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477章 打下来!拔毛,喂狗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新款东风天龙525马力白小姐一马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铁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云府有罪?”

    正街的六王府内,衙门役卫榔头将衙内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交代了遍,说完后,就听坐在他对面的威严男子冷冽一笑:“他当真这么说?”榔头急忙点头,眼中同样露出不解:“按王爷您所言,那柳姓一家,该是与云家同气连枝,却不知为何,那人却在大堂之上吃里扒外,陷云家于万劫不复、水深火热,小的不敢妄作主张,眼看计划与爷您之

    前授意有差,便暂且拖延,特地赶来求问爷,接下来,小的该如何?”

    六王爷眉梢轻轻挑起,看着榔头,却是起身,直接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榔头只觉泰山压顶,扑面而来,他忙不敢承受的扑通跪倒,并且不忘重重埋头。

    “尔可知,何为善,何为恶?”六王爷绕过小役卫,却是走到窗前,盯着窗外景致,眼底泛出没有温度的笑容。

    榔头不明所以,纠结半晌,才吞吞吐吐的回:“小人才疏学浅,胡言乱语,只,只认为行利人者应当为善,行害人者应当为恶?如,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六王爷盯着窗外一只浑身漆黑的栖木鸟儿,兴致昂扬的又问:“那你认为,云家,是善,是恶?”

    榔头噎得不敢吭声,憋了半天,才道:“是……是恶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善。”六王爷说。

    榔头忙跟着改口:“是是是,是善,是善。”

    六王爷笑:“为何善。”。

    榔头就是个平庸的衙门役卫,哪里会理解这么深奥的人性问题,这题他答不上来。六王爷似也不需要他回答,只自顾自的道:“自以为是,便自以为善,不见得是真正的善,派头却是做足了,成日的悲天悯人,为国为民,像是往他身上泼一丁点脏水,都能要了他的命似的,却不想,一无

    官职,二无勋位,不过是仗着与皇家有了姻亲,便忘乎所以,连自个儿几斤几两都掂不轻了。”

    榔头不知如何回答,只得张口应附:“您说的是,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吃本王人情,本王也不欲逼着他们。”六王爷看向榔头,冷冷嗤着:“懿旨也甭请了,不是要公事公办,不徇私情吗?既他们自愿认罪,那理该下牢,你便知会衙内,如实处置便是。”

    榔头听到这儿却是惊了:“真……真要下牢?那若上头追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头?”六王爷朗声大笑:“有证有据,便是九五之尊,又如何徇私枉法?”

    榔头听得不寒而栗,只觉后背沁凉,额头生汗,他不敢深思王爷方才那句“九五之尊”中,包含了多少冷嘲热讽,只敢鹌鹑似的躬身应允,承诺保证将事办好。

    榔头离开后,书房里安静了下来,六王爷没出房门,只立于窗前,盯着窗外那同自己对视了许久的黑鸟,对外唤了声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很快便有侍从进来。

    六王爷眼神冰冷:“将那黑鸟给本王打下来,拔毛,喂狗。”

    侍从顿了一下,自然记得主子最忌黑色,忙抬头认住窗外鸟儿模样,立即应允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院子里就传起乒铃乓啷的声响,侍从们各式各法,有用弹弓的,有拿弓箭的,有急忙爬树,要亲自手刃的。

    六王爷看得没趣儿,转身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可刚走两步,他又顿足,回身看了眼书房大门,再次走进去,拉开书桌前第二个抽屉,将里头一个信封,摆到桌面之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才离开,乘了软轿,去吏部点卯。

    而在六王爷离开,院中又因围捕黑鸟而乱作一团时,一道利刃般的身影,如雷鸣电闪般,轻易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容棱看都没看那摆于桌面的信封。

    信纸为浆黄色,空气中弥漫着浅浅淡淡的苦花香,那信封有毒,昨夜他夜探六王府,偷走府内来往名册,哪怕做得小心谨慎,今晨下来,应也让人发现了不妥,所以现在,对方是打算要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容棱绕到书房后壁,并不伸手,只靠目视观察柜面,很快,他在其中靠右的一格摆饰鼎钟的柜面前停下,他发现这柜面前后的灰尘,比其他柜面颇浅。

    他稍稍靠近,掀开鼎盖,便看到里头全是火灰,却有半截烧碎的纸角,印有“知晖雅集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将那字样记入脑海,容棱又将盖子盖好,恢复原样,继续巡看其他柜格。

    柜面再无破绽,地面整洁如新,看似好像再无破绽。

    但容棱立在桌前,环视整间书房后,很快,又将目光定格在了桌面一支狼毫朱笔上。

    容棱小心将朱笔取下,便看到,笔侧上有两个小字,刻的正是“正魁”二字。

    将朱笔放回,容棱再扫过桌面,又在桌前的烛台手柄上,看到了同样的刻字——正魁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他循序渐进,花了一刻功夫,终是心落成算。

    他离开时,如来时一般,悄无声息,而在他离开后,一直盘旋在府院上空,把王府侍从溜得跟狗似的黑色鸟儿,也振翅高飞,眨眼间消失踪影。

    容棱回到胡同后巷,一边脱下身上黑衣,一边换上玄色外袍,同时快步往外走,并问身边汝降王府小侍卫:“六王为职吏部,可任侍面?”

    小侍卫不知他为何这么问,纳纳的道:“六王任职吏部,乃属皇上嘱命,任职便但侍郎,侍面……应是没任过。”

    侍面是各部均有的书面先生,换言之,就是各部誊抄书写的复文工,堂堂王爷,自不可能担此劣职。

    容棱掀了掀眼皮:“非为侍面,却好用正楷体,字色宽阔,不带潦豪,规整齐砌,倒是比外面的抄书先生,还写得官式。”

    小侍卫不知他说的什么意思,便道:“衙门要求官员字面整洁,写奏简练直白,六王会正楷体,应不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知这小侍卫是真没开窍,不知他意,便转了话题:“六王好诗?”

    小侍卫这个倒没听过,纳纳摇头。

    容棱看这小侍卫实在不顶用,也不问了,只上了马车,吩咐车夫:“知晖雅集。”车夫应下,驾车前往,过了半个小时,才抵达一书斋会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