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75章 一个疯子,当她的头马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48个国际音标正确读法APP时时彩模拟投注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小黎的出现,缓解了城内人的忧虑。至

    少柳蔚这里是松了口气的,担忧消弭后,偷运人手的事,就被提上日程。

    白头山的隧道,柳蔚已经决定启用,却不是想让海东军用,海东军两江,抵达青州,也得从码头上岸,如果想绕到城西从隧道通过,他们首先需要上内岸的陆地,再行陆路,绕整个青州半圈。这

    样的方法,有一定的风险,毕竟几百人上岸,哪怕是路过,也会让青州叛军心生警惕。

    海东军这边,柳蔚打算沿用容棱与岳单笙一开始的计划,让他们分批乔装,直接从码头进城,码头他们有武鸿做内应,到时候就算发生了意外,也有一定的空间能够操作。

    虽然武鸿只是个小工人,可他对环境熟悉,对官兵的巡逻位置,巡逻时间,分配人数熟悉,这些都是他们可以利用的优势。

    至于城西的隧道,柳蔚想把冷意驻军大营的亲信运进来。当

    然,先决条件是,冷意得先把兵符找回来,没有兵符,就算他出城了,营地里的人认他这个元帅,他想动兵,也会受到xiàn zhì,尤其是,军营现在已经被皇后的人拿捏了,柳蔚也没打算直接就去军营抢人,她不会惊动那群京里来监军,那太打草惊蛇了,对己不利。

    但因为人手xiàn zhì,他们在城内很多事都做不了,所以海东军得过来,冷意也必须从军营,偷偷抽调至少三百人进城。有

    了这五百人,他们就可以在城内实行反控势力,达到挟制,反侵蚀叛军的作用。而

    这方面的统筹,自然是容棱。带兵打仗,玩弄权术,是他擅长的东西。有

    了确切的计划,那闯布政司衙门,就不能再拖了,海东军从两江运来,前后最少最少,也得要半个月,这半个月他们不能被动的什么都不做,所以半个月内,冷意的人必须先到位。时

    间争分夺秒,当天夜里,柳蔚与容棱,就亲自去了布政司衙门。如

    今的叛军,几乎都分布在几家府衙居住,他们取代了青州高官,抄收了他们的府邸,却不会去住他们的房子,府衙城墙高,瓦顶厚,这里是官府地盘,是最安全,最保险的巢穴。夜

    里的布政司衙门防守严密,巡逻侍卫几乎每十秒就有一次轮转,柳蔚大略估算了一下,不大的府衙从前厅到后院,至少有九个巡逻队,他们从不同的分布线,对整个府衙进行地毯式的看管。

    真是武装到牙齿了,一点空隙都不留。其

    实之前衙门的看守没有这么严密,刚进城的时候,柳蔚和容棱就跑进来看过,但当时他们的目的是找人,发现府衙里全都是生面孔后,没有一个熟人,也没有丝毫线索后,他们就撤退,想从别的地方入手。可

    现在,不过短短几日,府衙的防守竟突然严格了十倍以上,这种情况不正常,中间必然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是什么呢?柳

    蔚皱皱眉,有了一个猜想。容

    棱与她所想一致,他凝着眸子,对柳蔚说了句唇语:“人。”对

    是人,府衙里来了了不得的人,所以防卫升级了,这里变成了铜墙铁壁。这

    个时候,他们不能再像之前那样,如入无人之地般来去自如,这些侍卫一个个警惕得跟猫头鹰似的,掉一片树叶都得拿着剑看半天,他们不能轻举妄动,只能安心等着,等着侍卫换班的时候。从

    子时等到卯时,两人蹲在树顶一动不动,足足三个时辰,总算,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巡逻轮转空隙增大了,变成五十秒了,而这五十秒,足够柳蔚、容棱趁机几个跃跳,在朦胧的,尚未来得及天亮的最后一片黑夜中,动作干净利落的,进入了后衙的官员居所。

    从冷意这里了解到,如今统治青州,取代付子辰的那个人,是个武将,对方没有露过面,至少冷意没见过他,冷意也只是通过经验,通过对方对城中百姓的控制,拿捏方式,判断对方身上有武将雷厉风行的特质。

    这个判断有可能是错的,有些文官,也有武将的战术谋略,就像军师。

    后院的居所也有巡逻,但稀少很多,只有三班轮转,柳蔚与容棱找准了最好的一间东厢,贴到门边,窥视里头。

    卯时时分,柳蔚认为的凌晨五点,这时候所有人都在睡觉,包括东厢里住的盗版付子辰。

    柳蔚与容棱打了个对视,两人一个盯梢,一个潜入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奈何房门刚动了一声,里面就传出呼喝声:“谁!”

    是个女人的声音。柳

    蔚有些惊讶,容棱沉下眸,拉着她快速跳上了房顶。片

    刻之后,一个拿着斧头的女人开了门,她身上披着外杉,长得其貌不扬,但身形高大,骨骼很粗。蛮

    族人。这

    是柳蔚的第一反应。“

    呼尔托忍。”

    容棱叫出了对方的名字。柳

    蔚看了容棱一眼。之

    后,就听女人敞开的房门里,传出细弱的询问声:“怎么了?”是

    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,那叫呼尔托忍的女人,就收了斧头,警惕的关上房门,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等到周围安静下来,柳蔚才偏头看向容棱,问:“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“听那族最年轻的族长,那是个母系民族,族长都是由强悍的女人继任,她的母亲生了十四个孩子,只有四个女儿,她是最优秀的一个,曾在边疆,我与她打一场,为了躲开我那一箭,她拉了只有九岁的女儿抵挡,之后被我追了七天,跳下悬崖,脱身了。”柳

    蔚皱了皱眉:“她女儿死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容棱点头:“跳下悬崖前,她被我射了三箭,在右手,一个战败的族长,又托着重伤的身体,回到族里时,她已经被剥夺了族长的权利,听那族由她的姐姐继任了。”柳

    蔚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个很优秀的武将,胆识过人,机敏狡诈。”容棱不吝夸赞,又话锋一转:“只有一个问题,她太狠。”

    对敌人狠,对自己更狠,容棱最后一次听说她,是她杀了自己的姐姐,炸了自己的营区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杀姐姐不难理解,但炸掉自己的营区时,营帐里,还有她三个孩子,九岁的女儿是长姐,被她当了挡箭牌,另外三个孩子,最大的四岁,最小的半岁,每个孩子的爹都不同,娘却是同一个。这

    个娘,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,打算报复背叛她的人,同时唯恐重振河山前,敌人会用她的孩子威胁她,所以她先切除自己的软肋,亲自送自己的儿女上天。虎

    毒不食子,她不是老虎,她是豹,没有人性,只为自己而活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她是个疯子。而

    皇后,招揽了这样一个疯子,当她的头马,在为她打江山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