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493章 小黎是个小大夫,见不得有病不治的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开码结果开奖昨晚六给彩开了什么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所谓好的不灵,坏的灵。

    出宫的马车要先去到正阳门,再从正阳门一路驶入京城正街,可还未到正阳门,车轮子突然坏了。

    车夫是皇上身边的小太监,宫外的车不能进宫,纪南峥乘坐的云府马车,只能停在正阳门外。

    小太监年纪小,没什么经验,见车坏了,这里离正阳门又还有一大段距离,急的满头大汗,忙下车检查。

    纪南峥想着换车轮,车里也不能坐人,便牵着小黎下车等候。

    小太监蹲下,看明白了,但他手上没有工具,要修也没法修,一脸快哭的模样。

    纪南峥不想为难小孩,便道:“这里离宫门也未多远,送到这里,便罢了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却不答应:“太傅大人年事已高,哪能让您徒步而行,还请大人稍后,奴才这便去再找辆车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远处便有车轮声,滚滚而来,小太监眼睛发光了,仔细一看,一拍大腿:“是国象监的车,大人稍后,小的这便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国象监,国师?

    纪南峥眉头微蹙,想叫住那小太监,可小太监脚步飞快,眨眼就跑远了。

    纪南峥表情很差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小太监又跑回来,那辆马车也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小太监气喘吁吁的道:“太傅大人,国师就在车上,奴才言明咱们车坏了,国师愿捎大人一程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抿紧了唇,抬眸看向缓缓驶来的红顶马车,到了他们面前,车帘掀开,里头,一位白须白发,却青年容貌的男子,用略带清雅的嗓音,开口道:“不知太傅何时回的京,既然有缘,还请上车一歇。”

    对方都开口了,纪南峥再是不悦,也不好当场拂面,他停顿片刻,想着正阳门也快到了,不在乎这一时三刻,到底沉默着,牵着小黎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上装饰简朴,正中的小桌上燃着清香,佛家爱用檀香,道家爱用清香。

    纪南峥又看到车壁上挂着的拂尘,想到这国师不止与清风镇鲛人珠之事牵扯不清,年少时,还干出过背德叛师之不逆之事,更没了与其交谈的打算。

    国师也保持沉默,大概是修道之人好清净,他看起来分外超脱。

    率先打破寂静的,反倒是小黎。

    小家伙一个劲儿的拿眼去打量这位国师,先看他的五官,再看他的头发,最后视线定格在他的眉毛上,然后,嘟哝起来:“是染的吗?”

    等他脱口而出后,才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声,忙捂着嘴,往太爷爷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国师到底是个成年人,并没有与小娃儿计较,只微微含笑,去问太傅:“这位小公子是?”

    纪南峥板着脸道:“我家娃娃。”随后又补了一句:“童言无忌。”

    国师摇头,低垂下眉,端起手边的清茶,浅酌了一口。放下茶杯,他见那小娃娃还盯着自己的脸,难得的说了一句:“窥探天机,总要付出代价,这便是代价。”他说着,便抚了下自己雪白的发丝,语气中虽带着遗憾,但神色却又露出几分傲然,与天相承者,

    自有天道理论,他这是过多动用神通,方才落至如此,不过凡人能与天交流,早已是一种法外超脱了。

    小黎一听这竟不是染的,忍不住就说:“不是染的,那就是得病了啊。”

    国师一顿,看着这孩子。小黎道:“白发症,一种早老性基因衰竭病症,白发症分为两种,一种为先天形成,另一种为后天形成,你既说是窥探天机所患,那便是以前没有,后来有的,那就是后天形成,后天形成的大概因素为精神因素,营养因素,甲状腺分泌紊乱等因素,你这要不就是常年失眠抑郁,高度紧张,操劳过度,致使体内激素过增,令黑发变白,那就是患有其他皮肤病,器官病,恶性贫血,植物神经障碍等等,我观先

    生你年纪不大,有病还是要早治,讳疾忌医并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    国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纪南峥在旁边拉了拉曾外孙的衣角,道:“不认得之人,莫说了。”其实他也觉得国师这是有病,好好的年轻人,突然长了一头白发,不是病了就是中邪了,偏偏他自个儿还沾沾自喜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小黎是个小大夫,见不得有病不治的人,想了想,便从随身小包包里掏出一张娘亲在曲江府时就教他裁好的方正名片,递上去:“先生若想尽早医治,可来京城云氏医馆寻我,不过我没有在医馆挂单,但我可以替你咨询,当然咨询也是要收钱的,我一个时辰五十两,你别嫌贵,你这白发症属疑难杂症,大医馆的大夫不见得给你治得好,你自己考虑吧,最好跟家里亲人商量下,毕竟一个时辰五十两也不是小

    钱。”

    国师呆呆的拿着这张方方正正的小纸条,表情木讷中带着几分僵硬。

    这时正阳门也到了,车外的小太监唤了一声,纪南峥不喜欢国师,忙带着小黎赶紧下车。

    车内的国师没动,他盯着这张小纸条,脸色阴沉如墨。

    上了云家的马车,纪南峥看国师没追来,才松了口气,跟小黎道:“那人不是好人,他是死是活皆与咱们无关,他若真来医馆找你,你莫见他。”

    小黎不明所以:“为何?病了不治,很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绷着脸:“他这人十分邪性,今日未瞧出什么,是他遮掩得好,你年纪小,与他接触多了,太爷爷怕他做法害你。”

    小黎嘟哝:“又不是志怪话本,哪有做法害人这一说……”

    纪南峥敲敲曾外孙的脑门:“总之你记得,不许与他再见。”

    小黎揉揉脑袋,还是答应了,太爷爷是担心他才替他操心,他肯定要听自家长辈的。

    只是想着,又有点唏嘘:“白发症虽不是绝症,但他一直不治,也不知病源是什么,若是因器官衰竭引起,不治,可能就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哼了一声:“管他呢,他为祸人间,若真得了重病,也是老天给他的报应。”小黎只能点头,却还是打算回家后,与娘亲说一说,看看娘亲是什么意思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