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34章 正义凛然的装起大头蒜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level2存储历史数据手机百胜彩票投注平台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634章 正义凛然的装起大头蒜

    人皮面具这东西,国师只闻其名,未见其实,今天却是冷不丁的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但他没表现得很惊讶,怕会显得自己没见识,他就这么佯装冷静的看着魏俦将那张面具揭下来,然后在身边那年轻侍卫,也就是钟自羽的帮助下再戴回去。

    魏俦捯饬好自己后,扭头看向国师,说出了自己的来意:“昨日你们船上有人下过水对不对,柳蔚在远处瞧见了,让我来问问,有什么发现没?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国师就不太高兴,他沉着脸道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魏俦问:“什么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下水的人。”

    魏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国师简短的将昨日甲板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着重提了那个李勤:“若没意外,背后相助临亲王的,就是李勤,只是他一个纨绔子弟,哪来的能耐查到遗址的事?甚至与临亲王勾结。我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沉默下来,他对什么李勤王勤的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魏俦倒是琢磨了一下,半晌一拍大腿,道:“我说怎么这么耳熟,是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?”钟自羽看向魏俦。

    魏俦八卦老王子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,他哼了一声的道:“珠书还记得吧,清风镇时,跟在柳玥身边的那个小丫鬟,回到京后,我与她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当初鲛人珠事件闹得非常大,柳蔚带着全家老小都在清风镇查探,最后查出事情与国师有关后,柳蔚就领着全家先回了京城,不过魏俦和钟自羽被留了下来,说是处理善后,其实就是做苦力。

    魏俦当时把那屠尸人的院子都给抄了,挖出了那些女子白骨都一齐掩埋了,可等他们回头时,却发现始作俑者居然逃掉了,当时因为害怕被柳蔚责罚,魏俦就想了个馊主意,想着柳玥与柳蔚向来不对付,不如他们领着柳玥的人头,回京时在柳蔚面前将功补过?

    且不论柳蔚是否真的想要柳玥的命,但当时魏俦和钟自羽还真这么干了,只是他们要动手时,却猛然发现另一伙人,抢在了他们前头,也就是相夫人云氏派来铲除柳玥的人。

    为了不把到手的肥肉拱手相让,那天夜里在清风镇郊外,魏俦、钟自羽,与另一方人马进行了争夺,讨论怎么分配柳玥的尸体。

    那时候柳玥还没死,但却被他们吓得失了禁,而就在双方人马终于达成共识,正要诛杀柳玥时,柳玥被一神秘黑衣人给救了,等到他们追到那黑衣人时,发现对方带走柳玥竟然不是为了救她,而是先他们一步,将柳玥杀害,甚至活生生掏取了她的胞宫。

    柳玥就这么死了,死得狼狈不堪,浑身是血,但这样一来,尸体就不好分配了。最后珠书实在不落忍,就提议将柳玥的遗体就地掩埋,而魏俦他们如果想证明他们真的参与了杀害柳玥,进京后,她可以帮忙做人证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进京后,柳蔚并没有问他们放走那屠尸人的事,从头到尾,也没有提过半句柳玥。

    魏俦心想柳蔚都不提了,他脑子有病才主动提,但心里也明白,柳蔚应该是什么都知道了,毕竟当时与他们一起行动的,还有那只叫珍珠的小黑鸟,小黑鸟回到柳蔚身边,肯定马上告状,知无不言了。

    总之因为柳蔚没有怪罪,魏俦逃过一劫,就想着不需要珠书这个人证了,因此便没有去联系过她。

    但过了半个月后,某一日,魏俦在街上却意外的撞见了珠书,当时珠书失魂落魄的在街上游走,魏俦本着相识一场,就唤了她一声,哪知珠书见了他,却掉头就走,越走越快。

    魏俦不解其意,好奇心作祟,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把珠书堵在了小巷深处,魏俦非要问出个子丑寅卯,珠书这才满脸阴沉的道:“柳玥……柳玥死的时候,那时候,她怀有身孕……”

    魏俦一生作恶不少,但还不至于对老弱孕残下黑手,因此在听说柳玥怀孕时,他也失神了好一会儿,随即才反应过来:“柳玥不是我们杀的,是那个黑衣人杀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他们也算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魏俦那时也心烦了,就问珠书:“你是如何知晓的?”

    柳玥已经死了半个月了,这件事早就尘埃落定了,现在翻出来说,有什么必要吗?

    珠书因为涉及相府秘辛,本来不想跟魏俦说,但后来被魏俦磨得没办法,还是告诉他了:“柳玥肚子里的孩子,是大少爷的……”

    啥玩意儿?

    柳玥不是相国大人的小妾吗?咋怀个孩子,成相国大人儿子的种了?

    而那次,也是魏俦第一次听到李勤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李勤是相府元夫人所生的嫡长子,但由于继母云氏得势,他反倒成了相府最不受宠的存在,从小生活压抑,长大后性格便变得扭曲,李勤有一个爱好,他喜欢睡自己老爹的女人,驾驭父亲的姬妾这件事,让他很兴奋,而他的这种忤逆犯上的行为,在府里,也一直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相府关于李勤的流言,一直没断过,所以每次云氏拿出主母的架子,管教惩罚李勤时,府中其他主子都不会过问,相国大人被戴第一顶绿帽子时,就恨不得掐死这个儿子,相府其他长辈,眼睁睁看着李勤越大越乖戾恶毒,也从一开始的怜悯,变成了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这次珠书偶然知晓柳玥怀孕的事,也是在云氏身边伺候时,正好听到李勤与相国大人的争吵。

    其实柳玥与李勤勾搭成奸,已不是一次两次,更早之前,云氏就已经做主,给柳玥堕过一次胎,也是那次之后,相国大人对柳玥大失所望,同时默认云氏将自己新纳的小妾,送到清风镇那个穷乡僻壤去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柳玥本人不知道,她以为自己肚里的孩子是李勤的这件事,没有人知道,她以为云氏只是嫉妒她受宠,才给她堕胎,她以为相国大人不帮着她,只是因为惧怕云氏这只母老虎,她从未想过自己做的那些龌龊污秽的事,一开始就寒了想对她好的人的心。

    并且柳玥还不知错,她在清风镇时,还与李勤有所联系。

    只是李勤见她被发配了,并没兴趣与她周旋,后来柳玥写了封信给他,李勤便偷偷来清风镇见了柳玥。

    也是那次的风流,再次珠胎暗结。

    这些事珠书都是事后回了相府才知道的,而知道后,她的心情就大受影响,连着几天烦躁不已。

    现在遇到了魏俦,将这些破事一吐为快后,她心情反而轻松了不少,半晌又道:“这次争吵后,大少爷已被老爷赶出了府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很久,所以魏俦当真是花了一会儿功夫,才想起李勤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而听他说完,另外两人也沉默了下来,半晌,国师才道:“这么说有人浑水摸鱼,用柳玥的新胞宫,假冒鲛人珠,蒙骗于我?”

    魏俦一巴掌扇在国师头顶上,把国师脑袋扇得“哐当”一响,而后大声骂道:“跟你说正事呢,你他妈就想到这个?”

    国师阴着脸,一言不发的扭开视线。

    在场三个人,大哥别说二哥,你我都差不多,谁都不是好人,但区别只在于,国师不知道魏俦和钟自羽的过去,但魏俦和钟自羽知道国师的那些龌龊事,所以现在魏俦正义凛然的装起大头蒜,国师还真没办法反驳他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