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501章 讲道理的容棱也变得咄咄逼人起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免费资料大全天下彩票买随机的中奖概率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汝降王府的人来国象监砸场子,这事儿可比国象监进了鹰群有噱头多了。

    外面围着的百姓更不肯走了,头脑快的,都开始兜售小板凳了。

    柳蔚的确没料到容棱会搞这么大阵仗。

    是,人家汝降王是说了,王府兵卫你可以借用,但你一声不响的把人家两百多编兵都借来,这多少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况且看容棱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他提前跟小王爷知会一声没有。

    围剿国象监的兵士穿着的衣服都有汝降王府的标志,等于说,是不是汝降王授意的,这事儿都得算在汝降王头上。

    看到柳蔚来,容棱表情缓和一些,但语气并不好:“还未找到小黎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下也顾不得千孟尧会不会背锅的问题了,她环顾四周,问:“咕咕与珍珠瞧见了吗?”

    一来国象监,看到这么多鹰错落而临,容棱就猜到了与咕咕有关,但内殿毕竟是机要重地,他直接硬闯并不合适,故此便让国象监役卫进去通传,说他要与主事人当面说话。

    而正在这时,不得己被惊动的白发国师,带着几位道长也疾步而至。

    国师并不认识容棱,他紧绷着面孔,冷着双眸,将眼前青年上下打量一圈,而后压着火气问:“阁下是汝降王府哪位大人?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这国师一眼,目光在他醒目的白发上一扫而过,而后道:“汝降王府捉拿刺客,如有惊动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国师冷笑一声:“刺客?”

    容棱面无表情:“一个时辰前,王府闯入刺客,我等领兵捉拿,亲眼目睹,刺客逃入国象监内,故不得已,唯有包捕。”

    国师识人无数,只看一眼,便知眼前青年是在说谎,毕竟对方连装腔作势都不愿意,表情敷衍得不得了!

    可对方为何要闹事他国象监?

    国师绞尽脑汁,却如何也想不出国象监能与汝降王府能有何恩怨?

    唯一能算恩怨的,也只是五年前。

    那时汝降王府老夫人病重,他上门为其祈过一次福,之后老夫人过世。

    汝降王曾带着符文找他,非说是他害死老夫人,他百口莫辩,最后汝降王远走他乡,此事便算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可如今已过五年,此事时过境迁,莫非汝降王还真能为当年那桩旧事,特地来找他麻烦?国师想不明白,又被面前这冷肃青年气的不轻,便道:“王府捕凶,按说本官既遇上了,自该鼎力相助,但七日后宫中圣节起宴,本官即日起便要施法备案,故此,恐无暇招待诸位,只得劳烦诸位先行离开

    ,至于刺客,阁下放心,本官自会叫人上下搜捕,若是找到了,再通知贵府来拿人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是直接把逐客令甩到脸上去了。

    容棱嗤笑一声,眉宇稍稍一挑:“是不愿相助,还是不敢相助?”国师蹙眉,正待说话,他身后的道人已脱口而出:“你这官将是什么意思?国象监乃道门清净地,你带了一干兵士,手持凶刃,硬闯而入,已是冲撞了仙人法驾,如今国师好言相劝,你不光冥顽不灵,甚至

    还口出恶言,小道便要问问了,你汝降王府便是这样的家教吗!”

    看,锅稳稳地扣在千孟尧头上了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同情了一无所知的千孟尧三秒,然后上前一步,拦住了容棱,伸手悄悄按了按他的手背,示意他冷静。

    小黎不见了,柳蔚担心,容棱也担心,故此平日还算讲道理的男人,这时也变得咄咄逼人起来。

    可硬碰硬毕竟不是良策,国象监背后站着的是皇上,皇上信重神佛,国师简在帝心,直接打国象监的脸,等于对皇上不敬。

    说到底他们也是外来人,没必要刚来就给自己找这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柳蔚眼睛转了两圈,她拦住容棱,却对着国师扬起了一抹笑脸,算作一礼。

    国师看着这突然横插进来的斯文青年,表情没有松懈,但也对其微微颔首,算是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我等误闯国象监,实在不敬,既国师已言明,会为我等寻出刺客,在下便先行谢过大人,只是如这位道长所言,我等携利刃而入,总是冲撞了神灵,若是可以,临走前,在下想敬拜一礼。”

    软话就是要比硬话听着舒服,况且这已经说明了,我们惹不起你们,我们这就走。

    国师没有作声,他身后的道士们却高兴了许多,尤其是方才斥责容棱那个,先就表示了友善,他道:“居士通情达理,实为大善,若是礼拜,请随小道而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非常热情的带着柳蔚去殿前参拜,还给她一对掷筊,说,要看神灵是否原谅他们的冲撞,可掷杯一问,他会在旁边解答。

    柳蔚笑着点头,先对三清神像磕了三个头,然后双手合十,握着那筊杯,往前一掷。

    连掷三次,均为圣杯。

    那道士道:“居士诚心,仙人这是已原谅了诸位方才的不敬。”

    柳蔚露出安心的神色:“仙人果真宽宏,那不知,在下可否再问仙人一桩事?”

    道士点头:“仙人广泽万民,居士但问无妨。”

    柳蔚勾起唇角:“那便问问,仙人可同意我等搜寻国象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道士闻言,正要阻止,柳蔚已快速的又掷了一杯。

    依旧是圣杯。

    道士到嘴的责备生生卡住了,他愣了一下,就看那斯文青年又捡起掷杯,再次一掷。

    同样连续三次,同样三次圣杯。

    道士表情变得有些木讷,他仰头看了看金光闪闪的三座法相,一脸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柳蔚无辜的问那道士:“仙人这是,同意了?”

    道士磨蹭一下,才不自在的道:“是,是同意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两块弯月形状的筊杯,掷出会有三种结果,一平一凸为圣杯,表示请示之事,仙人“同意、行、可以”。

    二平面者为笑杯,表示请示之事,仙人“主意未定”。

    二凸面者为阴杯,表示请示之事,仙人“不行,不准,或神明生气,或凶多吉少”。

    柳蔚连掷三次,皆为圣杯,表示仙人千真万确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柳蔚笑起来:“看来仙人也觉得,让那刺客逍遥法外实在是为祸人间,也主张咱们先将他抓起来。”道士没吭声,却拿起柳蔚手里的掷杯,反复看了一会儿,有些糊涂,连着多次都是圣杯,这掷杯长眼睛了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