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485章 别把我家娃娃压坏了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精准四肖期期中天下天空彩与你同行免费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四岁的小姑娘,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,文清公主本是在两名宫女的伴伺下,在御花园里荡秋千,可其中一名宫女临时回去换果水,另一名宫女又尿急去了净房,小公主没人照看,追着一只兔子,跑着跑着

    ,就栽进了小池塘。小黎当时正好带着小花在池塘边的灌木丛找虫子,小花是只非常嗜睡的蜘蛛,但今日进宫后,它却难得的醒了神,非常满意土质丰厚的御花园豢养出的毛毛虫,钻进灌木里,吃了个肚儿圆,小黎就在旁边

    等着它,等着等着,没等到小花吃饱,却等来一个没头没脑的小丫头,二话不说,就往池子里跳。

    事态紧急,小黎没来得及抓住小丫头,眼看着她摔进池子里,只能下水救人。

    人救上来后,小黎身上也湿透了,他看着一脸紧张,问他有没有哪里受伤的太爷爷,脆生生的回答:“我没事,太爷爷,我会水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看了看还缩在自己怀里,哭得梨花带雨的小丫头,有些为难的抓抓脑门。

    皇上这时已匆匆走来,他心疼的想将小公主抱过来,可因受了惊吓,小公主现在非常敏感,谁都不要,就赖在救她上岸的小哥哥怀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皇上有些茫然,还想再抱抱小公主,可他一碰,小公主就哭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皇上忙收了手,却已震怒,起身,大声喝问:“常缘殿宫女何在!”

    去了净房回来的宫女,见公主不见了,本就吓得面无人色,此时又看到小池塘边的阵仗,顿时五雷轰顶,哆哆嗦嗦的扑跪过来,一个劲儿的磕头告罪。

    可无论她说什么,公主遇险,惨遭大难,这伴伺的宫女,是铁定性命难保了。

    小公主哭得撕心裂肺,小黎离她近,被她嚷得耳朵都要聋了,可偏偏小丫头就在他怀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小黎没办法,只能搂着她,像平日哄丑丑一样,软声哄她:“没事了,没事了,别哭了哦,乖。”

    小公主哪里听得懂,方才生死一线,她早已吓得魂飞魄散,现在只顾着哭,什么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小黎没办法,只能一直抱着她。

    因着小丫头不撒手,小黎也没法换衣服,索性他有内力,便用自身的热量烘干衣服,烘衣时,也湿透了衣服的小公主觉得他怀里暖,更往他怀里缩得不愿意走。

    纪南峥现在是焦急得不得了,他不住的摸着小黎的脸,左右检查:“是太爷爷不好,太爷爷不该带你进宫……”

    又回头喊:“皇上,太医呢,太医还没到吗。”

    皇上正要回答说快到了,却听那抱着自家小公主的男娃娃说:“太爷爷说什么傻话,我就是大夫啊,我没事,这个小姑娘也没事,就是吓着了,没有发热,没有着凉,都无碍的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现在才想起自家孩子的本事,方才危急关头,关心则乱,他哪里想得起这么多,反正在长辈眼里,自家的孩子,肯定是最矜贵的,别人就是摸了你家孩子一下,你都担心他手粗给你家孩子刮伤了。

    世上像柳蔚容棱那样觉得孩子摔断了腿都“仅是无碍”的父母,毕竟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太医匆匆赶来,这时,小公主的劲头也过了,抽噎着看清了身边的人,朝着皇上泫然欲泣的喊了声: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皇上想去抱她,小公主却只胆怯的抓紧了小黎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清儿,来父皇怀里。”皇上哄道。

    小公主望了望他,又扭过头,看着自己抱着的小哥哥,然后扁了扁嘴,把脸埋进了小哥哥怀里,依旧不出来。

    皇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医的检查结果和小黎说的一样,两个孩子都没大碍,不过再是如此,衣服也得换。

    虽说小黎已经基本烘干,可到底边角的地方,还有些湿润,他自己倒是无所谓,养尊处优的小公主穿着这样的衣服,还是会着凉的。

    这时,常缘殿的人得到消息,辛贵妃领着一群婢仆,匆匆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瞧见自家宝贝女儿缩在一个陌生的男娃娃怀里,辛贵妃是不解的,他朝皇上请了安,又瞧见皇上身边有个较为眼熟的老人,定睛认了认,险些吓了一跳:“太,太傅?”

    太傅进京的消息,辛贵妃显然是没收到。

    辛贵妃是左相家的嫡女,左相与太傅同为三朝元老,辛贵妃自然是认得纪太傅的,不止认得,辛贵妃以前还在太傅府里开过蒙,同样的,也经常挨太傅的手板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好像已是上辈子的事了。

    乍然再见太傅,辛贵妃一瞬间又想到了小时候自己抱着《女戒》熟读背诵,却被太傅指着鼻子骂她母亲庸俗蒙昧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《女戒》《女训》是女子自小就要修习的课本,也是母者教女的至尊法典,辛贵妃以前就是让她母亲督促着背诵,可在太傅眼里,这些物化女子,轻鄙女子的书籍,却是文人之耻。

    小时候辛贵妃不懂这些,后来长大了,进了宫,才知道像太傅这样认为男人与女人,不应该存在卑贱高贵之分的文人,有多么难得。

    也知道了,为何太傅会如此受学生们尊崇,受百姓们爱戴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一位从骨子里,就透着高尚的贤者。

    能成为他的学生,是他们的幸运。

    哪怕现已身为贵妃,辛贵妃也很愿意尊敬的朝这位已经致仕多年的老先生福一福身,行一个学生礼。

    纪南峥受了她这个礼,指着地上问:“这是你的小公主?”

    辛贵妃低头一看,那哭得满脸通红的,可不就是自己的小女儿吗,她立马心疼了,苦笑着道:“让老师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着急得不得了:“那快把你家小公主拿走啊,别把我家娃娃压坏了!”都是年龄差不多的孩子,谁抱得住谁啊!

    辛贵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母妃亲自来了,肯定要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一个月也见不到几次的父皇保险,文清公主可算从小哥哥身上下来了,乖乖的跑回母妃怀里,却还是忍不住,又回头往小哥哥那边看。

    小黎对她挥挥手,礼貌的道:“再见。”刚刚钻进母亲怀里的文清公主又跑了回来,一把抱住小哥哥,可怜巴巴的对母妃道:“我可不可以,把哥哥一起带回去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