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91章 来的匆忙,死得寂静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在线导航地图带语音精准20码中特今晚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691章 来的匆忙,死得寂静

    呼尔托忍被放出来后,她先回了布政司衙门,但她没想到,她第一个面临的,不是着急簇拥自己的副将心腹们,而是一位新的主帅。

    这人叫巴和,也是蛮族人,汉姓姓李。

    蛮族人是没有汉氏姓名的,如果有,那是被高权者赐的名,这位巴和将军,是皇后新派来的主将。

    呼尔托忍脸色难看,巴和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巴和是听过呼尔托忍大名的,他不是听那族的人,但也知道听那族这位凶悍的女族长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以为呼尔托忍死了,消息都传到京城了,皇后才派他来重掌大局。

    但他这才刚过来两天,呼尔托忍竟然又活生生的回来了,那么现在,这数十万叛军,到底该听谁的?

    巴和也是带了自己的亲信来的,手里还拿着皇后亲笔受封书,每一个将领,都渴望兵权,江南四州已经被呼尔托忍打下来了,现在他再接收,无疑是天掉馅饼,功与名都是他囊之物。

    可偏偏,呼尔托忍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让他这么干巴巴的回去,他是不愿意,因此,他拿着受封书,打算强行把呼尔托忍挤下去。

    呼尔托忍的做法简单直白多了,当天晚,她提着斧头,冲进巴和将军的房间,把他脑袋砍了下来,挂在了院子央的大树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,众人听到响动,都出来了,包括雷尔朗在内的十一位副将,所有人,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正挂在树,栓人头的呼尔托忍。

    她身都是血,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里,尽是獣性。

    雷尔朗心头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实际,在呼尔托忍遇刺失踪的消息传入京城后不久,雷尔朗收到了七王爷寄来的密信,信提到了这位巴和将军。

    雷尔朗立刻将新帅将要抵达的事告诉了柳司佐,柳司佐也是从那时候,才开始正式与呼尔托忍接触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这位新帅的到来,会打破现在江南四州的格局,没人希望他来,但好在,在他来的同一日,柳司佐与呼尔托忍达成了协议。

    其实雷尔朗看柳司佐天天跟呼尔托忍关着门玩游戏时,跟三王爷提过,问要不要直接告诉呼尔托忍,有人要来取代她,有了危机感,她或许愿意妥协了。

    但三王爷没同意,雷尔朗当时还不明白为什么,这明明是一个很有效的cì jī点,可以给呼尔托忍造成压力。

    但到现在他明白了,呼尔托忍不会因为巴和妥协,因为只要她能活着出去,一百个巴和,她都能杀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逻辑,只要能杀的人,不是能构成威胁的人,除了她杀不了的容棱,这个世,她不惧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巴和在午夜身亡,死不瞑目,第二天早,他带来的两万亲兵,被打散,收编进了呼尔托忍的军队里。

    巴和来的匆忙,死得寂静,好像从未存在过。

    第二天午,柳蔚从雷尔朗这儿,听到了这个消息,她不在意,只问雷尔朗:“她下军令了吗?”

    雷尔朗点头:“下了,松州七万军,南州六万军,丰州十一万军,共计二十四万大军,除了每州剩余一万,她召了二十一万大军,全赴青州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手指扣在木纹桌面,一下一下计算着。

    雷尔朗又问:“我们需要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去做。”柳蔚随口道:“容棱已经去做了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好的问:“我们的完整计划到底是什么?将这二十多万大军招来青州,对我们有什么好处?即便另外三州兵力减负,但我们困在青州分身乏术,我们什么也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雷尔朗又补充:“七王爷无法调动多余兵力去三州救援,从京城调兵到江南,必过青州,近三十万大军齐集青州,京城的兵马,根本不可能穿过两江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要让容溯出兵。”柳蔚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雷尔朗又问:“那是权王吗?七王爷信提过,三王爷与权王关系不错,但且不论皇权之争,说这次的事,权王根本从一开始无意插手,权王坐镇辽州,丰州在辽州旁边,丰州下官员,早已以权王马首是瞻了,皇后能拿下丰州,这难道不是权王默认的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权王默认的,那丰州为什么会留十一万军?”柳蔚反驳道:“丰州留的人越多,越说明,他们在提防权王。”

    “那权王为何一直没有动静?”雷尔朗不认识权王,但也知道他早想zào fǎn的名声,心里自然将他与皇后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其实权王那边的情况,她大概猜到了,本来不愿意提,但现在雷尔朗都问了,她也直说了:“他大概,被威胁了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一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,之前在丰州,丰州被占,全城叛军,都在找她,她千辛万苦逃了出去,现在虽然安全了,但在丰州的时候,应该吃了大苦头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也参与过丰州之战,他并不记得这件事:“令慈是?”

    “纪夏秋,听过这个名字吗?”

    雷尔朗皱了皱眉,没印象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她与权王,是旧交,与皇后,也有恩怨,我想,松州沦陷时,权王大概已经做好了出兵的打算,只是他没料到,呼尔托忍的手脚那么快,松州之后是丰州,丰州出了事,我母亲不知所踪,权王怕打草惊蛇,便不敢贸然行动,但同时丰州城里,你们先锋大军一走,皇后派人全城搜找我母亲,不管她有没有抓到我母亲,她应该都暗示了权王,我母亲的性命掌握在她手,所以,权王被威胁到了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皱眉,不知道这段因缘。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:“联系权王是必然的,江南三州既然已经撤兵,权王的人一过去,便能势如破竹,这是好事。但说实话,我的话不管用,容棱的话也不管用,算我们现在寄信给权王,告诉他我母亲没事,让他放手去做,他也不会同意,我们在他心里没份量,看不到我母亲,他不会帮忙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问:“那令慈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柳蔚吐出一口气:“与我家人在一起,大概,在两江的某一处,游山玩水吧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震惊:“这种境地了,她还去游山玩水?”

    柳蔚摇摇头:“应该不是她想去,总之,说不清,现在容棱已经派人去找了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