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506章 父子俩打的什么小算盘,以为她不知道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凤凰闲情2017全年图片棋牌大平台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等云家人并着二老急急忙忙赶过去看时,就看到前庭的花园里,此时早已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小黎自幼习武,轻功了得,但他的武功都是柳蔚教的,可惜的是,他并没有青出于蓝。

    故此,他虽然满院子东西南北乱窜,可后面,手提大刀的柳蔚,还是步步紧逼,眼看着小黎跳上一棵大树,刚刚站稳脚跟,后面柳蔚刀已落下。

    小黎脸都白了,一边哭,一边跑,一边还喊:“娘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刀砍空,砍掉一根树杈,树枝应声而落,刚好落到姗姗来迟的云家人跟前。

    众人也吓死了,云四老爷结巴了:“闹,闹真的啊,真砍啊。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又一根树枝落下。

    纪南峥也慌得不行,抬头一看,容棱竟然就站在旁边,一点要插手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气得快冒烟,忙抓住祝问松的手,道:“你拦拦,你快拦拦!”

    祝问松却只是安慰的回拍纪南峥的手,让他安心,柳蔚有分寸,小黎的功夫底子她也有数,说是惊险,可小黎几次险象环生,实际上都是柳蔚算好的。

    就拿刚才来说,以柳蔚的本事,在小黎还没跳上那棵树前,她刀就能落下,小黎刚好过去,这刀就能稳稳当当的落到小黎头上,可这刀硬是迟了,明显是有意放水。

    事出紧急,祝问松不好跟纪南峥慢慢解释,而纪南峥看祝问松不帮忙,心也凉了一半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冲进战圈,挡在柳蔚面前:“你还真要杀了他不成!”

    柳蔚手里的刀险些伤到外祖父,她连忙收力,后撤一步。

    那边小黎看到太爷爷来了,想到容叔叔的叮咛,忙跳到太爷爷背后,哭得声泪俱下,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:“太爷爷,太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纪南峥让他哭得心都化了,也不顾自己年迈四肢不勤,一把将小黎抱起来,怕他在地上,还要被柳蔚打。

    柳蔚很无奈:“外祖父,他今日实在太过分了,不能姑息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瞪着她道:“那你就动刀?她是你儿子,是你亲生的,你还不给我把刀放下!”

    柳蔚憋屈的将刀搁下,这刀是她下马车时,从汝降王府的卫兵身上拔走的。

    那卫兵见她松了手,忙跌跌撞撞的过来将自己的刀拿走,又扭头满头大汗的对容棱道:“卑,卑职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方便调兵遣将,容棱对外被称汝降王府上将,这个上将的职称是虚构的,作用只是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容棱挥手,让那卫兵走了。

    卫兵如蒙大赦,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没有了凶器,又有外祖父挡着,柳蔚注定不能再有什么作为,但她不甘心,眯着眼睛,一直盯着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怕死了,看都不敢看她,把脸埋进太爷爷怀里。

    纪南峥也不是纯粹溺爱孩子的家长,为人师表,他以前带的熊孩子也不少。

    他今日明明白白的叮嘱过小黎,让他不要接近国师,但小黎还是跑去了国象监,这件事的确是小黎的错。

    做错自然是要罚,但动刀可就太离谱了,要是真将孩子碰出个好歹,那她这个当娘的还不得后悔死?

    “小黎,你转过脸来。”纪南峥板着脸,做出严肃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黎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来,声音细弱蚊蝇,小声嘟哝:“太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纪南峥强忍着狠心,问:“今日你是不是做错了?”

    小黎忙点头,方才哭得起劲,现在还有点打嗝:“错,错了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错了是不是要罚?”

    小黎老实的点点头,又回头悄悄看她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还是那副表情,跟要吃人似的。

    小黎又赶紧把眼睛收回,害怕的抓紧太爷爷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罚你回房抄《诫训》十遍,抄完才可出房门,你是否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外祖父……”柳蔚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纪南峥瞪着她:“《诫训》全册百页,抄十遍至少也需三五日,还不够?”

    柳蔚又闭了嘴,老人护着曾外孙,她根本插不了嘴。

    抄书这个惩罚可谓轻松极了,小黎连忙答应,乖巧的保证自己一定会抄好,一个字不漏。

    纪南峥看柳蔚一副气还没消的样子,也不敢让小黎单独回房,便拉着他,送他回房。

    柳蔚在后面气笑了,轻叉着腰,对容棱发脾气:“你如愿了?”

    这父子俩打的什么小算盘,以为她不知道?

    容棱上前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柳蔚挣扎,容棱却捏得她更紧了,小声道:“我知你不会伤他,但他会害怕。”

    一个闹不好,会给孩子造成童年阴影,就算出发点只是想小惩大诫,但小黎方才的恐惧千真万确,容棱不希望他们母子间出现什么隔阂。

    柳蔚本还有些不悦,听容棱这么解释,心里舒服了些,缓了口气,却又冷笑:“他不会有心理阴影。”

    容棱还将小黎当成个心无城府的孩童,所以以为他的害怕是真的,但知子莫若母,柳蔚看得出,小黎从上车就开始在装。容棱看得出她是假打,所以不插手,小黎与她相依为命多年,自然也看得出,故此,越看得出,越哭得大声,叫得惨烈,就是拿捏准了她不会真的伤他,这孩子,以前老实,后来精灵毛病一堆,花花肠子

    也一堆,都是跟他爹学的。

    柳蔚敢保证,离开她的视线,小黎肯定不会哭了,臭小子比鬼都聪明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承认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,或许他也知道小黎是装的,但这个时候, 他也只能说小黎的恐惧是真的,帮着卖一卖惨。

    反正,他就哄柳蔚:“罚也罚了,吓也吓了,这便算了,可好?”

    柳蔚气没消干净,瞪着容棱就道:“今夜你还是睡书房!”

    容棱无奈:“我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都不看他,迈步去了云家人那边。

    在人家家里弄出这个阵仗,怎么都要亲自致歉。

    祝问松本来在旁边看戏,这会儿瞧徒弟无精打采,便上前问:“柳蔚又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容棱摇摇头,强撑着精神问:“师父何时到的?”

    祝问松说下午,然后看容棱还是一脸要死不活,他也叹了口气,拍拍徒弟的肩膀,安慰道:“算了,凑合过吧,还能休了咋的?”容棱:“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