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577章 就是这个意思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彩开奖记录691234神奇4749999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确定没有遗失机要文书?文案房与议政房都查清了?地牢呢?死刑房查过没有?确定并无恶犯脱逃?”

    刑部侍郎杜岷英按着自个儿的眉宇,在下属役卫呈上的种种清单名册中反复验查,片刻后,他才将名册反扣在桌上,抬首看着自己麾下的提审司。

    “东西、人,都没丢,满衙役卫却于半夜不明因果的晕厥整整一个时辰,你认为这里头没有半点问题?厨房查了吗?昨夜的宵夜是谁做的,帮工是谁?”

    提审司满头大汗,咬着牙道:“已经查过了,夜班役卫的宵夜时辰一般都在后半夜,但出事的时辰,却是前半夜,宵夜根本还未起炉,他们晕厥,也并非口服迷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这事就算了?”啪一声,杜岷英将整叠名册摔在桌上,满面火气的怒瞪提审司。

    提审司脖子缩得跟鹌鹑似的,颤颤巍巍的解释:“下面的人还在排查,因为不晓得对方目的,所以提审地牢部分刑犯……”

    杜岷英听到这里,眉毛轻皱了一下,问:“这两日排审目册给我。”

    提审司忙从旁边一摞文书中,抽出排审册,恭恭敬敬的双手供上。

    杜岷英沉着脸看了一遍,音色很低:“未来三日,总开四堂,今日排着的,是孟奇那桩案子?”

    提审司小鸡啄米似的点头:“是,是孟奇的案子!尚书大人亲自吩咐的,说就今天开堂!”

    “嫌犯呢?”

    “在地牢里好端端的,是个小孩儿,属下亲自查过,没有翻狱越狱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杜岷英抬起头,深邃多疑的双眼里,闪过一丝精光:“冰窖呢?孟奇的尸首也好端端的?”

    提审司继续点头:“冰窖的门锁都安然无恙,孟奇的尸首也和放进去时一样。”杜岷英霍然起身,捏着那排审单,一边往外走,一边道:“招仵作,将未来三日排审名册中涉及的案情遗体通查,孟奇的优先,你盯着他查,确定所有尸首无任何人为破坏痕迹。半个时辰后,我要知道结果。”

    提审司连忙答应下来,风一般的急切跑走。

    提审司离开后,杜岷英拿着排审单直接去了尚书大人的案房,推门后,却见里面空空如也,他沉着脸问路过的小兵:“杨大人呢?”

    小兵指着前衙小厅:“巡按府庄检察吏过来了,杨大人正在待客。”

    杜岷英眉头皱的很紧:“巡按府的跑来刑部凑什么热闹?又是万立的事儿?”

    小兵摇头:“尚书大人做主将交接使纪大人送到巡按府后,巡按府近一个月没来打搅咱们了,今个儿不知怎么的,庄检察吏大清早就过来了,纪大人也来了,但听那话,又没提万府尹,倒像是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串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岷英问:“你说纪淳冬也来了,也在前衙?”

    小兵点头。

    杜岷英大步流星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抵达前衙时,杜岷英就听到厅里传出爽朗开阔的笑声,他面色深沉,快步走进去,迎面对上的,就是他那顶头上司,杨尚书如蒙大赦的脸。

    “岷英来了,都排查清楚了?丢了什么?”杜岷英先向老态龙钟的杨尚书行了礼,又抬眉看了眼对坐的庄常与他的昔日同僚纪淳冬,对杨尚书道:“衙门暂时并未发现贵重物遗失,下官正叫人继续排查地牢,对方来者不善,动静又如此大,下官怀疑

    ,与最近正要开堂的几大案要案有关。”

    杨尚书慈眉善目的点点头,又对对面的庄检察吏道:“岷英很能干,虽然年轻,但处事干练,有魄力,我这一把年纪,多数时候,还得仰仗这些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庄常富态的脸上也带着和煦的笑,恭维道:“杨尚书还年轻,哪里就说这么丧气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杨尚书摆摆手:“别尽捡好听的哄我,我这老骨头自己清楚,对了,前个儿进宫,皇上赏了我一盒雨前龙井,在案房里,我拿来给你尝尝?”

    “哦?那可是好东西。”庄常馋的笑弯了眼。

    杨尚书抬起两根手指,对他点了点,失笑道:“你啊你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杨尚书率先起身,往门外走时,路过杜岷英身边,看到他手里还捏着排审单,便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交给你办我放心,无须上禀了,你看着处理就是。”

    杜岷英低垂着头,恭敬的应下。

    那边庄常也走了过来,与笑眯眯的杨尚书并肩,临走前他也看了眼杜岷英手里的东西,但却被杜岷英及时反扣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两个“老人家”走了后,厅里便剩下两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杜岷英方才的冷峻生硬,在面对纪淳冬时,稍微松缓了一些,他上前拍了下纪淳冬的肩膀,在他旁边坐下,问:“那笑弥勒大清早把你拉来干什么?万立案又出什么幺蛾子了?”

    刑部左侍郎杜岷英,年轻精明,当年是以武状元入仕,与同期出堂的纪淳冬是多年旧友,算是同僚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纪淳冬被调地方,杜岷英与他的联系便少了,最近纪淳冬与巡按府联查震惊一时的亭江州府尹贪污结党案,又回到了京城,两位老朋友偶尔也会约出来喝口酒,谈谈公事上的烦恼。纪淳冬人高马大,杜岷英却比较斯文,早些年杜岷英也有些捍名,但被杨尚书提拔成最年轻的刑部侍郎后,他就收敛了不少,现在说话办事,都带了些文人的官僚作风,倒显得纪淳冬这个纯粹的武将,有

    些粗鲁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老交情了,纪淳冬也不跟他隐瞒,直接就道:“你今日要开堂的那桩案子,孟奇那个,嫌犯是我侄孙。”

    杜岷英愣了一下,万万没想到他石破天惊的,突然认了个亲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纪淳冬瞥了杜岷英一眼,见他愣愣的表情中,带着浸淫官场多年而隐含的审视,吐了口气道:“之前没想跟你说,怕你有顾虑,今天提,也是我有私心,一会儿开了堂,别动刑,算看在我

    的份上。”杜岷英沉吟了足足半刻,才嗤笑一声道:“那个嫌犯,这两天来打招呼的人可不少,杨尚书都答应不动刑,你又跟我说这些干什么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