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89章 三王爷护短,根本不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7834522黄大仙救世报管家婆马报彩图2017131期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呼尔托忍不愿拐弯抹角,柳蔚也省了中间的口舌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来,正对着栏杆,透过缝隙看里面的女人:“闲着也是闲着,有没有兴趣玩个游戏。”呼

    尔托忍又咬了一口鸡腿,淡漠的瞥她一眼。柳

    蔚拿起一根筷子,伸到栏杆的送饭小方格处,在石板地上,画上一个框,随即又在框的两边描绘了例如圆圈,交叉的点。

    呼尔托忍起先是迷茫,不知她想做什么,随后就发现了,她画得一张缩小的,奇简无比的沙盘图,自幼行军打仗当饭吃,呼尔托忍对这样的沙盘,看过不下数百。柳

    蔚沉默的将沙盘画完,然后抬手,将那只筷子递给了呼尔托忍。呼

    尔托忍咬住鸡腿,迅速接过筷子,反手却一个凌厉,掰住柳蔚的手腕,柳蔚手骨受到钳制,她却不慌不忙,手腕轻飘飘的转了一个圈,手指比呼尔托忍更快的穿过她的掌底,将筷子的另一头往后扣,筷尖戳到了呼尔托忍的脉门。一

    瞬间的过招,是试探,也是考验。呼

    尔托忍松了力气,柳蔚也放开她的手,呼尔托忍将筷子拿过来,冷笑着道:“没人敢给我筷子,就连碗,我用的都是铁碗,摔不破的那种。”柳

    蔚点点头,承认:“容都尉统领镇格门多年,即便囚犯是绝顶高手,他也自有一套应对之法,筷子,勺子,瓷碗,都会成为你的武器,从一开始,他就不可能让你接触。”“

    你很有胆量。”呼尔托忍道。

    柳蔚笑了:“与胆量无关,与实力有关,别说是筷子,给你一把刀,你也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呼尔托忍没否认,刚才的过招,她落了下成,这固然有她饱受nuè dài,体力不济的原因,但对方的反应能力与出招速度,也的确胜她一筹,有能力的人,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有自傲的权利,她自己就是个例子,所以她不会因为对方语言中的自大,而心生不满。呼

    尔托忍往后靠了靠,又咬了一口鸡腿,闲闲的问:“女人中,很少有你这样的身手,你是容棱的谁?”女

    人,军服,密牢,如果对方不是关系户,呼尔托忍就把铁栏杆吃了。“

    媳妇。”柳蔚也没隐瞒,回答得特别果断直白。

    呼尔托忍倒是愣了下,随即上下打量她,幽幽的道:“眼光不错。”这

    个眼光不错,却不知是说她眼光不错,还是容棱眼光不错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深究,她低下头,用食指点点那简陋的沙盘图,道:“比划比划?”

    “你要与我对阵?”呼尔托忍嗤笑。

    “游戏嘛。”柳蔚拿起另一根筷子,在一个交叉点上点了一下,又往前走到一个圆圈点。“

    交叉是什么?”一般的沙盘,会用旗子后者石头标注不同兵种,但这里显然没有这种条件。“

    交叉是一万兵,圆圈是两万兵。”

    “数量?”呼尔托忍一愣,随即便立刻低头,估算起自己的兵力,片刻后她又问:“这条线是什么?”“

    山。”“

    这条。”

    “河。”“

    这条。”

    “悬崖。”

    呼尔托忍蹙了蹙眉:“每条怎么都长一样?”

    柳蔚撇嘴:“别挑了,坐牢呢,将就一点。”

    呼尔托忍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优秀的统领,点兵的速度是很快的,在确定完自己的兵力,沙盘的各处位置后,呼尔托忍心里就有数了。

    她不禁嘲讽:“这是八年前那场。”

    八年前,她败给容棱,输得丢盔弃甲的那场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柳蔚靠着栏杆,闲闲的道:“这几天我也问了容棱不少细节,山势地理可能画得不好,但也差不多,现在开始?”

    呼尔托忍几口把鸡腿全吃完,随口道:“你画反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反。”柳蔚道:“你用容棱的青云军,我用你的听那军。”

    呼尔托忍眯起眼睛:“青云军有十二万兵马,听那军只有九万。”“

    九万还不够吗?”柳蔚歪了歪头。

    呼尔托忍捏着那根筷子,指腹白了白。九

    万还不够吗,当然不够,当年正是因为缺了那三万步兵,她才会输给了容棱,那场战役,从一开始,她就因为人数劣势,而被压着打,因此最后她即便输得很惨,其他人也都知道,那并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,两军人数不均衡,她的输,是情有可原,换句话说,就算当年是其他人与容棱对战,带着区区九万人,也一定会被容棱打得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九万人不够,这个女人根本不会打仗,没有实力的自吹自擂让她非常反感。这

    女人欠教训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呼尔托忍被激起了烈性,认真的端坐起来,手里严肃的捏着那根筷子:“我就看看,容夫人要如何反败为胜,以弱胜强。”

    先出招的是呼尔托忍,她没有用容棱当年那套偷袭,纵火的方案,毕竟她知道,对面这个女人也知道,用同一套,完全是给对方送人头,所以她选择自己的打法,走的是分散流。她

    将十二万兵马,拆分成了六组,除了驻扎的两组,她把另外四组分别从不同的山路,水路,林路朝着四个不同方向潜伏。过

    林有沼气,过山崎岖,过水不方便带备用物资,但这些小事对于经验丰富的她不构成威胁,所以一开始,呼尔托忍打得很顺利。

    两人的沙盘对弈,从午饭结束,打到晚饭送来。雷

    尔朗已经在密牢外等了一整天了,直到暮色降临,柳蔚才伸着懒腰,从里面出来。雷

    尔朗连忙询问:“柳司佐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”柳蔚懒洋洋的抓脸。

    雷尔朗问:“你不是说今日要行动,劝服于她,一整日过去了,有成效吧?”

    “有啊。”柳蔚脆生生的道:“我赢了她两千两银子。”雷

    尔朗一愣:“什么?”“

    她没现钱,打了欠条给我。”说着,柳蔚从荷包里掏出借条,递给雷尔朗:“上面写了,委托你帮忙转交,银子在她房间书桌底下的匣子里,两千两哦,一两都不能少,明日我找你要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捏着那张借条,差点把它撕了:“你在里面一天,就与她赌钱了?”

    “小游戏。”柳蔚笑眯眯的:“明日继续来,不过明天她画沙盘,人数安排也是她决定,哦,对了,明天你也得包饭,不然我不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就悠哉哉的离开了密牢,坐上了雷尔朗提前安排的马车。雷

    尔朗把她送到大杂院,转头就去找三王爷,跟他告状。

    结果三王爷护短,根本不管,还让他也别管,雷尔朗又憋又气,暗暗决定,之后不会再去亲自接送柳司佐,他高估柳司佐了!

    这个柳司佐也的确是太爱玩了,接连七天,天天去找呼尔托忍玩游戏,看押呼尔托忍的士兵都跟雷尔朗抱怨了,原话是说:“那玩法还怪有意思的,雷尔副将,您能不能让柳司佐也带我们玩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罚了这两个士兵一人一个月俸银,他们这才灰溜溜的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八日后,雷尔朗正在衙门里处理公务,看守呼尔托忍的其中一个士兵跑来了,雷尔朗以为出了什么事,如临大敌,结果那士兵道:“呼尔托忍没钱了,把自己输给柳司佐了,mài shēn契都写了,柳司佐让我来通知您,让您去开个会,具体后续事宜要安排一下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