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16章 那个什么,容什么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最快现场开奖168彩88彩票开奖号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616章 那个什么,容什么?

    看了半晌,才有眼尖的小伙道:“好像是边海军的船,咱们这儿离边海军驻扎岛那么远,他们的船怎么过来了,还是这样的天气,可不能再行驶,回头船要翻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边海军的船,是不是夹了几艘商船?”

    岛民们叽叽喳喳,议论的喋喋不休,魏俦却站在门外,看着天边的风雨,心里涌出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钟自羽睡了两个时辰,才幽幽转醒,醒来后就听见魏俦着急忙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找不见了?她说就在山腰上看看,你们真的瞧清楚了吗?山洞呢?岛上有山洞,是不是风雨太大,她被困在山洞里了?”

    钟自羽撑着身子,勉强坐起来,屋子的小孙儿便上前,给他倒了杯水,搀扶着他。

    钟自羽问:“外面是我的朋友吗?他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小孙儿道:“你们另一个朋友走丢了,就是那个斯斯文文的白净公子,婆婆早就跟他说了,下游没什么好看的,只有打渔场,他非要大雨天去看,这不是,找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蔚不见了?”钟自羽刚刚好了一点的身体,这下因为激动,又闷痛起来,他捂着胸口,忍不住剧烈咳嗽。

    小孙儿又给他拍背,同时道:“如果没掉进洪水里,那雨停了就能回来,若是掉下去了,可就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听着脸色漆黑,挪到床边,要下去看看。

    小孙儿拦住他:“你别乱动了,吃了药就好好歇着,你们是来采办的贵人,岛民们一定会救你的朋友,你这样的身子,出去也帮不上忙,还是个拖累。”

    小孙儿直言,把钟自羽评价得一文不值,钟自羽一口气噎在嗓子里,同时又只得不甘心的承认,自己现在的确没用,他道:“烦劳你替我将另一位朋友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孙儿这回没有拒绝,麻利的跑出去,没一会儿,魏俦进来了,一脸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“柳蔚丢了,哎呀,我就说让她跟我回来,自己一个人瞎跑什么,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,咱们跑到天涯海角也得被抓回来鞭尸,不行,我得跟着岛民再去找找,你在家守着,如果她回来了,千万别让她再走了!”

    魏俦絮絮叨叨的一通,钟自羽听着,想喊他,魏俦已经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钟自羽扶着额头,头又痛,胸口又痛,喉咙还痒,被一场小小的风寒伤成现在这样,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没用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柳蔚已经抵达了北海面的打渔场,因为雨势猛烈,这里涨潮了好几个度,之前能看到的打渔场高杆,现在已经不见了,显然是被完全淹没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前方逆风行来的几艘大船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经过几日的观察,与今日骤然出现强雨强风的征兆,柳蔚已经看明白这是什么了……

    热带气旋,强热带风暴,若是明后日风势再不减,便会形成强台风。

    没有气象支持,柳蔚无法知晓这股台风的形成原因与路径,而作为一个依附于海中央的小岛,台风的出现,无异于是风卷残云,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而这种情况下,还有别的船只往这座岛上靠。

    附近没有别的岛,只有门石岛一座,独立的小岛承风能力并不强,若是门石岛遭殃,整座小岛覆灭,那前来停靠的船只,也只是一同面临灭顶之灾罢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远处的大船已经逐渐逼近,但打渔场没了,停船的港口也没了,他们想靠岸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打头的边海军船上站着一排湿漉漉的士兵,他们挥舞着大旗,显然是想与岛上的岛民接洽,让岛民帮他们拉船。

    但下游现在根本没有其他人,只有一个柳蔚,柳蔚倒是看到了他们的示意,但她一个人,可拉不动这几艘两层高的巨轮。

    当然山上也有岛民看到了,可现在大部分岛民都被魏俦压着去找柳蔚,剩下的岛民多为老弱妇孺,这种跑进洪水里拉船的行动,可做不了,只能等年轻人回来。

    海边军的船上,几个士兵冒雨挥旗,挥得头晕眼花的,却不见岛上有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士兵们急了,这风雨大得惊人,若是门石岛无法停靠,他们只能另寻他法。门石岛附近没有陆地,离这里最近的,就是他们驻扎营区的海岛,可那里离这里至少要行三天三夜,这样的天气,船在海上再走三天?这还真是赶着给海龙王做女婿,不想活了!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舱里面有尖锐的男音传出:“我们王爷说了,直接上岛!这么多人,哪里有靠不了岸的?先上岛再说!”

    听着那颐指气使的命令声,甲板上的一排士兵眼睛都要冒火了。

    冲动的士兵直接气懵了:“皇上都不认的东西,倒是到咱们这儿来作威作福了,若不是他一意孤行,非要这个时候出海,将军能折两船海军去保护他?咱们能遇上这鬼天气?现在船停靠不了,他倒知道急了?强行靠岸,怎么,是想让咱们游上去,给他拉船不成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另一个士兵劝住同伴,脸上也是郁气,但到底知道尊卑有别,安抚道:“游上去也不是不行,就算不是给他拉船,咱们也得上岸,有功夫嚷嚷,不如去问问后面那艘商船上的人,那也是位得罪不起的主。”

    先发火的士兵都服气了:“一个两个的,养尊处优,吃饱了没事干都往海上跑。这临亲王脑子有病就算了,半道上怎么就还让咱们遇上了汝绛王的督军,那个什么,容什么?一家老小的拉着出海,生怕死不了是吧?”

    士兵嘟嘟哝哝,但也知道这些京城贵人既然入了两江,安全责任自然归他们边海军负责,嘴里说着不乐意,但人还是得主动去后面接洽,这也是怕一会儿强行靠岸时,这些细胳膊细腿的出个三长两短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船越来越近,但挥舞的旗子已经停下了,便知他们打算强行靠岸。

    果然,半个时辰后,载满边海军士兵的官船在小岛前方的海面上停行,接着,跟下饺子似的,一连串穿着盔甲的士兵跳下水,呼啦啦往岸上游。

    等这些士兵爬到了山腰,才看到旁边竟然还有个人,细细弱弱的,像个书生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