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556章 我就知道你喜欢看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优德w88app怎么下载云顶娱乐场官网下载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左腕受伤,血流不止?

    容棱深沉的看着完好无损的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岳单笙帮她遮掩过,还编了伤势,她回来时也没做准备,如果提前知道,假包一圈儿布条装装样子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现在容棱将她捉个正着,特地看了她的手腕,灵巧活络,连个疤印都没有,他脸又寒了几分。

    柳蔚怕他秋后算账,殿上两人打斗的场景跃然眼前,她想到当时容棱那绷得紧深的脸,心里也慌,眼珠子转了一圈儿,突然扭头,笑出八颗牙齿,拉了拉自己的裙角,问:“我特地为你穿的,好看吗?”

    容棱眯着双眸盯着她的裙子,表情没有半点动容:“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迎上去,勾着他的手,晃了一下:“你再看看,我觉得挺好看的,还梳了髻,这叫双燕髻,你听这步摇声多清脆,我像不像个风铃?”

    容棱将手从她怀里抽出来,没让她糊弄过去,问道:“不解释?”

    柳蔚心虚,看看左右,小声说道:“这是别人的院子,回房说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冷笑,问道:“回房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低眉顺眼:“回房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认错?”

    柳蔚琢磨着容棱的意思。

    容棱这人吧,好也不是不好,但有几个毛病,一,会见缝插针,二,是个色胚,她觉得他是在暗示什么。

    可还不等她想明白他话里的深意,容棱却是一脸正经的,满面冷光的道:“看来是不识得错?”

    说完,将手里的灯笼搁到柳蔚怀里,转头往小径上走。

    现在就是给柳蔚十个胆子,她也不敢偷跑,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容棱后面,亦步亦趋的还帮他打灯笼。走过小径,前面就亮了,是个小院,院子里有两间厢房,一间是容棱与柳蔚的,一间是小黎的,方才柳蔚被脱衣服时,小黎就被云想使唤走了,现在小家伙早已回了屋,坐在窗前看到娘亲回来,忙跑出来

    关心。

    有小黎在,柳蔚壮了点胆子,拉着儿子的手,悄悄问:“你太爷爷呢?”小黎指指院墙另一边:“太爷爷住那边,与那个什么什么魏,什么什么钟一个院。”故意不说魏俦和钟自羽的名字,又补充:“玉儿姐被云想姐姐带去了她家,说是玉儿姐要治病,这里远,留在他们家方便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又问:“丑丑呢?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在太爷爷屋里睡了。”说着,又拉拉娘亲的衣袖:“娘,丑丑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:“怎么奇怪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火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他刚说个开头,前头的容棱突然转身,寒声道:“你回房去!”

    小黎犹豫的看看娘亲,又看看新爹爹,权衡一番,很有求生欲的道:“我今晚,去太爷爷屋里睡,娘,你……”小家伙叹了口气,模样像个小大人:“你自求多福。”

    柳蔚心里一噎,正要说话,小黎已麻利地窜走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柳蔚听小黎这语气,再看容棱冷酷的面容,又多了两分胆怯。

    今天她是做错了,但被骂得也够多了,方才在大厅里就被管教一番,现在容棱又给她脸色看,她心里也委屈,好歹也是生死间走了一遭的,就想,要不掐几滴眼泪卖惨?先把人糊弄过去?

    可容棱明显不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男人进了房,毕竟不是常住的屋,里头还显冷清,但被褥都是干干净净的,蜡烛也点了许多,弄得满室亮堂。柳蔚跟进去就小声自辩:“其实也不是非要涉险,但国师那个文弱书生,提把刀都费力,杀人这种事,就怕他办不好,这才想就近督促,我跟岳单笙早也设计好了,心里都有成算,不告诉你是怕你担心,不

    过最后你替了他,我反而高兴,你武艺好,手更稳,切磋之时恰到好处,看着唬人,实则轻巧灵便,你看我现在不是好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磋?”容棱打断她的话,映着满室烛火,将她冷觑:“谁告诉你,那是切磋?”

    柳蔚僵硬的扯下嘴角:“什,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一步一步朝她走去,柳蔚忙一步一步往后退,片刻下来,她被挤到了桌角,颤颤巍巍的抬手,想挡住容棱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可容棱却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向后一转,将她掌心反压在桌上,倾身到她跟前,森冷的道:“你退步了,没从那两刃对垒中,嗅出我的杀意。”

    柳蔚咳了一声,顿时面露苦色,又仗着容棱下不去手,直把脖子扬起来,又闭上眼睛:“那你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的目光越来越寒,盯着这个不知错还威胁自己的女人,真恨不得揉碎了她。

    可说着唬人的话,动起手来却未必是谁先认输,容棱知道柳蔚是吃定了自己,越发气恼。

    柳蔚皮了一下,也怕他恼羞成怒,赶紧又睁开眼,往前一靠,软软的陷在他怀里,嘴里哄着:“真错了,真错了,饶我一回,就一回,再也没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声线嘲讽:“你上次也是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记得自己上次做错了什么,但估计以前的加起来,也没有今天严重,便又心虚,只得拉扯他的衣袖,轻轻的转移话题:“我这裙子,真的不好看?不好看,那我脱了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皱眉,仗着这个姿势,柳蔚看不到他表情,他眼底掠过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柳蔚见他沉默,还能不了解他?登时眼前就亮了,小声道:“真脱了?”

    容棱将她推开,表情正经得都不像他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过去将房门拴上,边走回来,边拉着裙带,一下一下的解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葱白莹润的手,待她真将裙子敞了大半,他顿时板着一张冷酷的俊脸一把将其按住,咬着牙道:“现在脱什么衣服,用过膳了?”

    柳蔚一下将他抱住,高兴的笑:“我就知道你喜欢看,那我今日就这么穿,此事就当翻篇了!”

    容棱将她手甩开,见不得她小人得志,也见不得自己不长骨气。

    每次都是这招,每次都是美人计,偏偏他每次都中计!

    哪次教训她时,不是高高扬起,轻轻放下,这人就是专挑他的软肋,料定他吃这套!想着更生气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