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74章 只有三王爷或者柳司佐能明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内部透码一肖一码免费资料怎样看股票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士兵收了那银子,琢磨一下,藏进了袖子里,随手招呼一个手下,道:“你陪着这家小公子去采买,让他雇个人,雇的人身份要查明白,不明白不能放。”

    小黎立刻满脸是笑:“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那士兵对他的尊重很受用,也没提要上他们船去搜查,挥挥手让他快去快回。

    带着一个士兵和船工,小黎直接去了离码头最近的雇佣所,还有药材行,米粮铺,雇了一个身量高大粗壮的丫鬟,买了米粮,又买了些大大小小的药材,这便要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谁知回来的路上,恰好碰见乱子,是有个码头工人说自己钱袋丢了,他怀疑是旁边烧饼摊的老板偷的,正在扯皮。

    这动静引起很多人注意,小黎不禁往那看了一眼,就一眼,他顿时眼皮一跳,抬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跟着他的士兵皱眉道:“别多事!”

    小黎笑着道:“我买两个烧饼,我妹妹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士兵不太高兴,但终究没说什么,跟着他一起去。

    那烧饼摊的老板和码头工人还在吵架,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,小黎要两个烧饼,还要刚出炉的,烧饼摊老板不可能有生意不做,便一边开炉子,一边骂那工人。

    那工人却不依不饶,直接上去抢烧饼摊老板的锅盖,这一下就动起了手,两人一冲一撞,把锅炉都撞翻了。

    小黎连忙后退几步,跟着他的那个士兵赶紧上去呼和调停,而小黎躲到人群中,手心里多了一张纸条,是那个码头工人,也就是武鸿给他的。

    趁着那士兵分身乏术,小黎赶紧看了纸条上的内容,里面的字是武鸿写的,问他为什么在这儿,小黎赶紧打开自己的药材包,从里面捡了几样药材,又从烧饼摊拿了张油纸,包裹住,打了个结。

    等到士兵将码头工人和烧饼摊老板都严惩了一番,小黎就一脸惊恐的上前,把那油包递给码头工人,道:“大哥,您这手都被烫烂了,这几样药是止疼的,您拿回去煎了敷,敷三天就能起疤。”

    油包纸没有包严实,士兵从开口看到里头放的的确都是药材,他顿时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小黎忙主动解释了一句:“别怕,我家也做药铺买卖,我认得药,药肯定不会给你拿错,不信你拿到药铺去让掌柜的看。”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了,士兵总算消减了疑虑,而那码头工人也快速的接过了药,闷闷的说了句“谢谢”。

    小黎面露微笑,看了眼狼狈的烧饼摊,道:“我还是不买烧饼了,走了走了。”说着,带着买来的丫鬟和船工,出了人群。

    士兵当然跟着他,一路送他到了码头,才算任务完成。

    小黎只去了半个时辰,东西采买好就上船,和他之前说的一样,路上那点小插曲,跟着他的士兵,没有与其他人说,也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他们的船靠岸半个时辰,又极速的行驶走了,一来一回,如过眼云烟,没令任何人多心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刻,武鸿捂着烫伤的手臂,抓着那包药材,快速的回到了大杂院。

    大杂院里自从傍晚后,气氛就很压抑,昨日驻军大营的冷意元帅带来一个消息,说是他们的通讯渠道出了问题,柳司佐听了前因后果后,表情变得非常难看,武鸿虽然没有细问个中深因,却还是感觉得到,柳司佐整个人都很焦躁,很烦闷,三王爷倒是一直陪着她,可情况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转。

    今日看到小黎公子出现在青州城,武鸿真的吓了好大一跳,故此才想方设法的与他联系,甚至不惜烫伤自己,现在手里抓着这包药材,他回来的路上都看过了,无论是药材还是油纸,上面都没字,他不知小黎公子这是什么意思,但估计,只有三王爷或者柳司佐能明白。

    武鸿进大杂院时,看到屋里很多人,大家似乎在严肃的讨论着什么,看到他早早归来,并且手上受伤,大家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武鸿关了大门,赶紧将看到小黎的事说了一遍,柳蔚和容棱表情顿时都变了。

    武鸿又把那药材拿出来,道:“他只给了我这个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那药材,也是如武鸿一般,反复翻看上头是否有字,一番查探后,什么都没有,他表情越发凝重。

    倒是柳蔚,沉寂了一天一夜的焦闷,随着这几样药材的出现,突然缓和了下来,她大大松了口气,坐到凳子上,浑身瘫软的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,纪坊主跟小黎在一起,他们没有进青州城,现在应该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武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:“??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怎么看出来的?”过了好半晌,才听冷意的声音,虚虚弱弱的响起。

    柳蔚捡起一个块状的药材,道:“这是观音壳,形似藕节,药效是平腹胀气,消食化积。”

    又捡起一个根状药材:“这是八香虫,又叫八香鱼,形若鲤鱼,药效是提气活血。”

    再捡起一个颗粒状药材:“这是憋蟾,富含剧毒,口服药性太强,会使人丧命,外敷中和,则能促进伤口快速复原。”

    下一个药材:“这是通生,是百年以上的原木根筋剥出来的皮壤。”

    再下一个药材:“这是归玉子,别名叫平香子,又叫平安子,是用于呼吸道,支气管炎症的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药材:“这是矮霉,药效是利尿,祛痰,化咳,有抗菌,抗病毒作用,带有免疫性。”

    柳蔚语气顺畅的说完一大通,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众人,脸上很安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房间里长久的寂静着,大家都看着她,等着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但柳蔚已经说完了,并且很高兴:“真没想到,竟然这么巧,既然纪坊主与小黎他们在一起,也没有危险,那我们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魏俦插嘴了:“为什么纪坊主和小黎在一起?为什么就不担心了?你还没说呢,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倒是说啊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:“我不是说了吗?”

    魏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这时将刚才柳蔚说的药材,按照顺序摆放起来,一样一样的道:“形似藕节,‘偶’,八香鱼,‘遇’,外敷中和,‘外’,上百年原木,‘老’或‘婆’或‘爷’或‘祖’,平安子,‘平安’,抗菌,抗病毒,‘安全’。”

    连接起来就是,偶遇外婆,平安,安全。

    在青州城不可能安全。

    百分百安全,必然是不在城内,所以这说明,小黎他们已经走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