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12章 是不是想媳妇,想出毛病了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凤凰马经现场开奖结果金彩网,高手网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612章 是不是想媳妇,想出毛病了?

    既然认定了狼族才是回国的关键,容棱自然亲自前往,想要翻阅狼族剩余典籍,以便查出其中关联。

    可来到这里,他却发现了另一桩事。

    真阳国圣物失窃。

    容棱前后思忖,发觉此事应该与他有关,故此,他才多管闲事,救了那四个人。

    当然,明日他还会通知官府,取消通缉令,算是为他们争取最后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见儿子还睁着一双眸子,迷茫的望着自己,容棱只得与他说起其中细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,楼青楼雪,带着刚刚苏醒的楼汉楼安出了宁公馆,回到了一个暂时租借的偏僻小院。

    楼汉楼安身上负伤不少,但现在,他们顾不得休息,四人聚在桌前,商谈着至关重要的国家大事。

    “那位先生,说的可是真的?”问话的是楼汉,之前他被歹人虐待,却不妨窗门大动,突然之间,有道玄色身影出现眼前,紧接着,对方打倒了绑住他的匪人,将他与楼安救走,只是因为那些人给他和楼安服了迷药,他们浑身乏力,走出去不及,便晕倒了,再醒来,楼雪楼青已经在身边。

    楼汉对那位玄衣男子出手相救,非常感激,如今听楼青提及对方的提点,自然格外慎重。

    楼青点头,绷紧表情:“那位先生说,我们中计了,对方的目的,从一开始,就不是圣物,而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这次问话的是楼雪。

    楼青深吸口气:“仙燕国里最近冒出一个宝藏的传说,据说那个宝藏里什么都有,金山银山,仙药仙丹,只要拥有那个宝藏,即便想做神仙,都能如你所愿。京里一位叫扈亲王的庶王爷,前阵子称病领兵出京了,但实际上,那位扈亲王是为临亲王所用,那个临亲王想要拥有宝藏,并且已经查到宝藏就在南边,但是南边只有两江和无穷无尽的大海,那位临亲王到了两江,线索就中断了,什么也没找到,可是,我们真阳国的圣物,突然被盗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楼雪皱着眉头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楼雪没听明白,楼汉却明白了,他咬紧牙关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楼青看着他的师兄:“那位临亲王应该是知道自己被盯上了,故此假说宝藏没有找到,但实际上,他找到了,并且认定宝藏就在我们真阳国境内。真阳国在百来年前,的确属于仙燕国的,所以那位临亲王,设计偷了我们国中圣物,再将我们引到仙燕国的西北边疆,他想构陷我们一个异族动乱的罪名,如果仙燕国的边防军发现了我们是真阳国人,不管我们是否与北边的蛮夷勾结,对方宁杀错不放过,都会将我们定为意图不轨,到时候,真阳国必将大乱。”

    楼汉面色沉重极了:“如果我们被捕,那位临亲王便有理由,对真阳国发起进攻,他想进驻我们的国家,把那片土地翻开,寻找所谓的宝藏!”

    楼青闭了闭眼:“那位先生说的就是这个,所以他告诉我们,我们必须马上走,立刻回真阳,晚则,后果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楼雪突然出声:“圣物还未寻回,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楼汉摇头:“此事事关重大,圣物之事,容后再议,国乱当前,必须先回真阳,禀报君主,请君主定夺。”

    楼雪还想说些什么,楼汉却瞪着她,语气严肃警告:“明日一早启程,不要节外生枝!楼雪,圣物固然重要,但现在最重要的,是我们的国家!国内百姓上下算合,足有近千万,你要让他们因为你的一念之差,遭连兵祸吗?”

    楼汉的话将楼雪震住了。

    楼青了解她,他握住楼雪的手:“你是真阳国的公主,不管你承不承认,你都是,异国皇族秘密进入他国边境,抓到你,他们理由都不用编,直接就能对我们国家比刀子。阿雪,我知道你想什么,你想自己回去找圣物是吗?但不可以,千万不可以,你是我们的软肋,你如果失败了,所有人都会死,不止我们四个,你的父亲,你的家人,你的族人,你的百姓,全都会死,近千万人,都会死。”

    楼雪之前的确想过趁着今夜,再返回公馆,去偷圣物,可楼青这番话,真的吓到她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逞威风的时候,也不是任性的时候,她不能被抓,她不能成为敌人的砝码,不能成为敌人攻打她国家的工具。

    楼汉见楼青把楼雪稳住了,松了口气,老实说,这个师妹,他一直拿捏不住,幸亏楼青还在,只有楼青能管她。

    第二日,四人马不停蹄的出了来城县。

    而宁公馆里,容棱盯着那个所谓的土疙瘩圣物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纪南峥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,然后扭头跟祝问松吐槽:“你徒弟是越活越回去了,连丑丑都不捏泥巴了,他还捏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想为徒弟辩驳,想告诉纪大哥,他的徒弟怎么可能玩泥巴这么幼稚,他的徒弟是个睿智的成年人。

    可是去了一趟回来后,祝问松就开始发愁:“纪大哥,你说是柳蔚不在,他才这样的吗?他是不是想媳妇,想出毛病了?”

    纪南峥冷酷的说:“如果他脑子坏了,我就让柳蔚跟他和离,我外孙女这么好,改嫁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顿时更加发愁了,总感觉徒弟随时都要前途堪忧,晚景凄凉。

    纪南峥和祝问松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精,一个是博学多才的前太傅,一个是精通六爻八卦的世外高人,两人看着那个土罐子,是真的一点没看出其价值,因此才会固执的认为,容棱多半是傻了。

    容棱不知道两位长辈的心思,他自己看不明白这圣物,又让小黎来看。

    小黎看了大半天,虽然不想承认,但还是非常婉转的提道:“爹,我觉得你是被骗了?这真的不像圣物,酱油瓶子真的都比它白净。”

    容棱捉摸着下巴:“昨夜我拿这圣物时,守卫圣物的一男一女与我打斗起来,一个死了,一个重伤。”

    为了这土罐子闹出人命了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