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562章 手上一抖,险些把丑丑扔出去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永利游戏登录云顶登陆welcome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云氏以前是日日进宫,但从前阵子开始,却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柳蔚问过一次,皇后说云氏家中有事,柳蔚便没细问,但这次见云氏,柳蔚才知,云氏竟是离了京,昨日才归。

    云氏进去与皇后请了安,看辛贵妃也在,有些惊讶,又看两位一门心思都在化妆,便没打扰,出来却是拉着柳蔚的手,细细的问她自己不在的时候,皇后的病情如何。

    云氏待皇后的确忠心,柳蔚便将现在的治疗进程跟她说了一下,让她心里有个数。

    云氏听着,待过了小半个时辰,才察觉自己或是耽误柳大夫太多时间了,忙问她是不是要走?

    柳蔚听着内殿时不时传出的嬉闹声,又眼看着辛贵妃心血来潮,要弄七彩花钿,还吩咐下人准备颜料,她寒毛直竖,急忙点头,说自己出宫还有事。

    云氏便说送她,正好相府的车马就停在宫门外,马车上还有她离京一趟,给云家带的礼物,原是打算晚上出宫后再亲自送去,现在遇到柳蔚了,就直接给她了。

    青凰殿的小轿子将二人送到禁宫门前。

    云氏亲自从自家的车厢里,拿出一个大包袱,塞给柳蔚,还笑着说,这是最厚的一份。

    云氏在柳蔚这份礼上的确是下了功夫的。

    柳蔚想说,自己不收礼也会好好给皇后治病,但云氏一番心意,又说只是一些随行的特产,并不贵重,柳蔚便没什么心理负担,笑着接了。

    之后柳蔚上了云家的马车。

    云氏乘着小轿又回了青凰殿。

    马车上,柳蔚打开了那个包袱,才知道云氏所谓的不贵重,是打了引号的。

    两个大锦盒,一盒翡翠玉石,一本诗书册。

    金银珠宝倒好说,但这本诗书册,柳蔚却不好评估价值。

    将东西带回府,把金银珠宝单独放置,柳蔚就带着那本叫《致知列文之说十数授赏》的诗册给外祖父品鉴。

    纪南峥本来在教丑丑念书,看到那本递过来的诗册,却手上一抖,险些把丑丑扔出去。

    柳蔚看老人家哆嗦,不知他怎么了,忙将丑丑抱开,要给外祖父探脉。

    纪南峥却不理她,只管抽走她手里的书,还特地擦了擦掌心,才战战兢兢的将诗册翻开第一页。

    刚看两行,他就控制不住了,结结巴巴的指着书,又指着柳蔚,又指着书,话都说不清。

    柳蔚被他吓到了,一边给外祖父拍背,一边小心翼翼的问:“这书是什么?”纪南峥激动万分:“古儒有言,正心、诚意、格物、致知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其中格物致知,为当圣者尤为推崇,物者万物也,格者来也,至也。物至之时,其心昭昭然明辨焉,而不应於物者,

    是致知也,是知之至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柳蔚看外祖父滔滔不绝,忙叫停他,指着那诗册:“格物致知,又与此籍有何干?”

    “何干?”纪南峥登时死死地瞪着自己的外孙女:“仙燕二帝青宗在位时,大学士肖晔曾于万山寺上宝居亲书九诗六词品格物大论,赞其究物而知至意明之道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插嘴:“哦,先朝大学士所书啊?”

    纪南峥一拍桌子,重哼一声:“你可知肖大学士是位何等受人尊敬的圣人?你这本书正是当年肖大学士编撰授赏册时的成册抄录!”

    柳蔚哪里知道什么大学士,她都不学仙燕历史的,她盯着那本诗册,想拿过来自己翻两页。

    爪子刚探过去,就被外祖父一拍,冷声问:“你洗手了吗?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不是什么传世名作,看之前还得洗手?

    而且这又不是那位肖大学士的真迹,只是翻抄而已,至于这么宝贝吗?

    纪南峥告诉她,还真就这么宝贝了!“肖老先生致仕后便常居万山寺,可叹一场大火,将寺中典籍,包括老先生诸多手稿,烧得灰飞烟灭,就连老先生也在那场大火中吸了烟气,呛了咽喉,过后三年,便郁郁而终。朝廷为纪念老先生,特命其后人,将其手稿文书刻为大册,青史留名,而这本《致知列文之说十数授赏》却不在其中,听说是因为残缺不全,不好成册,但肖大学士的遗孀,却不忍他末年才华落寞,单独为其收拢撰册,只是发印有量,总共也就三十本。时过境迁,现在此书还存世的只余一本,那孤本正放在翰林衙门里,谁也取走不得,早年我也去抄录过一份,但的确破损太多,词不成句,心中大为遗憾,可,你现在给我这本,却

    是完整的!想来必是民间还有留本,且是比宫中收录的那本更完整!故此,此书虽为抄录,但其价值却不可估量!”

    外祖父科普得这么卖力,柳蔚也知晓了此书珍贵,但她不知,云氏送这么一本书给她做什么?

    晚上容棱回来时,柳蔚就把这件事说了,容棱听完却是了然。

    “对症下药,方为正道,你瞧不透?”

    柳蔚蹙眉:“两盒重礼,一盒珠宝,该是给我备的,一盒书册,应是想借花献佛,送给外祖父的。但相夫人与外祖父又不相识,好好的为何要送如此贵重之物?”

    容棱不怎么上心:“明日问问便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觉得,就凭着这本书,明日怎么也得登门道谢一番,便先将此事放下。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柳蔚拿着书,在外祖父依依不舍的目光中,出了门。

    云氏一大早也要出门,准备进宫,却在大门口撞上正赶来的柳蔚,愣了一下,便将人迎进了前厅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废话,直接将书拿出来,直言推拒,说昨日不知此书价值,贸然收了,今日是来诚心归还的。

    云氏闻言,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,急问:“可是此书有何不妥?怪我心软不忍,随意听信那些山民上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听出这话里还有其他,不禁追问:“山民?夫人是说,这书是山野乡民给您的?”云氏点头,满脸后悔:“此番我离京,正是相爷家中一位堂兄过世,那位堂兄于相爷早年有恩,如今过了世,相爷悲痛欲绝,特向朝中告假,携我同回乡里。虽西北之地贫瘠荒芜,但堂兄一家过得倒也还算富足,知晓我们过去,门下便收罗贵礼上呈,这本书就夹在其中,却是言明,此书并非呈献相爷,而是想借相爷之手,将书送于前圣太师太傅纪老先生,书收上来相爷也没开过,我倒是看过两页,也不晓好坏,只是那上呈书册的乡绅也属宗家亲眷,我便不好推诿,心想正巧与你相识,便将书夹着那些薄礼,让你一道带回去,哪知,你竟隔日就来还,这书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