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492章 柳蔚闻言更不放心了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经玄机图2018在今期999彩票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宫里过了近一个时辰,才传来回信。

    皇上圣旨中,先着重表彰了六王爷的慷慨气度,忧国忧民,又邀他即刻进宫,不得延误。

    接了指令的六王爷脸色如何难看先不说,毕竟一百万两就这么打水漂了,他人都快疯了。

    柳蔚这边,却觉得有些意思。

    回信来的这么晚已属古怪,又下令召六王立即进宫,明面上好似是因那一百万两,可另一层意思,却是将六王解救出眼下困局。

    这皇上,竟对有不轨之心的同胞臣弟如此挂怀?甚至施以援手?

    什么毛病?

    柳蔚心里琢磨不透,那边六王意接了圣旨,苦大仇深的要与传旨太监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临走前,他又特地深盯了柳蔚一眼,眼中恨意,宛若尖刃。

    柳蔚对他笑笑,气得六王爷更火大了,可偏偏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圣旨的下达,衙门的案子也算结了。

    外村七条人命案的官司,算在了枉死的宁辉头上,而村民们也会在随后,收到六王爷给出的一万两抚恤费,云家,自然也沉冤得雪,一切都有了个好结果。

    外面看戏的百姓们也散场了,门前的役卫也撤了棍棒。

    云家几位夫人见状,连忙上前扶住自家夫君,云大老爷的样子最为疲惫,哪怕平反昭雪,今日这一阵仗,也着实将老人家吓出了个好歹。

    云三老爷最先有动作,他郑重的拱起了手,对柳蔚微微一躬。

    柳蔚忙托住他,没让他行这个大礼,只道:“府衙之地不宜多呆,先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云三老爷没有坚持,但看柳蔚的目光依旧盛满了谢意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云家其他人看柳蔚的目光,也饱含感激,毕竟今日若没有她出手相助,他们云家,还不知会落入何等境地。

    外堂守点的侍卫有了消息,将手里装满瓜子壳的纸袋揣进怀里,对身边同伴道:“我先走了,夫人还等着我回信。”

    同伴对他点点头,也忙上前去请柳大夫。

    柳蔚听说相夫人请她进宫,还纳闷了一下,昨晚惊觉六王阴谋,她今日一早便差人传话,说这两日恐无暇进宫为皇后看诊,怎这半日不到,又来请她了?

    云家这边尚未安顿,今日之祸她也还未与云家众人说明,一时分身乏术,便问那侍卫,可是急事?

    侍卫一想,自己都在这儿看半天白戏了,而且听夫人吩咐时那语气,也不像紧急,便犹豫着道:“先生可先行忙碌,小的先去备车。”既然不急,柳蔚也不慌了,陪着云家众人回了主宅,又将几位夫人小辈支开,独留几位老爷,将六王之谋,和盘托出,尤其讲了六王爷的目的,是为了外祖父手中的某样东西,他们云家,着实是被连累的。

    几位老爷却像没捕捉到她话中的重点,一听今日之事,竟是六王爷之计,那宁辉不过是个替死鬼,大老爷先就心头大震,气得一阵抖手。

    二老爷忙给长兄顺气,心头却也是恼火:“我便说那宁辉其人,我听都未听过,怎能与我们云家有仇,原来竟是中了他人奸计,实在,实在可恶至极!”

    三老爷也深沉着脸:“我们云家一向与人为善,六王却如此咄咄逼人,此事,不能善了。”

    四老爷一脸苦色:“不能善了又如何,整整七条人命,最后他也仅落个捐库百万的下场,好似钱便能买来人命,祸国殃民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三老爷又看向柳蔚:“那一百万两,若无柳姑娘巧施妙计,怕也要被他赖掉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他们说了半晌,却并未提遭她所累之事,忍不住又强调:“六王此计,志在于我外祖父,诸位所受只是无妄之灾,故此……”“柳姑娘以为我云家尽是如此无义之人?”二老爷倏地开口,打断柳蔚的话:“姑娘乃是云席的朋友,令外祖又是我等恩师,你我二家同气连枝,六王今日对我云家下手,姑娘鼎力相助,竭尽所能,既知六王

    本意是对你们不轨,我云家自也不会袖手旁观,柳姑娘无需多说,此事错不在你,我们两家合该对外,共抵六王阴谋才是。”柳蔚听着有些怔忪,早知道云家都是实在人,可生死大义面前,她没料到对方会如此义无反顾,说句难听的,夫妻大难临头,尚且各自飞,他们与云家仅属萍水相逢,可这群友好的老先生们,却愿意同舟

    共济,此举此善,实在令她触动。

    几位老爷年纪都挺大的,见柳蔚不做声响,瞧他们的目光,却暖若初阳,便知晓二老爷方才那话,怕是让她感动了。

    可这一弄,几位老人家反倒先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二老爷,多严苛规整的一个人,现下竟整张脸都被烧红了,却还得强撑古板,绷着脸道:“本来,便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眼中笑意更深,她起身,对几位长者,由衷的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二老爷耳根烫烫的,把脸转到一边。

    四老爷也频频摸自己鼻子,觉得他二哥方才那话是有点肉麻。

    大老爷还在想今日自个儿吃的苦头,多温文尔雅的老人,现在却在心里一直骂六王脏话,但他没骂出口,毕竟实在不雅。

    唯有三老爷脸皮较厚,又八面玲珑,见屋中气氛怪异,便打破沉寂:“说来回府这般久,也不知老师在否,既六王所图为老师手中某物,还请老师将那重要之物妥善保管,可莫让邪佞之徒钻了空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柳蔚便也正经起来。

    三老爷想去将老师叫来,两家人有商有量,才好共谋。

    柳蔚起身要去找人,走到门口,见容棱迎面而来,便问他:“可瞧见外祖父了?”

    容棱摇头,方才他没与柳蔚一同进房,便是去寻外祖父了。

    可一找才知,在他们离开云府后,外祖父竟带着小黎出门了,至于去了哪儿,却无人得知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担心:“不会有什么意外吧?”

    容棱劝道:“有小黎在,应当不会。”柳蔚闻言更不放心了,小黎是她生的,这孩子有多靠不住,她心里有数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