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41章 亏她想的出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音响com接口该接什么线74期开奖特马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641章 亏她想的出来

    “你,你以后,也不会再回来了吗?”云楚心里很怅然,即便只是一厢情愿的单恋,但长这么大,只喜欢过这么一个人,小姑娘心里始终放不下。

    钟自羽是不太喜欢跟小女孩磨叽,见对方问了,便不客气的“恩”了声,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云楚不能接受:“为什么你们都是这样?柳姐姐也是,大家都是,一开口就说永远不会再见,可哪怕是搬到其他州府,逢年过节也可以串串门啊,就一定要老死不相往来吗?”

    钟自羽没法跟小姑娘解释,跨越两片大陆的横穿,并不是他们想串门就可以办到的。

    这几日大概从其他人那里也听了不少这种话,云楚心里憋闷了一会儿,又恢复过来,她仰头望着眼前的青年,半晌,从怀里拿出一个香囊,递过去:“这是我亲手绣的,你可以留下作纪念吗?”

    钟自羽没接,香囊这种属于姑娘的贴身物品,陌生男子不好收藏。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意思,这种香囊我绣过很多个,爹娘,伯父伯母,哥哥姐姐他们都有,里面装的是一些助眠安神的草药,你就当,是朋友送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朋友的话,那倒可以。

    钟自羽拿过来,嗅了嗅,嗅到了浅淡的药草味,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云楚很高兴,脸颊粉粉的很可爱。

    钟自羽极少受女孩子的青睐,见这小丫头如此殷勤,脸上也带了两分柔和,正在也学着魏俦,说点叮咛照顾的话,就听小姑娘突然问:“你和岳公子还好吗?”

    钟自羽一怔,脸上的柔软转瞬即逝,变得冷冰冰:“你知道我和他的事?”

    云楚苦笑的说:“那么明显,想不知道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皱起眉,他与岳单笙的关系复杂极了,绝对不是一眼就能让人看透的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太高兴,觉得云楚知道了,肯定是柳蔚说的,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,但自己与别人的恩怨被说给外人听,他还是烦。

    对云楚的那零星两点好感,因为这句话消失得干干净净,钟自羽语气生硬的道:“东西也送了,别也道了,没事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云楚不知他为何突然生气,有些无措,反应了一会儿,才试探性的问:“你……你和岳公子,吵架了?”

    恩?他和岳单笙不是一直都不合吗?

    钟自羽有些狐疑,盯着云楚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云楚见他不回,以为自己猜对了,不禁叹息:“你们这种关系,的确很难办,我特地着人打听过,听说官府是不给你们这样的签婚书的,没有婚约,说到底也不是一家人,吵了架,红了脸,外人都不好劝。”

    “婚约?”怎么扯到婚约上了?

    云楚却兀自出着主意:“如果不是严重的事,我觉得你可以适当的放个软,伸手不打笑脸人,加之你们以前那么亲密,顾念以前的情分,什么误会,三两句也就说清了,到时候皆大欢喜,日子才能和和美美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云楚这些话怎么东拐西拐的听着不对味,就说放软示弱这个,钟自羽也是试过的,可是并不管用,用魏俦的话来说,他为了跟岳单笙求和,已经变得毫无尊严可言了,但即便如此,依旧徒劳无功,重茗的死,说到底终究是他不对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原谅我。”钟自羽沉沉的道。

    云楚讶然:“这么严重吗?”

    钟自羽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云楚一咬牙,又道:“那就来硬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硬的?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扑上床!”

    钟自羽:“扑上床?”

    “霸王硬上弓!”

    钟自羽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米煮成熟饭!”

    钟自羽连忙叫停:“……等等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云楚一脸无辜,解释道:“我爹生我娘的气时,我娘就是这样做的,一觉起来,什么事都没有了,相信我,真的管用!”

    钟自羽服了:“你爹娘管用,与我何干,这根本不是同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云楚不解:“可是夫妻间吵架,不就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吗?说到底也得靠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又不是夫妻!”

    钟自羽话音刚落,对面的云楚就震惊起来:“什么,你们不是夫妻?怎么可能!你们那么般配!”

    钟自羽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不对,云楚赶紧改口: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,一旦接受了你们的关系,就觉得你们还挺匹配的,但是,等等,如果你不喜欢男人?为什么拒绝我?”

    钟自羽无语了,觉得这小姑娘脸怎么能这么大,不喜欢你就是喜欢男人,你又不是天仙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钟自羽抬手在云楚头顶拍了一下,婉转道:“你还小。”

    云楚要哭了:“这么敷衍的借口吗?我都十六了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:“……”

    豪门贵族的女儿,十六岁没嫁,的确都属大龄了。

    云楚伤感了一会儿,终究也接受了钟自羽不喜欢自己,只是单纯的不喜欢,没有任何缘由,她委屈的垮着脸,半晌,幽幽的道:“那还不如你喜欢男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钟自羽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楚本来只是念叨一句,说完还真给自己洗了脑,于是连忙说:“要不,你试试喜欢岳公子,我觉得你们真的挺配的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伸手直接在云楚头顶一按,把人给按矮了一截,冷着脸道:“别再胡言乱语了。”

    云楚扁了扁嘴,只能不说了。

    又与云楚说了会儿话,钟自羽最终也没找到机会,像魏俦对李玉儿那样,对云楚展现出长辈的光辉,主要是这小丫头说话太气人了,来不来就臆想他和岳单笙是一对,这,这什么乌七八糟的?他长得像小倌吗?还是岳单笙长得像男娈?

    云楚走了后,钟自羽就冷着脸回了自己的院子,恰好此时柳蔚也回隔壁院子拿东西,看到钟自羽,一眼就瞧见他手里的香囊,笑着问:“云楚给的?”

    小丫头给每个人都送了香囊,每人上头绣的花式都不同,钟自羽这个,绣的竹子,绣工比其他人的精细漂亮许多,显然小姑娘对这只香囊,尤其上心。

    钟自羽“恩”了声,也没多聊,径直就往自己院子走,走到院门时,又回过头来,喊了柳蔚一声:“那小丫头大略交友不慎,不知跟什么人学了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成日瞧着两个男人一块,就说人家是夫妻,你与她家长辈熟,抽空与她们说说,让家里大人管管。”

    柳蔚何等聪明的人,一点就透,便问:“她说哪两个男人了?你和岳单笙?”

    钟自羽一愣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柳蔚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钟自羽叹了口气:“你说她那是什么眼神,我和岳单笙?亏她想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盯着钟自羽看了一会儿,直到钟自羽抱怨完,回了院子,柳蔚才抹了抹头上的冷汗,小声嘀咕:“原来真的不是啊,没想到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