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48章 要说会玩,还是你们京官会玩儿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怎么在手机上购买天下好彩246玄机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逐渐聚拢的四艘大船胜利会师,其中一艘战船,与他们的四号补给船连上了桥板,武鸿站在人群后,眼看着一位身形颀长,面如冠玉的温文青年,手里杵着一柄长枪,慢慢的打头走了过来。武

    鸿的眼睛有些发亮,盯着那青年看了又看,那青年先于匆忙接应他的两位老人打了招呼,随即才扫了眼舱板上还随处可见的伤兵,眸中露出凝重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仓库里的药还够吗?”青年冲那位祝姓老人问道。祝

    姓老人点点头,又略带嫌弃的瞅了瞅他满是鲜血的素甲,啧了一声:“你也不知道换件衣裳。”

    青年笑了一声:“哪有那功夫,这不是打完就回来了吗?”祝

    姓老人还想说些什么,那位纪姓老人已经追问道:“没受伤吧?”青

    年洒脱的摇摇头:“当然没有。”纪

    姓老人松了口气,不过他也不喜欢见到青年一身是血,因此便把他往船舱里推,边推边说:“先去洗洗,回头丑丑要找你了,别让她瞧见。”

    青年“恩”了一声,正要进舱,恰好从武鸿身边路过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武鸿还没换衣服,一身破败盔甲虽然难看,但扔能瞧出,他穿的是五品以上武将的服饰。

    那青年顿住了脚,往武鸿身上打量一圈儿,问:“敢问阁下……”

    武鸿心头火热,激血上涌,几乎立刻便拱手跪下,恭敬的喊道:“末将东海震军,海东军左营都统武鸿,见过三王爷!”青

    年愣了一下,旁边的两位老人也愣住了,就连一地摇摇晃晃的伤兵们,也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恍惚之后,伤兵们俱是满目震撼,然后不顾疼痛,挣扎着要朝那位所谓的三王爷行礼。

    青年此刻才回了神,见场面已经混乱,忙解释道:“我不是容棱,欸,你们别乱动,身上有伤的都给我坐回去,不许折腾!”武

    鸿还想说点什么,就感觉胳膊被人托了一下,那青年单手将他扶了起身,失笑道:“武都统是吧,你认错人了,在下姓柳,单名一个蔚字,若说朝廷实职,唔,倒是任过镇格门司佐一职,不过数年未归,也未述职,怕是早被撤下台了。”

    武鸿连容三王爷的名讳都是听柯老元帅提的,什么柳司佐,自然闻所未闻,不过他也听出来了,这位柳司佐是镇格门的人,也就是说,他是容都尉的下属,那么他在这里,果然,容都尉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容都尉还活着!武

    鸿心中激荡,对于刚才认错之事也有些讪讪,他露出一个粗糙的笑,又朝那三艘战船上看:“敢问柳大人,三王爷他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指指远方还仍有余烟的大海,道:“这不是打下来九艘战船吗,自然得去检视,有三艘船让我们给炸穿了,不能要了,剩下的六艘,该收编的收编,该清缴的清缴,还有船上的叛军,也得审问,他还有得忙。”

    武鸿眼中光芒大亮:“九艘都打下来了?一艘都没跑掉?”青

    年笑着摇头:“没有。”武

    鸿兴奋:“好好好,没跑掉就好,不给他们半点通风报信,早作准备的机会,真是太好了!”说着说着,武鸿又脸色一变,原因是他太高兴了,动作过于豪迈,一不小心牵动了肩骨的伤处,昨晚被勉强包扎的肩胛,现在又渗出了暗红色的鲜血。

    青年见状严肃起来,让他别乱动了,赶紧坐下。武

    鸿还有好多话想说,根本坐不住,他越看越觉得这位浴血奋战了一夜的柳司佐是条汉子,虽然容貌清俊了些,看着文绉绉些,但英姿勃勃,挺拔骁勇,武鸿觉得与他相逢恨晚,恨不得现在就把酒言欢,开怀畅饮一番。那

    柳司佐却顺手拿起旁边的剪刀,弯腰给他拆起肩上的绷带。

    武鸿闲不住,又要说话,那纪姓老人却走过来,接过柳大人手里的剪刀和伤药,催促道:“你先去洗洗,我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柳大人便也不说什么了,临走前冲武鸿笑了一声:“武都统,一会儿聊。”武

    鸿紧忙点头:“柳司佐您先忙。”

    过了大半个时辰后,那柳司佐又出来了,此时他已换了一身白色的便装,褪去血染的素甲,露出白皙的面容后,武鸿差点没认出他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刚刚还飒爽磊落的青年将士,摇身一变,竟成了戏文里唱的那种俊俏公子,若非之前见过他一身浴血,武鸿都不相信,这小身板,居然是个武官。

    那柳司佐出来后也没闲着,忙里忙外的帮着伤兵看诊上药,临近晌午时,内舱里,昨日见过的那一男一女两个小孩走了出来,小男孩面露疲惫,小女孩则活蹦乱跳,嘻嘻哈哈。武

    鸿见柳司佐与那两个小孩姿态亲密,虽然听不到他们说话,但也能猜到,这两个孩子,应是柳司佐的儿女。武鸿眼中露出一丝艳羡,他已经快三年没见过老家的妻女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武鸿就站起来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好听到柳司佐点着小女孩的鼻尖,轻斥:“太爷爷说你耽误哥哥一整晚是不是?哥哥给人治病,你缠着哥哥,让哥哥分心了是不是?”小

    女孩撅着嘴,软绵绵的身子,一直往柳司佐怀里钻,脸蛋红扑扑的,显然也是不好意思了。柳

    司佐支着让她站好,还戳了下她的额头:“让你爹回来骂你。”走

    了一半的武鸿顿住,愣了一下,眨了眨眼,心想,这不是柳司佐的儿女吗?看他们那么亲密,还以为是呢。

    正想着,武鸿又听到那小男孩和气的将小女孩护到身后,微笑着道:“丑丑没有捣乱,就是跟着我,也不说话,很安静,很乖,很懂事的,娘,你别说她了。”武

    鸿:“……”娘

    娘????一

    个大男人,为什么是娘?

    武鸿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,迷茫的目光,先看看一脸温慈的柳司佐,又看看兄友妹恭的小男孩与小女孩,心头的思绪入千万潮涌,过了半晌,他才卡着喉咙,仰首,艰难的喟叹一声:“要说会玩,还是你们京官会玩啊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