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35章 好像整片江洋都被他承包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六马会开奖记录凤凰马经神算论坛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635章 好像整片江洋都被他承包了

    而就在魏俦跟国师还吵吵闹闹,动手动脚时,钟自羽独自分析出了一些内容:“李勤不可能知晓遗址之事,那么唯一有可能告诉他的,就是柳玥。”

    李勤一开始已经对柳玥失去兴趣了,是在接到柳玥的信后,才出发前往清风镇,那么信上的内容会是什么?有可能,是关于她的身世吗?

    柳玥的身世不是秘密,但也不到广为人知的地步,国师知道,因为他对修仙问卜早就心怀向往,因此一点蛛丝马迹,也要挖地三尺,柳蔚他们知道,因为他们本就来自同一个地方。那么有没有可能,李勤也知道柳玥的来路呢?

    如果他也知道,那一切就能说通了。

    柳玥就是从两江来的,李勤被其父赶出家门,前途尽失,为了重新崛起,他需要获得临亲王的信任。而要说服临亲王,他自然就要拿出一些干货,他因为知道两江的诡谲,因此在那流传京都的遗址秘密爆发时,他就将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钟自羽扭过头,看向国师:“你说这里就是大江县旧址,李勤没有反驳对吗?”

    国师回忆一下,点了点头:“他只说命人下水深查,并没否决我的话,不过傍晚时我听侍卫说,临亲王已经派遣亲信回程,说是要拨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明白了:“雾里看花,始终看不真切,想要证明这个李勤到底有几斤几两,还需试上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试?”国师问。

    钟自羽将头靠过去,压低声音,与国师嘀嘀咕咕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国师又找到了临亲王。

    临亲王现在一有空就站在甲板上往外看,好像整片江洋都被他承包了。

    国师挑个了李勤在的时间,特地去跟临亲王禀报,说自己又梦到了水龙王。

    临亲王高兴坏了,差点抱着国师亲,然后立刻问他,神灵有什么提示。

    国师慢慢的看了李勤一眼,指着前方的江面道:“南边行船半日,有道礁石坡,那坡正是大江县当年县牌坊的位置,那边水势较低,从此潜入,可更容易探查水底。”

    临亲王立马命人放下小船,要带人亲自前往。

    李勤却在此时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临亲王闻言,心里一突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国师倒是懂事,冷笑一声,直接躬身告辞。

    国师走后,临亲王才问李勤:“先生认为不妥?”

    李勤天生狭窄的脸上,露出一抹古怪的笑,他看着临亲王,又看着前方的江面,淡淡的道:“昨日才说无济于事,一夜过去,便寻到了什么礁石坡,王爷不觉得国师说话,有些前后矛盾?”

    临亲王愣了一下:“不是说昨晚才梦到的吗?”

    李勤看着临亲王的眼睛,目光幽幽的:“看来比起李某,王爷更信任国师?”

    临亲王皱了皱眉,不太高兴:“先生与国师,均为本王左膀右臂,先生口称国师不可信,那挖掘遗址之事迫在眉睫,先生又有什么法子,能助本王?”

    李勤绷了绷脸:“李某即便一时半会儿拿不出章程,也不会有心陷害王爷,可王爷岂知国师是否包藏祸心,心怀叵测?”

    临亲王有些不耐烦了:“先生仅凭一己之利揣测他人,若说国师不善,先生便拿出证据,证明他如何不善,若无证据,不就成了含血喷人吗?”

    二人的争执到最后,自然是临亲王胜利,一刻钟后,临亲王便带着亲信与三艘小船,一路往南行驶,国师自然也在船上,与之同行。

    而大船之上,李勤没有去,他黑着脸站在甲板上看着众人离开,随即转身回房,气愤之下,挥手掀翻了桌椅。

    房里乒铃乓啷的一阵,吓得过路的侍卫仆从瑟瑟发抖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而魏俦与钟自羽,也在这时,走近了李勤舱房的隔壁,船上隔音不好,木料简陋,魏俦撬开提前挖好的墙板一角,从那小洞,看到了隔壁房里正气得来回踱步的李勤。

    李勤气在国师后来居上,将他比了下去,因此发了一通火,可发完火之后,他还是需要思考应对之策,于是,魏俦就看见他从床板底下拉出一个小盒子,那盒子是上了锁的,他从随身佩戴的钥匙,将锁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叠信。

    将这些信一一拆开,反复翻阅,直到两个时辰后,他才一脸心满意足的将书信收拢好,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,整理了一下衣冠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两个婢女进来打扫。

    直到两个婢女也离开,魏俦和钟自羽才从隔壁房间潜入,摸进李勤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们按照之前看到的,将那小盒子拿出来,钟自羽看着上头的锁,有些迟疑:“没有钥匙。”

    魏俦“哼”了一声,走到窗户边,将固定窗扇的铁丝拔下来,就着盒子的锁眼,鼓捣鼓捣,三两下,锁就开了。

    钟自羽挑眉,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魏俦得意的不得了,他打开盒子,将里面的信拿出来。

    信有厚厚一叠,署名和落款都是柳玥的名字,钟自羽见此,面上露出了然:“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魏俦将信都拿出来,放在怀里,然后把空盒子锁上,放回原位,与钟自羽一起,来去匆匆的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安全的地方,两人才将信都打开看了一遍,这些信都是柳玥在清风镇时,写给李勤的,一开始的内容只是诉衷情,里头写了许多肉麻的情话,但后来,大概是因为得不到回应,柳玥突然转换了路数。

    她告诉李勤,她是丞相之女。

    仙燕国的丞相姓辛,是辛贵妃的父亲,三朝元老,门生遍布。

    李勤看到这封信时是什么心态不知晓,但信上落款的时间,推算一下,的确就是柳玥怀孕的前后。

    再看了下后面的信件时间,魏俦确定,李勤就是接到了这封信后,赶赴了清风镇,亲自去见柳玥。

    后面他们的信件内容就变得大不一样,他们不再说些儿女情长的小话,说起的,都是青云国的情况。

    青云国的皇帝是谁,皇帝有几个儿子,哪几个王爷有实权,朝中重臣有哪些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封信,寄信时间是柳玥死亡的前三日,信中提到了她怀孕的事,同时她告诉李勤,她知道如何回到青云国,但前提是,她需要李勤在京城,替她拦截一伙人,这伙人一共有十二人,打头的是一对夫妻,女子女扮男装,男子冷峻高大,男子姓容,女子姓柳,他们带了两个孩子,一个男童,一个女婴,随行的还有两个老头,六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信里还说,这十二个人,尤其是当中那对夫妻,他们就是回到青云国的关键,除了这对夫妻,其他人,如果方便,都杀了省事。

    看完信,魏俦吐了口气,看向钟自羽。

    钟自羽沉默的将信纸折叠起来,放回信封里,淡淡的道:“这女人死得不冤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