备反击,在场诸位皆不是任人搓揉捏扁龟缩屈懦的软柿子,那么人既算我,我为何不能算人,这是我的计划,你们且看看,此法需各方

    配合。”

    及至三更,众人才从书房出来,柳蔚头脑发胀,昏昏欲睡,容棱大手揽着她的腰,细心呵护。

    千孟尧也难得熬夜,捏着鼻梁道:“快天亮了,就在王府睡一夜吧,我谴人安排。”

    柳蔚拒绝道:“云府众人还不知情况,尽早回去,也好与他们通信。”

    关键是既知敌人所在,她不放心外祖父独自一人,虽说小黎也在,可那孩子与外祖父睡的地方隔了两间房,他又贪眠,唯恐守护不周。

    赶回云府时,天是彻底亮了。

    柳蔚劳烦管家,让他去各位老爷的府邸传话,请他们在晨往医馆前,来一趟主宅,她有事要说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东街的云氏医馆门口,已集结了大批百姓。

    在这天刚蒙亮,医馆还未开门前,有手持木棍的男子,三五成群的重击医馆大门。

    “哐当当”的声响,伴随着妇幼凄苦的痛哭声,早起的民家或是出摊的贩夫忍不住都将狐疑的目光投射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在主宅等了近一个时辰,只等来四老爷一人。四老爷也是形色匆匆,回来主宅是为了拿病册,见了柳蔚,就道:“东街医馆出了事,几位兄长都赶了去,好像是大哥上月往附近村庄治理瘟症时落了纰漏,有好些当日的病患在最近两日接连身亡,这病册

    上详述了那次治病的全部细节,对薄公堂时要一一公布。”

    柳蔚闻言猛地起身,拉住要走的四老爷,面沉如水:“您说清楚些,什么瘟症。”四老爷急着走,但被拉着,只能匆忙道:“是小疫,井水不干净造成的,整个村上男女老幼皆患了腹呕之症,大哥前往,呆了四日,才将疫情稳定,又谴人在井水中洒了药粉,按理说已经好了,也不知究竟

    为何,这两日会接连死人……柳姑娘,我得走了,你先放手。”

    柳蔚忙道:“我同你一道去!”

    四老爷一愣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对薄公堂吗?原告为谁?尸在何处?四老爷莫不是忘了,柳蔚主职仵作。”

    四老爷顿了一下,后知后觉的道:“衙中自有仵作,此事应是误会,说清之后,应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不清的。”柳蔚面露寒霜:“京城衙门主审,说得清就出鬼了。”

    四老爷不解:“啊?”

    她没回,只看向容棱,轻声道:“看来,已经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:“我随后赶赴。”去之前,他得确保外祖父是绝对安全的,因为这极可能,会是调虎离山之计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