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68章 我不一样,我姓容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凤凰网新闻16668cc开奖现场香港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付子寒呆呆的听着柳蔚将局势从浅入深的分析了一遍,咋舌的同时,他也有些后怕,尤其是看着前方那瀑布遮掩的水帘,他变得更加犹豫了,思忖了一会儿,他提议道:“既然隧道如此重要,那我们也别出去了,就装作不知道,直接回去吧。”柳

    蔚嗤了一声,说道;“都走到这儿了,你让我回去?”付

    子寒愣神:“不是你说……”柳

    蔚打断他道:“付子辰抗不下整个青州府的安危,因为他不姓容,他即便有勇有谋,也师出无名,但我不一样,我姓容。”付

    子寒疑惑的眨了下眼:“你不是姓柳吗?”“

    夫姓容,容门柳氏。”付

    子寒:“……”付

    子寒从上到下,从前到后,盯着柳蔚看了好几圈,看得自己都快成斗鸡眼了,他才试探性的,惴惴不安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柳

    蔚白着眼瞄他一下,无语了:“你连这个都听不懂吗?你到底听得懂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付子寒挠挠头,样子很窘迫:“你是说,你和一个男人成亲了啊?容?是,是容三王爷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柳蔚反问:“我不能和他成亲?”

    付子寒呆了:“不,不是……可……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柳

    蔚危险地眯起眼睛,重重的朝他哼了声:“你别看不起人,我和容棱成亲时,还是你五哥见证的。”

    那时柳蔚还怀着丑丑,在青州处理付家大案时,容棱突然发神经要成亲,柳蔚拗不过他,两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办了婚礼,但因为当时柳蔚还是男装扮相,虽然青州也有一些认识的人,却不好一一宴请,最后婚宴上,就只出现了两个证婚人,一,至交好友付子辰,二,亲生儿子柳小黎。

    虽然简陋,但现在想起来,又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付子寒没想到自己五哥还挺开放的,几年前都给一对断袖证了婚,不过往深想想,他心里又开始打鼓,柳司佐是断袖之癖,五哥与他肝胆相照,交情匪浅,那五哥迟迟不肯娶妻,莫非也是因为……付

    子寒把自己吓出了一身白毛汗。

    那边柳蔚已经走到了水帘洞前,扭头对付子寒道:“你若不下去,就在这儿等我,我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不等付子寒阻止,她已经闪电般的一个跃身,跳出了洞口。半

    个时辰后,伴随着天边美好的晨曦,柳蔚浑身湿漉漉的钻回来隧道中。

    付子寒靠着洞壁都打了两个盹儿了,见柳蔚回来,连忙起身,问:“怎么样,外面是西城外吗?你怎么去了这么久,我还以为你出事了。”柳

    蔚把头发上的水拧干,又用内力烘烤自己的衣服,一边收拾,一边道:“是西城外,我沿着护城河走了一圈,看了看兵防线。”

    城内被叛军控制,城外自然也有重兵把守,但因为白头山这边是一大片瀑布,底下又是深不见底的护城河,因此这块区域没有士兵巡逻,柳蔚上了岸,潜伏着绕了西城外走了一圈,把自己能见到的兵防线都记录了下来,确保无异,这才赶在天亮前回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衣服头发都干了,柳蔚挥挥手,带着付子寒,沿着隧道,返回猎场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一条秘密通道,柳蔚回到大杂院后,第一时间与容棱分享了这个重大信息,容棱本就气她一夜未归,听她还得意洋洋的炫耀付子辰如何未雨绸缪,他更气了,拧着眉道:“我们的船在两江码头,要进城只能从东面码头进,西城那边的通道,我们用不上。”“

    海东军的人用不上,驻兵大营的人用得上啊。”容

    棱愣了一下。柳

    蔚凑到他耳边,小声的与他说起自己的计划。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,城东的香粉铺里,周掌柜将一支红缎绣的白云佩囊,急匆匆的递给来接应的小伙计,对小伙计格外认真的道:“小井街二十三户,给一个叫杨青的人,记住,一定要是那个叫杨青的女子亲自接才能给。”小

    伙计满口答应下来,拿着佩囊就赶去了小井街。到了巷子里,小伙计认准了二十三户,正要敲门时,却见隔壁房门被打开,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走出来,正双眼狐疑的看着他。小

    伙计将手里的佩囊往袖子里藏了点,抬手敲二十三户的门。手

    刚举起来,后脖子就感觉一疼,接着身子一软,虚虚的滑到地上。陆

    益弯腰捡起小伙计手里的佩囊,又把人单手拖进自己家里,关了院门,拆开佩囊,找出藏在干花里的一封折叠得很小的信。上

    面只写了一句——坊主一月前已自丰州动身,前往青州。

    陆益皱了皱眉,将信藏进怀里,又把佩囊拴好,放回了小伙计的身上,再把小伙计放到杨青家的门口,转身,他朝巷子外走去。半

    个时辰后,小道观里,冷意接到了这封信,表情很是不解,问道:“这什么意思?八秀坊没收到我们的求救信,他们的坊主一个月前就动身来了青州?”陆

    益点头,说道:“一个月前,叛军还未袭击青州,这位坊主,当时在丰州,我记得,丰州好像是第一个被叛军占领的州府,按理说,被占领后,城内城外应该严加看守,那位坊主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逃出来了。”冷意皱起眉:“一个月了,丰州来青州哪里需要一个月,这么久也没到,不定是路上出了什么事。”陆

    益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:“那若八秀坊遭了殃,谁还能替我们传信去辽州?”冷

    意此时站起身来,神情凝重,拿着信就往外走:“我去找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江之上,一艘载满了货物的商船里,地库的位置,正缩蜷着一道纤弱的女子身影。拿

    着馒头的商贾,偷偷开了地库的门,小声的对里面唤道:“夫人,夫人?”

    纪夏秋从角落里缓慢地探出了头,虚弱的手指,轻轻敲了敲地面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