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63章 你是不是穷得买不起草鞋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分分彩是不是骗局欲钱买皇室中人打一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陆益这会儿也紧忙跑出来,拦住冷元帅的刀,把他拉到一边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门外的人,除了柳蔚就是容棱与岳单笙。

    岳单笙站在最后,方才钟自羽和魏俦进道观没一会儿,大门便关了,他心生疑窦,本想偷偷翻墙潜入,结果就看到柳蔚容棱带着一个不认识的汉子,急匆匆的往这边来,他与柳蔚等人汇合,便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哪知刚到门口,又听到打斗声,之后,便成了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岳单笙目光微转,便看到钟自羽虽有些狼狈,却并未受伤,倒是魏俦,左右手都被划了两刀,现在还被柳蔚吓得魂不附体,哆哆嗦嗦的一直往后缩。

    那边冷意自从柳蔚容棱进门开始,便有些晃神,正好陆益一番解释,他才确定自己真的没有认错,门外那两人,竟真是三年前被传葬身大海的容三王爷与柳司佐?

    正好这时,一直在内院窥探动静的付子寒也满脸震惊的出来,看着门外的柳蔚,当年深受压迫,求生不得画面又重入脑海,付子寒后退了一步,竟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魏俦知道闯了祸,扭头已经跑到钟自羽背后,柳蔚瞪了他一眼,打算回头再跟他算账。回首时,她就看向付子寒的方向,板着脸问:“不认得我?”

    付子寒咽了咽唾沫,愣愣的点点头,又摇摇头,然后又点点头,样子看起来,有些滑稽。柳

    蔚皱了皱眉,上下打量这孩子,觉得这少年比当年看来,是傻了许多?重

    逢的这一刻,没有意料之中温馨,和美。冷意、付子寒的不可置信,柳蔚、容棱的隐而不发,两种气氛交合,使得院中本就诡异的空气,变得有些窒息。直

    到小道士收拾出干净的内室,让几人坐下歇脚,沉寂了许久的氛围,才活泛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柳蔚沉着脸色,问的是坐在她对面的付子寒。付

    子寒强装镇定,但过去发生的事,实在是让他印象深刻,因此面对柳蔚,他难免的就有了三分示弱,还有两分紧张。而

    就在他沉默的这片刻,对面的柳司佐,竟开始凶巴巴的吼他。

    “问你呢,说啊!”

    付子寒觉得这人凭什么对自己这种语气,抬起头想反抗,可努力张牙舞爪的小老虎,在迎上对面那人一个眼神后,又缩回了好不容易探出的爪牙,半晌,憋着嗓子道:“什么,怎么回事……”柳

    蔚一拍桌子,“啪”的一声,把边上的冷意都吓着了。容

    棱明白柳蔚的心情,他安抚的捏了捏她的手,代言道:“让你说,你兄长如何死的。”

    柳司佐眼神凶戾,目光尖锐得像要刮掉谁的一层皮似的,付子寒不敢在看她,只看向容三王爷,将当时发生的事,再说了一遍。大

    火,焚烧,死亡,尸骨。柳

    蔚抿紧了唇听着,半晌,眨眼时,眼眶带出了薄雾。付

    子寒偷看的时候看到了,他知道这位柳司佐是五哥的挚友,诈闻兄长死讯,这位,想必也是伤心难过的。正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付子寒就见那柳司佐站起了身来,拉开门,走了出去。付

    子寒坐在凳子上没动,结果那位柳司佐回头就吼他:“还愣着干什么,带路!”

    付子寒懵了:“什么?”冷

    意也不解其意。容

    棱皱着眉解释:“你父兄葬于何处,且先将尸骨挖出来验验,既容貌被火势所毁,究竟是不是你父兄,尚为未知。”付

    子寒忙后知后觉的站起来,走到门口时,又想到什么,回头看向冷意。

    冷意便在此时道:“或许,付子辰当真未死,青州城如今为叛军所控,各交通要道被掐,但两日前,有一不明势力,动用了定州八秀坊的特殊通信……”“

    是我。”不等冷意说完,柳蔚张口打断了他,冷冰冰的道:“动用了八秀坊内部通信方式,联系杨青的是我。”冷

    意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又转头,一脸看不上的呵斥付子寒:“还不走?”

    付子寒敢怒不敢言,出门后,却进了另一间屋子,快速的给自己装扮一身,又扮作了驼背汉子,这才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他刚出来,岳单笙就开口:“你靴子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柳蔚一巴掌已经扇在了付子寒头上,张口就骂:“付子辰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弟弟,你穿的官靴看到没,但凡一个有见识的人看你这身衣服,再看你这双靴子,就知你来历有异,你是不是穷得买不起草鞋?”

    付子寒挨了骂,又挨了打,委屈得要命,但是低头看到自己这双从离开付府时,穿到现在的靴子,又不敢吭声,只能把求救的目光转向后面的冷意。

    冷意稍微咳了一声,也有些尴尬:“我竟未发现如此大的破绽,子寒,去换双靴子。”

    付子寒咬着牙,闷闷的又进了隔壁,找了一双小道士的普通布鞋,慢吞吞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他走得慢,柳蔚又说他:“你是不是没吃饭,怕踩到蚂蚁怎么着?步子跨大点会不会?”

    付子寒都烦死他了,这个柳司佐,以前就是个恶霸,把他们关在牢里,无所不用其极nuè dài他们的时候,他就看出来了,现在三年不见,这人竟比过去更加过分,又凶又躁,真不知五哥怎会与这样的人做朋友,真是瞎了眼了!

    ……当

    日发现父兄身亡,付子寒盛怒难忍,第二日便杀了他五叔付鸿天,又跑去救走了冷意,如今再回忆,他却回忆不出,父兄的尸首最后是被如何处理的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只有可能是埋在了付家的祖坟里,故此,他便带柳蔚等人去了付家的禁地,族里建于西郊的陵墓园。

    在密密麻麻的坟头中,他们找了许久,才找到两座最新的坟,碑上上书着付鸿望与付子辰的大名,付子寒吸了吸鼻子,尚未来得及伤感,一个铁铲子,“哗啦”一声,已经chā jìn了他父亲的坟包顶上。

    付子寒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是带了工具来的,两座新坟土又松,不到一炷xiāng gōng夫,里头的棺材便显露出来,要说柳蔚不紧张是不可能的,但她不能让付子辰“死”得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不管是真死还是假死,她需要一个答案。棺

    材是被镶死了的,撬开后,里面扑面而来的臭气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棺材里有瘴气,对人体有害,故此哪怕柳蔚不惧味道,容棱也担心她受浊气所污,因此拉着她避了好一会儿,才允她上前。柳

    蔚事前不知要验尸,没带工具,更没带手套,因此现在只得从付子寒身上撕下一块布,捻着就去翻尸体。翻

    了半天,又检查了许久泛着黄脓水,腐烂斑落的眼耳口鼻,最后她才起身,拿着手帕擦着指尖,呼出一口大气,道:“不是付子辰。”

    不等付子寒震惊。她

    又道:“另一具,也不是付鸿望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