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597章 丑丑不喜欢娘亲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世界杯时间对比本港台开奖直播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月初一,酷暑的京城,终于得见一丝清凉。

    上午时分,清宅门外,容棱扶着纪南峥的手,将老人家送上自己早已安排好的青顶马车。

    纪南峥坐进车内,手往外伸,容棱又接连将小黎与丑丑递给他,最后让开位子,让师父祝问松也上了车。

    狭小的车厢里一下被挤得满满当当,容棱放下车帘,自己坐上车辕,挥驰马鞭!

    云承稚是来送行的,见姑父这就要走了,忍不住跑前两步,喊道:“两个月真的能回来吗?姑父,你可别骗我!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容棱顺手在小少年头上呼了一下,道:“这阵子,你多盯着点儿。”“我知道!”云承稚点头,又望向青顶马车后面跟着的那辆装载行李的蓝顶马车,压低了声音,问:“可是,你们回天石州探亲,带那个人做什么,我听姑姑说过,那人,可

    奸诈了!”

    “有用。”容棱没多解释,见时辰差不多了,不再同云承稚多说,催促马儿前行!

    云承稚站在后面目送他们离开,视线却老是忍不住往那蓝顶车上看。

    车内的人没冒头,但云承稚知道那是谁,一个阶下囚!

    姑姑说,那人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古老秘密,但大概知道那是自己保命的关键,因此拖拖拉拉甚久,直到现在,也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云承稚不理解,姑父带着全家出行,为什么也要将此人拉上?难道,这人真的这么特别?

    听说,他以前是国师?

    因参与了六王造反,才被打入天牢,成为阶下囚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姑父,为什么要与他打交道?

    云承稚百思不得其解,等到视线中已经见不到那两辆低调出行的车马,他才回过头,往兵部尚书府走去,今天天色好,正是去找胡子濯打探消息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容棱要去天石州,与柳蔚所去的西进县南辕北辙,这个计划是临时的,在柳蔚离京之后。

    京城去天石州,走水路最快,因此哪怕顾忌有老有小,容棱也依旧选择了前往亭江州去搭船。

    抵达亭江州时,已经是六日后。

    特地选了当地最干净宽阔的客船,容棱带着一家老小重新上路。

    船舱里,祝问松在与纪南峥说话,两个老人家聊天一点不注意音量,说人八卦时,也毫不在意会不会被对方听见。小黎带着丑丑,在甲板上看云,时不时就听到太爷爷在跟师祖爷爷说,说那位与他们同行的国师大人的丰功伟绩,一会儿说人家欺师灭祖,一会儿说人家嫌贫爱富,聊了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,小黎实在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牵着丑丑,走到隔壁船舱外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这位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白发青年,才打开门栓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小黎摸了摸鼻尖,指了指旁边的房间,赦然道:“你都听见了吧?”

    白发青年没有做声,眼中无波无澜,毫无起伏。小黎道:“我太爷爷以前提过你,他认识你师父,所以知晓你是离开师门后当的道士,因此为旧友抱不平,便爱念叨两句,我不知我爹为何要带你一同出行,但他这么做,

    一定有他的理由,所以如果我太爷爷的话,伤到你了,我向你道歉,你不要怪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说这些。”青年的目光十分冷淡,语气凉漠,不含一丝温度:“我担当不起。”小黎抓了抓脸:“那个……我娘跟我说,对人要有起码的尊重,不管你是坏人还是好人,至少现在我爹对你以礼相待,那我也不应该对你带有偏见,所以……算了,你要是

    不想听这些,我们就走了,总之,我太爷爷的话,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青年认真的凝视了门外的小男孩片刻,随即,垂了垂眼,返身,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小黎看着眼前紧阖的门扉,眨了眨眼,低头看向身边的妹妹。

    丑丑也望着哥哥,葡萄似的大眼睛忽闪忽闪:“他不喜欢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太爷爷说他坏话,还让他听见了。”小黎道。

    丑丑思考了一会儿,堵着小嘴道:“太爷爷不好。”“不。”小黎蹲下身,摸摸妹妹的脑门:“太爷爷好不好,不能看他对别人的态度如何,而应该看他对我们的态度如何,太爷爷对我们好,他就是世上最好的太爷爷,我们就

    不能说他不好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丑丑似懂非懂,含糊的“唔”了声。小黎弯腰将妹妹抱个满怀,托着她又走回甲板:“那位叔叔是爹特地请来的,但太爷爷不喜欢他,所以对他横加指责,我们与那位叔叔无冤无仇,一方面是爹的示好,一方面是太爷爷的示恶,我们夹在中间,能够选择的,就是尽量保持三方的平衡,所以我才会替太爷爷去道歉,因为我不希望,那位叔叔与太爷爷的恩怨,会影响到爹找他前

    来的目的,我们是爹的儿女,应该为他考虑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丑丑抓着脑袋,想了半天才吭哧吭哧的道:“太爷爷不为爹考虑,太爷爷不喜欢爹。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道:“对啊,太爷爷不喜欢爹,一直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丑丑不懂:“为什么?”而后浑身一凛:“难道爹也逼太爷爷背医经吗?所以太爷爷像丑丑不喜欢娘亲一样,也不喜欢爹?”“不是。”小黎刮刮妹妹的鼻尖:“太爷爷说爹配不上娘,所以不喜欢爹,他们大人的事,我们不懂,也不需要懂,反正不管喜不喜欢,我们都是一家人,这是改变不了的事

    实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真麻烦。”丑丑叹了口气:“丑丑不要长大,长大好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丑丑就一直这样,哥哥养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丑丑仰起头,疑惑的望着她的哥哥:“哥哥本来就要养我一辈子,这不是应该的吗?”

    小黎无奈的点头:“对,应该的,哥哥上辈子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直到一大一小两个孩子,再次安静的坐在甲板上看云看天,不再交谈,倚靠在舱门后的白发青年,才闭了闭眼,神情中,闪过一丝复杂。

    ……还在月子中,所以最近不能稳定日更么么哒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